×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清明天地

第一章 京城官道初相逢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

1912年,民国成立。如今是民国元年的三月。

漫天的鹅毛大雪,把紫禁城埋在了冰冷的惨白中。

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出京的官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

大雪已经下了三日三夜,道路几乎被冰雪隐藏在茫茫的荒野中,若不是道路两旁的枯树隐约可见,根本就没有人能在这样的雪地里行走——找不到路。

这时候,却有一辆马车在寒风暴雪中艰难的前行。

车把式的眉毛和胡子上面都沾满了雪花,他也懒得去用手擦一下。天气太冷了,实在是出不来手呀。

他的一双手笼在棉衣的袖子里,马鞭子就那么斜斜的抱在怀中,任由马匹自由发挥——随便跑,反正就这一条路。

“爹,”这时候车厢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你也上来坐吧,别走路了,外面太冷。”

“嬛嬛,我这岁数可比不了你。爹要是不走两步,非得冻死不可。”

“那你干嘛非这时候着急去南京,等天暖和了再走不行吗?”

“民国都成立了,宣统也退位了,我这不是想去看看新朝新气象吗。”

“新朝旧朝,和咱们父女有什么关系?看把你急的,难道你去的早,人家大总统赏你个官做?”

“啊呸,你把爹当什么人了?爹缺这个官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除非给我个皇帝宝座,否则老子还不干呢。”

“一条到晚就知道吹。一个打把式卖艺的,天天就会做梦。有吹牛的时间,你把这车子整治整治。这破车轴都锈死了吧。你看咱家大青都累的走不动了。”

“嬛嬛,我这不是没时间吗,忙啊!”车把式这时候也发现车子停了下来。

他有点奇怪。虽然宣统退位了,可是这条官道不应该跟着完蛋啊。这条出京的路还是很平整的,而且现在地上冻的梆硬,这时候跑车,尽管冷了点,可是车子跑起来应该很轻松。

怎么大青马不走了呢?

车把式立刻吆喝了两声:“驾,驾。”

大青马拼命蹬了两下地,车子终于动了。不是向前,而是向上。

马车竟然跳了一下。

车把式暗叫倒霉。雪太大,看不清路,轧上石头了。这车子可有年头了,基本上离散架也不远了,千万别被这一下颠坏了。

他连忙蹲下身子,向车底下看。

一看之下,饶是车把式走南闯北卖艺多年,也被吓了一大跳。

车底下有个人!

虽然看不清男女,可是显然是一个人不是一块石头。有半截人的身子露在雪外面。

“不好!嬛嬛,快下车,咱们压着路倒儿了。”车把式连忙招呼他闺女。

他以为这人是被冻死在路上的行人——路倒儿。

被称作嬛嬛的姑娘坐在车厢里根本没动,她语气都不带一丝变化,没有半点紧张的问道:“轧死了没?”

“爹不知道啊。”

“那你还不赶着大青快跑。难道留下来让他讹咱一副棺材吗?”

“说的也是。”车把式一边说着,一边扒拉开那人身上积雪,把人脑袋给找了出来。

他双手放在那人的鼻孔下,感受到一丝微弱的呼吸。

“闺女,快下来,这人还没死。”

“爹,你脑袋进水啦,他没死咱们更得跑啊,难道真等着他活过来讹咱?你是准备把我的嫁妆钱赔给人家吗?”

“嬛嬛,你看他这个样子,估计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要不怎么大雪天晕倒在路上呢。我看他中气还挺足,是个好劳力。爹岁数大了,力气活越来越干不动了,咱们爷俩正好缺个苦力,不如捡上他。”

“爹,等我下来检查一下再说。真的够力气咱们再救。还有,如果刚才轧折了他的骨头,咱们可不要他。”

说着话,车厢的棉帘子掀开,一张年轻姣好的女孩面孔探了出来。

姑娘看了看漫天大雪,抽了抽鼻子,似乎很不满意这个天气还要出来劳动。不过她还是利索的跳下马车,然后弯腰把那半死不活的人身上的雪再扒开了一些,找到了两条腿。

“爹,你看他连裤子和鞋子都没有。这人是不是被打劫过了啊,连衣服都让人抢走了。估计没什么油水剩下。”

“快救人吧。”车把式连忙催促他姑娘。

车把式多年卖艺,风餐露宿的,身体已经有点不行了,再加上在风雪中行走了这么久,身上没什么力气。

他姑娘自幼跟他学艺,也算是有着一身好功夫。干不了别的,力气还是有一些——绝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户人家少奶奶样。

姑娘看了看地上的两条腿,点点头说道:“爹,单看这一双腿,应该是有把子力气。你看这肉,一点不虚。”

“嬛嬛,这天气,就是豆腐都冻的铁块一样了。你快别磨叽了,别误了救命。”

“好。看看他的造化吧。如果没受伤,本姑娘就救他一命。”说着话,姑娘提着那人的两条光腿向外使劲一拉。

这一下顿时把父女俩同时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可太惨了,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原来他不但被打劫的强盗抢走了所有衣服,而且连底裤都没给他留一条。

这打劫的,也忒穷了。你怎么连人家底裤都要呢?

