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运

第一章 七里台墩(上)

“报。。。。报贝勒爷,前方发现一队明军向我方缓缓行来。”

“来了多少人马?”

“回贝勒爷,看规模也就千八人,只是前面有稀稀拉拉骑马的,后面全是步兵。”

青棕马上的阿济格眯缝着细眼,把嘴一撇自语道:“明朝真的不行了,祖大寿被困大凌河城已有月余,明朝只派这点人马驰援,还不够给本尊垫马蹄子的,看来他们这是来送死的,那休怪我手下留情!”

“来啊!传我军令,三百巴牙喇随本尊前去驱敌。”

阿济格是奉了皇太极之命屯兵三千布防咽喉要处,若发现锦州前来驰援军队必截获。

锦州城方向,一支千人部队正慢慢前行,带队的仅是一名千户,名叫王众,中等偏高的个子,生的虎背狼腰,皮肤倒也干净,俊朗的面庞带着忧伤,披挂的甲胄松松垮垮,怎么看去都不像一名正经八百的职业军人。

没错,王众是锦州城内游击府一名普通家丁,只因小伙子年轻俊朗被游击的小老婆所看中,百般挑逗无果,反被陷害,临时提拔充当一名千户去驰援大凌河城。

王众虽说动过刀枪,但上阵杀敌还是头一遭,今日也是被逼无奈,不去就得被砍头,去了定会死于敌手。毕竟王众也是血性汉子,宁死阵前不退缩。

骑着一匹枣红马,行家一看便知此马就是普通拉车的笨马,也不知怎么被王众骑上,手里端着一柄朴刀却是显得有股杀气。

此刻的王众眼神里充满绝望于无助,脑子里怎么也想不通这一切都是谁安排的,只能听之认知,也许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一千人的队伍刚穿过一片密林,再往前行几里路就可看见后金布设的防线。

可正行间,忽听得密林深处一片呼声,紧跟其后杀出一队骑兵,好生了得,人马均戴披挂,摇旗呐喊,晃着明亮月牙弯刀,奔着明军杀来。

王众等明军顿时吃惊非小,没料想此处竟有敌人埋伏。王众更为大惊,没有一点战斗经验,更没有军事指挥天赋,这可咋办,身子不由自主的发木发僵。

幸亏千人步兵当中有那么一些老兵,看到如此情形不拼命是不好使了。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亮出兵刃与前来偷袭的后金骑兵展开对垒。

王众发木发僵可眼睛没毛病,看到前面军卒如此**,自己也是热血沸腾,恢复下知觉,催战马舞起朴刀与数百敌军展开厮杀。

虽说王众没有大战场战斗经验,但不代表不会武功,手底下也是干净利索,三扑腾两扑腾已经斩杀数名后金铁骑,自己倒觉得挺开心,兴奋值已经接近爆表。

敌人方向,阿济格并没急于出手,他只是带住战马立于山坡处观望。当看到几名巴牙喇被一名明将斩杀,有些不淡定了。对于他来说,每一名巴牙喇都如同他的孩子一样那么宝贵。不由得火气冲顶,气氛之下,抽弓搭箭,对准那位明将就是一冷箭。

不幸,王众正杀的兴起,被飞来的一支三棱透甲箭直刺前胸,身披鸳鸯战袍上的一面护心镜被洞穿,里面一层厚布甲开裂,三棱箭刺进胸膛。

半年后。。。。。。

北风呼啸而过,辽东大地的风比尖刀还硬,吹到王众的脸上好比利刃划过一样。王众刚刚打过一套拳术,只是想尽快恢复体力,快快养好自己的毒伤。

不多时,王众感觉身体微微有些不适,将脱下的鸳鸯战袍平铺到一块青石上坐下,眼睛扫描着对面的七里台墩和周围可以看到的一切景物。

眼前的景物与繁华都市截然不同,隐隐约约的山脉,莽莽苍苍的大地,山坡上稀稀拉拉的树木,隐约可见的堡垒村庄,极目远去,总让人有一种苍凉与广袤的感觉。

这就是辽东镇,大明东北边镇的景色。

王众自己想了想,来到这个世界也有数月多了,不由得感叹人生的奇奥,作为一名退伍多年的特种兵,后入职国外王室保镖,年入百万,美女环绕,名车任挑,居然来到这个末世,也许是命运的安排?

王众是中东某国王室保镖,前些时日假期回国探亲,不幸发生坠机,自己以为难逃一劫,可万没想到自己穿越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明末,这是一个充满杀戮、瘟疫、蝗灾的末世,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刀山火海乃是常态。

恰巧的是,这个世界所附着的肉体也叫王众,是锦州卫——松山堡的一名临时千户,只因得罪名贵被迫充军御敌,不幸战死。

两个世界的王众结合在一起,简直用完美来形容,王众接管了今世的所有记忆,今世的身份加上后世的头脑和身手,不成王道都难,这也使得后世来的王众暗下决心要干出一番轰天伟业的大事!

就在王众穿越今世的第一天,便遇到一桩闲事,路遇数十名悍匪打劫三名明朝军卒,这叫王众非常生气,出手解围救下三名军卒。详细打听得知,三名军卒分别叫;牛七、马八、朱五,他们是本地的墩军,负责守卫的地方叫———七里台墩,里面还有一名墩长(赵触)、一名夜不收(潘龙华)和另一名墩军(杨六)。

三人是出来打食的,结果被流窜的悍匪所打劫,多亏王众出手苟活性命,不过王众在于悍匪交手时被人暗算,身上中了悍匪的毒药镖,虽说击退了悍匪可自己急需治疗和修养。三名墩军也是实诚人,就把王众抬回了七里台墩。

大明在九边各地大修工事,也就是墩台,一般三里一墩、五里一台,甚至在一些险要之处修建的更多,关内稍微差着一些,尤其是辽东地界,近几十年与后金连续作战,朝廷耗费财力物力修建大小边墩几百座,每墩守卫五或七人,在整个锦州卫境内,便有各样边墩五十余座。

牛七他们所在的七里台墩只是一处比较大的烟墩台,别的墩台三五里一处,而他们的方圆七里地独设一座,规模比其他墩台要大些,顾得名七里台墩。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