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绝世衰神之帝国崛起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拳定音

铁拳即将接触到宫长陈枢距离他的头颅还有半尺的距离便蓦然收回。

对决的二人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成了两尊塑像立在那里。观战的双方人马静静地看着,他们心里焦急躁动灼热如火,脸上却是平定恬然静如止水。

所有人都是一脸愕然,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为何宫长陈枢见到对方出手却不做抵挡?又为何刘五已经出招却又突然收回?这些疑问这只能由当事的二人来解惑了。

忽然,青云盟的士兵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伸出手在空中轻抚,就像盲人在地上摸索掉落的物件。旁边北唐侍卫的余光瞥见了这人怪异的举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对决二人,同时问道:“喂,不看两位宗师对决,在那里瞎晃什么呢!”

士兵急忙道:“你感觉到没有,风好像变小了。”

旁边的侍卫心里觉得好笑:风变小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远处的树木枝干随风摇曳做着鬼脸,城墙上的锦旗迎风呼啸疯狂呐喊,它们仿佛在嘲笑着无知的人。

“指挥使大人,我这招如何?”刘五突然开口道。

宫长陈枢没有回答,却问道:“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刘五笑了,笑得很开心。许多事物没有名字,是因为太过平凡,没有人去关注,便没有人去拟名。宫长陈枢不评刘五这一招的威力,只问它叫什么名字,这便注定了它有不凡之处。

“小人只是一个代用者,指挥使大人若是想知道它的名字,还得去问它的主人。”

宫长陈枢垂目一下,道:“你是说李建军。”

刘五保持着灿烂的笑容,没有回答。

“除了李建军,我再想不到其他人。”宫长陈枢看着仅仅只是满面笑容却未有丝毫得意地刘五,道:“刘将军,我这一招又如何?”

“立春”形成的无形禁锢被宫长陈枢无形的攻击戳的千疮百孔,被白蚁侵蚀的大堤爆出一道道水柱,侵泻而下。一道道冷风吹在观战之人的脸上,瞬间让他们振奋许多。

“嘿,怎么突然一下起风了?”侍卫将目光从宫长陈枢身上收回来,用尽了全力挤了挤眼睛,舒缓着绝眦而视的疲劳。

“不,一直都有风。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罢了。”士兵指了指城墙上的锦旗,心里多了一丝恐惧:“但我似乎觉得,这里的风更大了。”

一道道寒风融汇聚合,形成一道道巨大的风流,瞬间摧毁了“立春”的禁锢。刘五构建的大堤终溃于宫长陈枢的白蚁。二人罡气较量产生的巨大能量,瞬间将没有太多防备的观战双方人马吹得东倒西歪。

“咔嚓”一声,城墙上那道象征着北唐势力的锦旗旗杆再也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气流拦腰而断,扑棱着飘向远处。

风沙从地面上窜起,迷了刘五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睛,用手背擦拭着,慢慢收起了笑容。

“指挥使大人,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宫长陈枢摇了摇头,道:“这功法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借?”刘五瞪大了眼睛,揉眼睛的动作立时停下。他缓缓将遮挡视线的右手从眼皮上移开,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世界上果真有如此慷慨之人,愿意把如此珍贵的功法拱手出借?!”

宫长陈枢听出了刘五特意强调了的两个“如此”,他笑了笑,略有深意地道:“教授你武功的人恐怕就得算上一个。你又怎能不相信?”

“可是我和你不一样……”刘五刚想辩解,转念一想宫长陈枢的话似乎有一些道理。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改口道:“算了算了。你不想说,我也没说,双方都不吃亏。”

宫长陈枢遥望远方,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这武功是我抢来的,秘籍的封页被主人毁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

“抢来的?”刘五苦着脸笑道:“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评价你好了。这种事情如何能坦诚相告?或许你说是捡来的我还会好受一点儿。”

“或许你可以给它一个名字,它原来就存在的名字。”宫长陈枢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刘五的眼睛,说道。

“这又不是我的武功,我怎么能为它取名?”

对于宫长陈枢的提议,刘五有些莫名其妙,却又想不通前者为何这样问。想了一想又一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想着想着倒是突然醒悟过来:我这是来为首领争夺城池的啊!怎么都把正事给忘了!

连忙对宫长陈枢道:“指挥使大人,我们就不要纠结于武功到底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了。反正武功现在在你这里,它就是你的了。你想叫它什么就叫它什么。就这么着吧!正事要紧,赶紧比完了决定宜城的归属问题!”

