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金刚猫

第五十七章 战地手术刀

和白杨在沉默中对视了许久后,大猫开口说道:“想法很大胆,越危险就越安全,基地旧址的确是个藏身的好去处,只可惜这里已经不再是你所熟悉的那个地方了,我们在全岛布置了红外高清摄像头并匹配了相应的人造环境,连每一只小动物的位置都逃不出掌控,也只有悟空的空降没有办法预测,你们三个的超远距离滑行一定很精彩。”

大猫的话如同密集的炮袭无情地摧毁着对手的心理防线,不过夏雪反倒松了口气,就连神童也没有表现出慌乱,纵然万般不利,从大猫的口中却得到一个明确的信息:金刚猫并不晓得夏雪一行回来的真正目的,撤离的机会还没有失去,而且这个“机会”很近。

大猫继续说道:

“将军已经和金爷正式通过话,金爷的确知情但他已经撇清了关系,现在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威胁国家安全的武力入侵,上面已经下达了就地正法的指令,如果不是金爷求情,老猫和悟空现在已经被花枪队打成筛子了,不要测试我们的态度和底线,尤其是你,白杨。”

幽蓝的拳套在大猫的胸前隐隐发光,他还像以前那样两手交叉抱在胸前,最后一句话也是大猫由衷的告诫,但对于白杨却无异于赤裸裸的挑衅,亲手杀死了白桦,又站在正义的制高点来制裁他的弟弟,大猫并不是一个毫无情感的冷血动物,但金刚猫的利益凌驾着一切,大猫是一个任何国家都渴求的完美军人,清醒的白杨渐渐认识到这一点。

老猫就是在这时发来了无线电消息,但对讲中夏雪没有完全说出实情,并且在通话结束后断开了通讯。

“预定地点?”大猫问道,“你们还有什么目的?”

闻声不对,特斩队各自做好了战斗准备。

“恕我直言,就凭你们几个虾兵蟹将,还是少说大话了,神童,你要准备好了。”特斩队不知道神童要做什么,但见到夏雪的右手又摸向了腿边的左轮手枪。

“花咪猜到会有这么一天,留了件礼物给你。”大猫说完朝着神童扔出一个球体。

白杨一眼认出了是花咪的暗器,而夏雪以奇快的反应速度抢先将神童推开。乱针在三人身边飞起,捕快第一个从背后袭来,动作极为轻快,但夏雪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霎那间,一只铁臂出现,白杨挡开了快刀。这么明显的动作,按道理不该没有发觉,但夏雪慢得出奇,不仅身体没有做出任何闪躲,连枪都还没拔出来。转眼一个巨大的黑影腾至半空,宽大的鬼头刀犹如一把古时行刑用的铡刀悬在上方,又是白杨纵身一跃,迎了上去,轻打鬼头刀的根部,同时膝盖撞击小腹,趁苍狼还未使出力气就化解了这次势大力沉的重劈。此时夏雪颤颤巍巍地拔出左轮,神情紧张,柔软的发丝被汗水印在脸颊,不知何故。白杨两脚刚刚着地,只见五尺长的刀刃朝着自己和夏雪拦腰斩来,苗刀挥舞起来的威力比苍狼有过之而无不及,白杨本来得及躲开,但感觉到夏雪不对劲,只得抽出冷锋,硬生生接下了这刀,但腰斩威力太大,苗子还是砍伤了白杨的手臂,这一切夏雪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手脚还是使不上劲,只有她知道就在刚才推开神童的时候,右臂被乱针刺中,很快便失去了知觉,现在麻痹已扩散至右侧半身,左轮手枪也掉落在地上。白杨忍痛反手握紧冷锋,呈镰刀状钩住苗刀,正欲反击,又一把钢剑忽然杀出,朝胸口刺来,白杨转而用义肢抵挡,当两把铁器一横一竖呈十字状交锋时白杨才体会到军魂刺功的强劲,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军魂每天至少都要练习五百下,昔日为白杨所摒弃的训练方式如今产生的强大压迫感由铁钩传至整条手臂,白杨没有挡住来剑,在摩擦出剧烈的火花后,钢剑刺入胸部两厘米方才止住,接着军魂横向一划,在白杨的胸前留下一道血口,军魂收剑再刺,这回势如破竹的剑尖贴着喉结止住了,苗子趁机用刀将白杨的手臂反压在了下面,捕快从背后顶住了白杨肺部,而苍狼把鬼头刀搭在了白杨的肩膀上,金刚猫的四把名刀将白杨死死架在了原地。

“曾经我们最有希望的双子星啊,却在原则问题上越走越远,白桦本是我最敬佩的军人,难道你不该为他的死负上一点点责任吗?”依旧是两拳抱于胸前,似乎一切尽在大猫掌中,白杨寄人刀下,纵使心中有火也无能为力。

“麻醉针,高效而卑鄙。。。。。。”一管注射器掉落在脚边,针管内残存着半透明液体,这是缩短麻醉时间的拮抗剂,可以大幅减小整体的麻醉效果,但不能根除。夏雪缓慢活动起四肢,身体似乎恢复了正常,手指却还略有僵硬,难以正常使用枪械。

“我不想争论谁对谁错,因为我们的立场不同,但纵使为敌,也应当堂堂正正的对决,你们却利用白桦的信任,用卑鄙的手段杀害自己的队长,现在还要把责任怪在白杨的头上,金刚猫真的狂妄,冷血!”夏雪最后一个字的发音很重,与其说是冲,不如说夏雪的身体弹了出去,连蓄力的短暂动作都没有就从捕快的身边飞过,后者已是特斩队中最快的刀手了,竟然都没有看清夏雪的动作。

“卑鄙的手段,”大猫依旧阴沉地说,“你怎么现在才发现吗?”

夏雪纵身跃起跳到墙面上,两脚用力一蹬,如同人形弹簧一样飞入群刀之中。

“队长的死,我从来没想过逃脱责任,只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使命。”大猫不慌不忙地说。

这次特战队员们看清了夏雪柔嫩的指尖夹着锋利异常的战地手术刀,两道血柱冲天而出,捕快和军魂急忙死死按住各自的手臂,夏雪不但在特斩队的刀光剑影下来去自如,还精准地割破了对方动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