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抗击日寇大血战

前言 1、日本关东军的成立及其侵略活动

前言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扶植了伪“满洲国”。六年之后,1937年“七·七”事变,蓄谋已久的日本侵略者,又向中国北平、天津发动进攻。中国守军奋起抗击,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由此拉开战幕。野心勃勃的日本侵略者,妄图征服整个中国,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中华民族英雄儿女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对日本侵略者坚决抗战到底!

中华民族的抗战,分正面和敌后两个战场。

在抗日正面战场,先后进行了数十次会战,其中淞沪、太原、徐州、武汉、长沙、滇缅大会战,是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战斗最激烈、影响最深远的大抗战。淞沪大血战声势浩大、空前激烈,是抗战史上罕见的,它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战略计划,对中日战争的发展影响巨大。徐州大血战之台儿庄战役,是抗战以来正面战场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极大鼓舞了抗战斗志。太原大血战之忻口战役,是取得成功的防御战,沉重打击了日军的锐气。武汉大血战时间之长、兵力之多、规模之大,是抗战期间任何战役所不能比的,也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最大的战役之一。首次长沙大血战的胜利,坚定了继续抗战的决心;第三次长沙大血战的胜利,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战场第一次获得空前胜利的战役,给垂死挣扎的日寇以沉重打击。滇缅大血战是抗战以来,在正面战场,获得彻底胜利的大规模进攻作战。纵观以上大会战,空前惨烈,百万将士血染沙场,展现了中华民族英雄儿女英勇抗战的悲壮画面,谱写了中华民族荡气回肠的壮丽史诗!铸造了炳昭千秋、万古不朽的中华民族魂!

在抗日敌后战场,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抗日**联军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有力地支援了正面战场作战。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首次胜利;阳明堡奇袭和黄土岭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百团大战摧毁了日军的交通命脉,这些都成为抗战史上重要的一页。韦岗之战,是新四军开赴江南抗日的首次胜利;车桥之战,给日军以重大打击。新四军多次粉碎日伪军的扫荡、“清乡”,开创和发展了江浙、鄂豫皖敌后抗日根据地。抗日**联军在林海雪原中坚持抗战,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

中华民族英雄儿女,团结御侮、共赴国难,在盟国支援下,经过十四年浴血苦战,终于打败了日寇侵略者,取得了抗日战争最后胜利!

中国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彻底打败**列强侵略的民族解放战争,是中华民族在亡国灭种的危境中,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艰苦卓绝的民族自卫战争。中国抗日战争,不但挽救了历史悠久、文明友善的中华民族,而且对整个人类和平做出了伟大贡献。中国抗日战争,是一部极为悲壮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是一部中华民族用生命、鲜血和泪水写成的历史!是一部中华民族永远不会忘记、也决不应该忘记的历史!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为了让后代知道并牢记这段历史,本书编者广泛收集资料,整理编写了这本书,记述了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这14年抗战的日子里,中华民族英雄儿女对日寇进行的著名大血战,歌颂了众多奋勇杀敌、为国捐躯、忠魂撼天地,光辉照千秋的民族英雄!

第一卷“九一八事变”

1、日本关东军的成立及其侵略活动

1919年4月11日,日本在旅顺成立了“关东军司令部”这样一个高级指挥机关。其表面的任务是:指挥其在东北的陆军部队,保卫关东州和铁路沿线地区。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军部队便轮流进驻于旅顺至长春和奉天(沈阳)至安东(丹东)的铁路沿线各城市。

日本自从占领旅大及南满铁路后,即以此为基地展开了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及文化等各方面的侵略活动。经常派出具有各种身份、各种专业的人员在东北多次翻越荒无人烟的大小兴安岭、完达山、老爷岭、长白山等东北内地和边陲地区,有些还深入到内蒙、华北、西北以及**的伊犁、塔城,南疆的哈什等地侦察情况,绘制地图,了解气象,调查矿业、林业、水利、农产、畜牧等各项资源。一些历史、地理学者则对东北少数民族的形成、现状、与汉族之间的关系等写成符合日本侵略东北观点的著作。同时日本还特别注重调查了解我国当时政府管理国家的能力和执政者对国家、对民众的政治责任感以及我国不统一对日本进行扩张所形成的有利条件等等。

1931年的夏季,日军派其参谋本部负责后勤的参谋中村震太郎,负责研究我国事务的参谋森赳、长勇,化装成平民分别至齐齐哈尔及扎兰屯地区、大兴安岭一带进行军事侦察。

中村震太郎大尉于5月25日在我国军事禁区的乌兰浩特西北约30公里察尔森附近的四方台,被东北军关玉衡的步兵第3团所属第三连捕获。同行的除已退役的上士井杉延太郎之外,尚有为其领路的白俄希罗柯夫及本地人各1名。中村所测绘的地图,记载着交通、气象、土壤、水源、兴安岭驻军等情况,他们所携带的“三八式”步枪、“南部式”(即大正14年式)手枪各1支,洋马3匹、蒙古马1匹及毒品海洛因等全被缴获。在审讯中,中村承认是来侦察我国军队在该地区的布防及该地区之铁路建筑情况。

关玉衡是一位富有爱国心的军官,他对日军参谋本部居然敢于派出军官携带武器潜入我国早经宣布的军事禁区进行军事侦察活动的罪行,非常注意,并知道如将该间谍上送,日方可能通过各种手段将其索回。因而在弄清了中村等的罪行后,他即令该团第3连连长宁文龙、第4连连长王秉义等于晚间将日军的这4名间谍全部就地枪决。

日军参谋本部从5月下旬与中村失去联系后,即以各种办法进行寻找,当得知中村已被我国军队将其正法之后,日方即开始将这一不名誉的行为进行颠倒黑白的宣传,在国内外,大肆造谣诬陷中国军队枪杀了日本军人,并为中村举行了大规模煽动性的追悼会。8月底日本政府又向我国东北地方政府,提出了至乌兰浩特地区进行实地调查等3项无理要求:

(一)辽宁****藏式毅及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向日军谢罪。

(二)对此事件之责任者屯垦军代理第3团团长关玉衡以下人员,予以严处。

(三)对受害者中村震太郎、井杉延太郎赔偿20万元。

在“九·一八事变”前,日本即利用中村事件进行宣传,为其侵略制造借口。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