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大明征龙吟八道

第三十章 接近平壤城

第二天一早,众将士已经在大营中集结。还别说,祖承训的酒量确实是不错。昨晚喝了那么多,今天就跟没事人一样,连柳成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记错了,昨天祖承训好像喝的酩酊大醉来着。但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祖承训精神饱满,穿上一身甲胄显得精神饱满。

“柳大人,昨晚你说今天要领兵来助我们,祖某实在是感激不尽,只是兵战凶险,柳大人是文臣,跟祖某同去,如果有个什么危险,祖某如何跟国王殿下交代呢?”祖承训说道。

“多谢将军关心,本官既然是**的领议政,国家有难自当挺身而出,这一点还请将军明白,另外平壤那边我们的人跟义军接上了头,或许可以助将军一臂之力,我带的三千**兵也颇有些战力,虽然不如天兵厉害,但是也算是一个助力。”柳成龙回应道。

祖大寿点点头,他看见**军的军阵里面有不少小型火炮,都是放在板车上,由骡马拉着。从义州到平壤如果是骑兵行动大概只要一天不到的时间,如果是步骑混合的话两天也就到了,带上**军也好,这些火炮有总比没有强。

“王上殿下到!”一阵尖细的声音传来,原来,今天李昖特地起了个大早,既然天兵今天要出征收复平壤,作为**国王他当然要来送行。百官随在他的后面。柳成龙和祖承训并排而立,见到李昖前来,两人一起躬身施礼道:“参见殿下!”李昖吩咐左右宦官递上了两碗酒水。深情的说道:“将军和领议政为国出征,何其壮哉,两碗水酒给二位践行,聊表寡人心意,也祝近万将士旗开得胜,寡人在这义州一定日日为大军祈祷。诸事就拜托二位了。”

祖承训抱拳道:“感谢殿下的美意。不知殿下可听闻过中原的三国故事?”李昖立刻答道:“当然有所耳闻。”“好,三国中关羽温酒斩华雄,说的是曹操给关羽准备了践行酒,关羽却不喝,说是等杀死敌将华雄之后再回来喝。结果等关羽杀死了华雄,回来之后,酒还是热的没有变凉。今天殿下在此给末将准备了践行酒。末将也效仿一回关云长。酒昨晚喝的够多了,今天殿下的践行酒暂且放下,等我去斩了倭寇的狗头,回来之后殿下的酒就当做给大军准备的庆功酒吧。”说罢,祖承训一撩披风翻身上马,五千铁骑一同上马。祖承训在马上抱拳道:“末将等去去就回,还请殿下放心。”

李昖看见祖承训如此豪迈,麾下五千儿郎皆是个顶个的精锐,激动的说道:“有此强军,何愁八道不复耶?”柳成龙见状也翻身上马,领着三千**兵朝李昖和文武百官告别。随后八千大军转道向南,直奔平壤方向而去。

“老张,你在咱们这队人当中射箭最准,到时候你和三猫掩护大家啊。”祖承训的骑兵走在前面,柳成龙领着步兵走在后面。柳成龙特地派自己的亲兵队长南千里在前面带路。祖承训的正兵营自然是行军阵型中的第一梯队,除了家丁紧紧的将祖承训护在中间外,剩下的正兵营士兵走在外围,也作为整个长蛇行军阵的蛇头。属于正兵营第二百户第二总旗第二小旗的吴潜等人骑马走在靠前的位置,行军路上军纪并没有这么严格,所以彼此还是可以交谈的。说话的正是他们的队正王头儿。这一队十个人,当中要数老张和三猫这两人的箭术最好。所以这十个人中,老张和三猫用的是开元弓,每人配一壶三十支羽箭。而剩下八个骑兵有两个人用的是辽东军的军弩,其余六人一律用三眼铳。其中吴潜的三眼铳最有特色。因为他个子高力气大,所以能将三眼铳轻松的挥动起来,打完了三发铳弹的三眼铳那就是个棒槌。吴潜还真就把它当棒槌使,他在外围焊上了一些铁蒺藜,铁钉等物,把三眼铳变成了狼牙棒。三个多月前和草原喀喇沁部的一次作战中,他就用这个狼牙棒给两个草原骑兵开了瓢。

路上,王头儿给大家布置着任务。辽东军的作战一直很有章法,作为大明的边军精锐,打仗的时候并不像草原骑兵那样一窝蜂的无脑冲,将成吉思汗发明的骑兵战术都忘到脚后跟去了。辽东军一般是以队,也就是小旗为基本单位,虽然看起来是千军万马冲锋,但是分解到战场的每个角落其实是以队来进行作战。每个队之间互相关联,互相掩护,可以获得最好的攻击加成效果。而队内的配合更加的重要。比如吴潜他们这一队就分成远中近三层打击力量。第一层自然是军弩和开元弓,一般在百步的距离上就可以造成杀伤。第二层,当敌军接近到三五十步的时候会被三眼铳覆盖一轮。最后才是近身马战。这样的配合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往往能给草原骑兵造成重大杀伤。草原骑兵的弓和箭质量不高,跟后世的满洲弓无法相比,所以在辽东军人人身穿两层铠甲的情况下,草原骑兵要接近到五六十步才能产生杀伤。而辽东军也配备了小圆盾,所以往往辽东军对阵草原骑兵只要人数没有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一般都能获得大胜,这也是祖承训信心的来源。可是他似乎忘记了,火铳可是不怕盾牌铠甲的。

大军马不停蹄,除了在柳成龙准备好的屯粮点用饭以外,剩下的时间都在赶路,祖承训的设想是,现在一鼓作气赶到平壤,然后再坐下来休整一番,紧接着立刻投入攻城,不给倭寇喘息的机会,三五千倭寇不成气候,当一战而平。

一天多的时间很快过去,他们已经到达了距离平壤不足六十里的地方。“将军,前方就是和津里了,按照方略,到了那里我们可以歇息一阵,然后再投入对平壤的作战。”走最前面的南千里勒住马匹,回头对祖承训说道。早有通事将南千里的话翻译了过去。祖承训点点头,“全军加快速度,到和津里歇息,准备投入作战。”骑兵们加快了速度,风驰电掣的进了和津里县城。南千里赶回柳成龙那里复命,身在后队的柳成龙对他说道:“千里啊,再辛苦你一趟,带几个人去平壤周边的村子转转,暗号你记得吧,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弄来情报。”

南千里拱手道:“暗号是迎师王京,八道光复,我记得,那我去前面看看。喂!你们两个跟我走!”南千里带上柳成龙的两名护卫打马朝平壤方向而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