小姑娘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她“呀”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脸。不过马上她又好奇的把手指叉开一条缝,透过缝隙偷偷看这个光溜溜的男人。

还别说,这个人吗,看起来挺不错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副健美的男人身体。

五官英俊,身材匀称,四肢修长,而且有力——冻的跟铁块一样能没力气吗。都可以抡起来当铁锤用。

车把式也没想到这个人连底裤都没有。要是知道他这个样子,车把式怎么能让自己家姑娘上手呢。

姑娘可还是黄花大闺女,今年虚岁才十六。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父女俩都不再计较。江湖儿女,就是这么有气魄!

车把式随手脱下外套,罩住了冰冻人的关键部位,然后和闺女一起把他弄进了车厢。

车厢里温暖多了。虽然也是零下,可毕竟有车棚车帘挡风,人还受得了。

车把式扯开棉被,先给这个冰冻人盖在身上,然后立刻让姑娘去熬姜糖水。

他们父女俩一辈子都是卖艺过来的,可以说是后世驴友的鼻祖,俩人的野外生存经验都是一等一的高明。

车厢虽小,却好像一个杂货铺,什么都有。

嬛嬛很快就熬好了姜糖水,然后掰开冰冻人的嘴巴,给他一勺一勺灌了进去。

渐渐地,冰冻人身上有了点热乎气。

“爹,刚才你看了没?他没骨折受伤什么的吧?”嬛嬛看到这个人要活,马上意识到该谈价钱了。

“没,他冻的梆硬,车子都没轧断他。”

“按说这样,不应该早冻死了吗?”嬛嬛有点奇怪。冻成这样还不死,简直不是人啊。

“可说呢,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命硬的。”

“那就好。咱们不能白救他,得让他给咱们当苦力,如果他不干,我就揍他。”嬛嬛说着话把小手捏成拳头,示威似的晃了晃。

“这也别忙。”车把式慢悠悠的说道:“嬛嬛,你看这个人的头发。”

“呀,短发。”

“正是。这年头什么人才有这样的头发?爹看他八成是个洋学生。”

“怎么?”嬛嬛没明白她爹的意思。

“傻丫头,洋学生,家里有钱啊,没钱能留洋吗。咱父女救了他命,等他醒了,问明白他家在哪,给他送回去,他家人还不得送咱们一大笔钱吗?”

“爹,姜是老的辣,你真是一块老姜。”嬛嬛姑娘顿时笑靥如花。爹爹还是比自己厉害的多。

自己就想找个免费劳动力,可是爹爹却看到了一堆白花花的大洋!

“我这就问他。”嬛嬛是个急性子。她对着冰冻人左右开弓就是一顿嘴巴。

还别说,那冰冻人真给打睁眼了。

“爹,你看他醒了。”嬛嬛顿时兴高采烈。

她指着冰冻人的鼻子问道:“嗨,你是谁?叫什么?家是哪里的?家里几口人,几亩地,多少钱,统统告诉我。否则我给你扔雪地里去不管了。”

那冰冻人虽然睁开眼了,可是眼神一片迷茫,似乎找不到焦点。

“爹,别是他被冻傻了吧。傻子咱们可不要。”

“嬛嬛,你别着急啊。”车把式看到冰冻人活了过来,心里轻松了许多。不管怎么说,自己算是救人一命:“让他缓一缓,这也不知道冻了多久。唉,这世道还有这样命硬的,少见。不能再停了,再停一会大青就冻死了。咱们先走着。”

“好,爹,你赶车,我审他。”

父女俩配合默契。车把式下了车,一抖缰绳,大青打个响鼻,奋力的拉着破车继续在风雪中前行。

车里,嬛嬛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柳叶刀,细细的刀锋闪着寒光。

她把刀子在冰冻人眼前晃着说道:“嗨,本姑娘姓朱。不是猪八戒的猪,是朱门酒肉臭的朱。我叫朱嬛,你叫什么?快告诉我,别装傻。”

此刻,朱嬛根本不知道,她刀子下的冰冻人正在进行着一番激烈的交谈。

被冻的半死的,正是秦牧。

他那天把柜子劈成了劈柴,结果不知怎么就被扔到了这个全新的时空。

也许是柜子被劈烂了功能受损,所以秦牧没有受到半点保护,直接从半空摔到了坚硬的地面上。

一下秦牧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姑娘。

这是哪里?还是自己那个大宋吗?我的家人我的世界,还在吗?