宫长陈枢一怔,眉头皱了起来,道:“不急不急……”嘴里重复着刘五的话:“‘反正武功现在在你这里,它就是你的了……’”

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宫长陈枢轻轻摇了摇头。再抬起头时,眉头已然舒缓。他对刘五笑道:“我想叫它什么就叫它什么。”

刘五不明白宫长陈枢重复自己的话有什么意思,但为了能让比斗继续,于是敷衍道:“对啊,指挥使大人想叫它什么就叫它什么。”

宫长陈枢整理装束调整身姿,向刘五深深一揖:“谢谢刘将军为我解惑。”

刘五有些发愣,心想:我做什么了?我没多说什么吧!宫长陈枢是怎么了,如此恭敬地对我作揖!

只听宫长陈枢道:“自古都说水火不相容,这门奇功却是个例外。我这半步宗师的境界也是凭它而来。不过我取其长补其短,如今自成一体,倒也不用拘泥它原本的名字。人生数十载,唯见酒中水火相融。烈酒一碗,内力催燃。水中有火,火中亦有水。我便取其滔滔不绝绵绵不息的特性为千。从此以后,这门武功便有了名字——千酒功。”

说到这里,宫长陈枢对刘五又是深深一揖。

起身之后,宫长陈枢道:“方才那一试,我便知道你我二人功力相当,就算比个十天半月恐怕也难分胜负。不如到此为止,你我以平局相对。如何?”

“啊?”刘五有些搞不明白了,刚才那一招明明是他占了上风,怎么又不比了?既然他说平局就平局吧,反正都不吃亏。

“小人也是如此想法。”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

“等等!”宫长陈枢叫住了刘五:“你回去告诉李建军,他若是想报仇,就得加快速度了。今日一役,刘将军给我的启发受用不尽。想必无须多日我便能彻底踏入宗师稳固境界。到那时,皇上若派我出征,我便没法等到他达成宗师后再进行公平对决了。”

“报仇?报什么仇?难道首领除了魏贤的事情之外还和宫长陈枢有仇?哦,对了,宫长陈枢的亲侄儿被首领给害死了……这也不对啊!若是报仇,也该他向首领报仇才是啊!”

刘五有些想不明白,干脆就不再想。对宫长陈枢拱了拱手,道:“知道了。小人会原原本本向首领转达的指挥使大人的话的!”

转过身,刘五瞥了一眼佝偻老者,斜眼看了看侧身后的宫长陈枢,心里嘀咕道:“喏,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里弯着腰驼着背呢!哪里还用我转达啊,他都听的清清楚楚的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嫌累啊!”

想到这里,刘五故意舒展了一下身姿,想让李建军心里嫉妒一番。

可是此时的李建军目光并未放在刘五身上,他心里也有和刘五一样的疑惑:

“报仇?报什么仇?说起报仇,我还怕你找我报仇呢!谁知道那个倒霉蛋是你的侄儿啊!为了你的侄儿,太子还派专人割了不少人头回去!幸好当时我的势力太小,没有引起杀手的注意!不过我倒是因你的祸得了福,有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投靠!这样说来,我还得找机会感谢你一下才是嘛!”

李建军在心里偷笑一番,脑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双亲这么久都没有消息,难不成是宫长陈枢所为?!”

“不对不对!”想起了当年的皮肉之苦,李建军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父亲武功深不可测,对罡气的运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现在想来,保守估计都得是个早了宫长陈枢七八年达成境界的宗师!他不去找宫长陈枢的麻烦就不错了,宫长陈枢哪里惹得起他啊!”

想通了这一点,李建军又有些想不通了:“除了这些,我俩也没什么恩怨了吧?那我干嘛闲的无聊找他报仇啊!又或许,是他认错了人?”

一旁,观战的双方见对战的二人一前一后往回走,就知道他们已经决出了胜负。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等待有人宣布结果。

青云盟众人最前方,李刚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刘五,眼角余光化为刀光剑影,将跟随其后的宫长陈枢撕成了碎片。

“宫长陈枢,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昭勇将军说得很对,既然两仪功被你抢了去,那么它就是你的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将它夺回来!‘千酒功’,呵呵,什么狗屁名字,简直玷污了两仪功的名字!

宫长陈枢,两仪回归之日,便是拿你血祭我李家在天英灵之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