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大明征龙吟八道

第三十一章 顺倭上

据李朝实录记载,壬辰战争时,有不少**军人因为战败被俘,最后经过日军的威逼利诱投降了日军,变成了傀儡军。而更有甚者,一些贪生怕死的人看到日军战斗力强悍,**军不堪一击,主动跑到日军那里投靠。这种人在中国被称作汉奸,而在**被称作顺倭。比如平壤的顺倭孔为谦,带人绑架了临海君,将他交给了倭寇。还给**军和明军提供假情报,诱骗他们上当,可以说第一次援朝的失败,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有顺倭的存在。

平壤城周围日军不断出没,所以很多老百姓因为惧怕日军都逃到了山中。并且带走了许多粮食,包括活禽畜生等,实在带不走的也是杀了埋掉,绝不便宜日军。**百姓这么做更加激怒日军,所以在大村纯忠,宗义智,坂本左卫门等日军将领的带领下,日军经常在平壤城周围扫荡。对于不配合的**村落严格执行三光政策。平壤周边来不及撤退的村落变成了人间地狱。男性不论老幼一律杀死,女性的悲惨命运就不用再说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在中华大地犯下的罪孽,在几百年前的**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日军将村子一把火烧成白地之后基本就不会再回到这片地区了,所以反而形成了一个有利条件,活动在平壤周围的几支小规模义军可以以这些残破的村落为临时据点,然后在村子里进行一些抗日活动。这是日军没有想到的,几支义军怎么也不能剿灭,但是日军总是找不到他们的据点,他们没想到灯下黑这一茬,这些义军就在平壤附近日军已经三光过的村子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小西行长想到了主动投降他们的平壤豪绅孔为谦,他决定组建一支特殊部队用来对义军进行彻底的扫荡。他给这支部队命名为皇协军。而**在日后知道了这支部队的存在之后称之为顺倭军。

南千里带着两名卫士进入了一个已经被日军扫荡过的村子,虽然村内的尸体已经被掩埋,但是道路上的隐隐血迹还是能想象出当日情况的惨烈。这里就是一出隐秘的联络点。最早是由义军主动跟熙川一线权粟的守军联系而逐渐发展起来的,义军跟**军约定好,每个月什么时候在这里做下记号,然后派人来查看,将所需要的信息写在布上,埋在指定的地点,只要权粟派人来取就可以了。或者是一些比较敏感的情报,小心起见直接由人来进行口头传递。这样避免了快马万一被日军抓住,泄露情报的风险。后来权粟跟柳成龙报告了这件事情,自然,一些关于倭寇的情况就能被**军掌握,但是这些义军因为只能在城外的山林或者乡村活动,无法进入平壤城内探听消息,而且平壤的小西行长将城池封锁的很严密,就算有人渗透进去,消息也很难传递出来。所以这些义军士兵们给柳成龙的消息只能关注到城外的日军情况。

祖承训到达**境内之后,柳成龙也派快马到这个村子里传递信息,说是**军将要攻击平壤,请他们帮助调查一下平壤的守军情况。而今天正是约定的日子,当日说好,今天会有**军的人进入这个村子,请义军派人来接头。

南千里一路非常小心,他们已经在村子外围观察了半个时辰,确认安全之后三人才敢摸进村子。来到一处已经被烧了一半的土房前,南千里朝屋内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被烧的碳化的桌椅板凳。他们并没有看到义军战士的身影,南千里靠在墙脚然后学了几声鸟叫:“布谷!布谷!”不一会,只听见隔壁的一间更加破败的房子里似乎有响动。两个卫士想去看看,南千里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再等一等。“布谷!布谷!”果然,同样的声音传来。南千里和两个卫士立刻起身,半蹲着猫腰跑了过去。一进去就发现一个穿着老百姓衣服的人蹲在屋子的阴暗处。南千里等人立刻走了过去。

“你就是接头人?”南千里看清楚了,是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个子不高,长相非常普通。应该就是这附近的居民因为倭寇活不下去参加了义军。汉子并没有回答南千里的话,而是用浓重的平壤口音说道:“迎师王京!”南千里猛然响起,他们的暗号还没对呢。他立刻回答道:“八道光复!”那汉子才咧开嘴笑道:“是自己人。”

南千里顾不上客套,立刻道:“壮士,上面的大人叫我来取情报,情报你带来了吗?”那汉子回答道:“很抱歉,因为情报很机密,不能写下来,我只能转述给你。这是我们首领朴振英跟我说的。”南千里点点头,这也正常,非常时期当用非常办法。“好,你说吧,我记着。”汉子对着南千里轻声说了几句,南千里表示已经全部记住。然后他对汉子抱拳道:“辛苦了,多保重。”汉子也回礼,然后几人立刻原路返回。

“你说什么,消息准确?你没有听错?”和津里军营,柳成龙一拍桌子问道。跪在下首的南千里立刻道:“千真万确,小人绝对没有听错。那汉子反复交代了小人。”

“哈哈哈,那真是天助我军,事不宜迟,傍晚我们就发动进攻,不给倭寇喘息之机,看来今天的晚饭可以在平壤吃了。哦对了,柳大人,你不是说军粮准备的不够感到很抱歉吗?现在你不用抱歉了,我已经拥有了十万担军粮。”说话的正是祖承训,他听见南千里的报告之后感到心情非常愉悦,不禁跟柳成龙打趣道。

柳成龙诧异的问道:“何来十万担军粮?”“喏,平壤城里不是有十万担吗,哈哈哈。”祖承训大笑起来。柳成龙不禁笑着摇摇头。原来,那汉子对南千里说,经过很多天的观察,本来平壤城内的日军不下万人,但是最近不断的有日军出城去后方扫荡,可能是京畿道的义军打乱了他们的部署,因为兵力不足只能从平壤抽调。出城的日军恐怕已经超过八千。并且近期总是有拉死人的大车从城里出来,竟然都是倭寇的尸体,这一支义军的首领朴振英认为是因为水土不服,倭寇患上了平壤附近特有的风土病所致,其实就是一种瘟疫,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停留在平壤的倭寇恐怕只有两三千人,其中还不知道多少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这样的消息对于祖承训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按照探报的说法,岂不是倭寇在平壤的可战之军只有两千人,自己竟然还有人数上的优势,那还等什么,今晚就攻破平壤,祖承训信心满满的想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