秦牧一肚子话想要问,结果还没问出去的时候,他脑袋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

一个姑娘的声音。

“嗨,秦牧,你好,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秦牧都傻了。虽然眼前有一个姑娘,正拿着一把刀在问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可是秦牧确定,自己脑袋里面的这个声音,绝不是眼前这个姑娘发出来的。

这声音直接就出现在脑海深处。这让秦牧顿时想起了柜子神。除了它谁还有这个本事!

难道柜子神没被自己劈死?那这么说自己还有机会回到自己的那个大宋时代。

他正要开口说话,却没想到他的思维远远快过了语言。

秦牧要说的话,似乎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听到了。

秦牧要问,你是不是柜子神。

那声音直接就回答了:“你别叫我柜子神,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阿爱。”

“阿爱?”秦牧和那个声音直接在他自己的脑海里面展开了交谈。

“对,阿爱。”

“那你是不是柜子神啊?我现在是在哪里?我能不能回我的世界,见我的家人。”

“秦大哥,你的问题太多了。不过作为神仙,我很聪明的,我能记住你所有问题。”

“……”秦牧顿时觉得画风不对了。柜子神怎么好像换人了。之前它可不是这样说话的。而且它之前也没名字啊。

“秦大哥,要说呢,我是柜子神,可也不全是。所谓神,不过就是更高级的存在而已噢。而且你说我们是神,难道我们会比人类差吗?我们当然不比人类差了啊。我们更聪明噢。”

“……”秦牧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个柜子神怎么变成智障少女一般。这还是那个老神仙吗?

“本来我们是一个柜子,后来就变出来两个头脑。因为两个头脑总是意见不统一,所以就对你疏忽了控制,让你在那个世界留下了不该留下的东西。”

“卧槽,原来是你们打架连累了我。你们是神经病吧。”秦牧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一点。

“这也很可能噢。也许以后我也能有神经。”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说俩头脑,那你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呢?”

“让你给劈了啊。如果我们不打架,你想你能劈碎柜子吗?你把他给弄死了。”

“……”秦牧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难怪自己连神都能劈,原来是她们精神分裂了。

“不管那么多,你还没回答完我的问题!快告诉我,我在哪,我还能不能回去看到我的家人。”

“秦大哥,你现在是在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现在是民国元年。你是有可能回去看到家人的。”

秦牧一听这话,顿时激动的差点蹦起来。只是实在他被冻的太狠了,手脚全麻木不堪,根本一动也不能动,所以只好保持木乃伊一般的姿势。

“柜子神,快告诉我怎么回去?”

“秦大哥,我不叫柜子神。这太难听了。我有名字的,我叫阿爱。”阿爱的声音很委屈。

“好吧,阿爱,你让我叫你奶奶都行,只要你能让我回去。”

“秦大哥,这个要靠你自己了,我现在受损严重,失去了太多能力。所以当时只能把你丢到这个世界,然后自己再跟过来。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也活不下去了。”

“你还有寿命?”

“当然啦,秦大哥,这个世界什么不是有生就有死,有老就有少,有阴就有阳,有男就有女,有……”

“行了,行了,打住,打住。”秦牧脑袋都大了。他不知道怎么柜子神突然变了性一般,成话痨了。

不过秦牧再一想,觉得自己的想法还真正确。以前那个柜子神给他的感觉好像一个老爷爷。如今这个阿爱好像一个智障少女。这可不是变性了吗。

不过有神在身边就是好,虽然是智障少女,可绝不是一般的智障少女。

智障多了,谁能钻人脑袋里面去说话。

“阿爱,咱们也算认识了。孔圣人说过,生活要有仪式感,我现在正式请教一下你的大名。”秦牧知道自己有可能回去,顿时精神大振。他要好好和柜子神交朋友,让柜子神能全心全意的帮助自己。

“就是阿爱啊。一个字母A,一个字母I,都要大写噢。”

“AI。”秦牧顿时被智障少女打败了。

你管AI叫阿爱啊!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