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大明征龙吟八道

第二十五章 局势混乱

在六月十五日日军攻陷平壤之后,攻势便逐渐放缓。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一开始武备废弛,况且日军是突然袭击,打了**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才进兵神速,攻克平壤之后,日军发现**军好像回过神来了,后面的进攻一再受阻,倒不是说不能取胜,而是**兵马拼死抵抗,有的部队竟然全部阵亡都不退,说明**军确实是打急眼了。而且北兵善战,虽然日军歼灭了申砬的兵马,击溃了李镒,但是平安和咸镜道的边军还剩下不少,这些人在光海君的指挥下在宁边到熙川一线建立了坚固的防御线,日军从南打到北已经非常疲惫,迫切的需要休整,所以整个攻势便放缓了下来,况且俘虏了**国王的大王子临海君,这也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杀又不能杀,怕**人跟他们拼命,引发更加激烈的抵抗,但是放又不能放,听俘虏说**国王已经跑到鸭绿江畔的义州了,并且有可能求援于明朝,现在小西行长只能将临海君暂时关押,看看明朝的动向。别人不清楚他小西行长最清楚,要是明军大举介入,到时候就将临海君放回去,大家坐下来谈判便是。

其二,第一第二第三军团冲的快固然是好,可是很多地方都没有扫荡,就是直接略过去了,比如加藤清正的第二军团,虽然是沿着马山,全州这一路线攻打王京,但是实际上,除了这条线路上的城市以外,其余地区都无暇顾及,结果这些被漏掉的地区成为了敌后根据地。**的官兵和兴起的义军一起不断的袭击日军的后方,落在后面的黑田长政已经被**军的攻势折腾的晕头转向,连敌人的影子都找不到何谈进攻,最可恶的是**的义军从来不大规模作战,往往是几百人伏击一支日军的运粮队,然后迅速撤退,这种打了就跑的战术让大日本的武士们非常不适应,他们看见运粮队一地的尸体气的哇哇大叫。而后面登陆的几个军团运气也很不好,他们同样遭到了敌后**军的袭扰。比如李舜臣为首的**水师打的九鬼嘉隆的日本水军哭爹叫娘,特别是李舜臣木浦大营的几艘龟船,让日本水军吃尽了苦头,藤堂高虎已经被李舜臣吓破了胆,就是龟缩在釜山不敢出战,九鬼嘉隆知道李舜臣厉害,没有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也不敢主动前往全罗道攻击全罗水师。他只能将舰队收缩在釜山一线,这样就很被动,往往是时间地点由李舜臣来挑,**水师集中优势兵力攻打整个防线的一点,等到九鬼嘉隆大军来了他们又开始后撤,情况不明九鬼嘉隆又不敢贸然追击,就这样零敲碎打,竟然吃掉了九鬼嘉隆日本水军十分之一的力量。

李舜臣经常笑着对李亿祺道:“如果这样的情况能持续一年,日本的水师就会被我们全部消灭,到时候他们的陆军就是瓮中之鳖,再也回不到日本了。”

而陆地上的敌后抗击更是悲壮且惨烈。郭再祐领导的庆尚义军在庆尚道和全罗道的交界处拼死抵抗日军,给岛津义弘一部,福岛正则一部造成了近千人的杀伤,但是自己的损失更加惨重,日军在找不到躲入山中的义军的情况下就会拿无辜的**百姓泄愤,屠村便是常有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暴行反而激起了更加激烈的反抗,义军越打越多。不仅是义军,连**的僧人也行动起来,比如庆尚道的西山大师招募僧兵两千人抗战,全罗道的休静大师有僧兵三千人,在北部也有很多零散的僧兵加入军队。这些僧人平时在寺院中经常研习武艺,所以他们的战斗力比起**政府军只强不弱,是除了李舜臣的水军之外唯一一支敢跟日军进行野战阵地战的部队。在庆尚道仓泉洞,休静大师和义军首领郭再祐一起领兵万人重创了福岛正则的一支侧翼掩护的部队。据李朝实录记载,阵斩超过一千五百人,而自己仅仅损失了一两百人。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所以后登陆的几个军团忙于跟散落在各地的**军队战斗,兵力分散,对前线的三个军团不能进行有效增援,而前线因为权粟率领的北兵和在光海君领导下的八千**南兵死命抵抗,硬生生将日军挡住,所以**暂时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时机。

而局势开始愈发的混乱起来,首先是日军,在平安道受阻以后,小西行长的部队试着从咸镜道绕道进攻最后的**军。可是他们碰见了一股闻所未闻的势力,那就是女真各部。不论是建州女真,海西女真,还是野人女真都和**接壤,**的北军战力强悍也就是跟女真人常年作战打出来的。因为日军侵略,咸镜道的北军被全部抽调,咸镜道的边界成了真空地带,女真各部便趁机进入**劫掠,结果两股强盗在**境内突然遭遇,打起了遭遇战。日军是第一次见到女真,他们称之为野蛮人。而女真也是第一次见到穿着花里胡哨铠甲的日军,这两个民族身高都不高,一个是矮壮,一个是矮瘦。两支人马互相都是措手不及,稀里糊涂打了起来,当然整体占优势的日军取得了胜利,毕竟他们是系统的军队,而入侵的女真各部比较散漫,没有形成合力,人数上也不占优势,所以小西行长接连消灭了上千的所谓野蛮人。但是他不敢托大,在咸镜平山一线停止了前进,因为小西行长根本就搞不清楚这里的状况,到底前面还有没有更多的野人。而女真的单兵作战能力也给日军留下了阴影,他们的弓箭又远又准,野蛮人仿佛个个力大无穷,往往两三个武士才能对付一人。日军没跟这种对手打过交道,当然不敢冒进。就在此时,非常不合时宜的,因为日军进入**纵深,水土不服,军中竟然闹起了瘟疫,第一第二军团的攻势便完全停滞下来。

日军被各地的政府军,义军,女真部落搅的一团乱。**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在这种全民抗战的时候李昖竟然还整了一出禅位的闹剧,一如当年徽钦二宗一般,不想当亡国之君的李昖急于将王位禅让给世子光海君,并且要求光海君建立分朝,让全国兵马在世子的指挥下作战。光海君因为不能担当这样不孝的名声,在一干文臣的建议下坚持不受。导致了李昖对他产生了怨气,而随后因为临海君被日军俘获,李昖想要赎回临海君的想法被柳成龙,尹斗寿,郑澈等一干正直的大臣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应当效仿大明土木堡之变宁可另立皇帝也不能跟敌人妥协,结果李昖却误认为这些人是受了光海君的指示,想要借日本人的手杀临海君从而除掉世子位置上唯一的一个威胁。这下李昖对自己的二儿子光海君不再是怨,而是恨。他甚至认为光海君要篡位。结果他自己要求建立分朝,自己当太上王,现在又反悔了,将分朝所有官员全部革职,想将大权收回自己手上。这么一折腾,本来就因为党争而混乱不堪的**政坛引发了更大的地震,带来的后果就是,两个朝廷发布的命令前线将官根本不知道听哪一个人的才好。**内部亦是大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五九二年六月三十日,祖承训的五千兵马渡过了鸭绿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