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

引子

苍茫浩瀚的宇宙,闪耀的恒星明珠般洒落在黑暗的虚空之中,一个个环状星云以螺旋围绕着恒星盘旋。

在银河系的某处地方,一颗已经燃烧了亘古的恒星,太阳的行星轨道上,有一颗引人注目的美丽蓝色星球划过。

与其它冷漠单调的行星不同,如果将视角向着蓝色星球推进,可以看到这颗星球上的勃勃生机,这里就是人类生存的地球。

地球的史前时代,这颗蓝色星球的**海面之上,巨大的上古大陆正四分五裂进行板块分离运动。

其中,在靠近赤道的地方,三角形的印度板块正在混沌之力的作用下,冲击着亚欧板块的腹部,南面的喜马拉雅海盆。

最终,这一次大陆撞击形成了延续亿万年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

曾经的海盆在大陆板块的撞击下不断的隆起,不断产生褶皱和堆积,最终形成了后来被称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

这里原本浓密的热带雨林,原本阔叶高大的植物,逐渐在越来越寒冷的环境中进行基因突变,让自己变得低矮,花叶也变得细小起来。

这次板块的撞击如此剧烈和迅速,以至于在形成了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还有许多深达数百米的褶皱山谷。

这些山谷也成为寒冷荒凉的高原上,难得保存下来的一处处四季如春温暖湿润的地区,大量史前植物和动物得以在这些山谷中生存繁衍和进化。

其中就包括一种历史比人类文明还要久远的花,樱花。

亿万年之间,在喜马拉雅山藏南谷底山坡上,一束束野生樱花正在早春的残雪中盛开。

公元元年,华夏大地西部,咸阳,秦王宫。

在横扫六合统一华夏建立了大秦帝国的始皇帝嬴政王宫内,一个道士装束的人正五体投地跪伏于龙座前。

“徐福,帝上准你携千名童男女与各种华夏物产,东渡大海去寻找海上仙山,为帝上寻找长生不老仙草……。”

道士五体投地的跪伏拜谢:“臣遵旨,谢帝上隆恩。”

趴在地上的徐福正对着地面的脸上,此时除了激动和敬畏带来的紧张,还有一丝狡黠的笑容显露了出来。

徐福走出皇宫,看到庭院中一束樱花正在微风中摇曳。

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艘艘秦代的楼船在狂风中飘摇,船队分散了,有的被滔天巨浪砸沉在了海上,有的则偏离航向不知所终。

哗啦!一艘船终于撞上了一片大陆,接着船队中剩下的船只也陆续穿过海浪接连靠上了一片陆地。

被晕船折磨的焦头烂额痛苦不堪的徐福,用手抓着船舷缓缓站起身,惊喜看着面前的海滩以及远处青葱高耸直入云霄的大山。

徐福带来的人在这片陆地落脚,他们盖起茅草屋开垦农田形成村落,并四处寻找矿石粘土开始烧造陶器,打造青铜物件。

在浓密的森林中,一些头发蓬乱的当地土著人,攀爬于树梢紧张而好奇的观望着海滩附近这些外来之人。

村落中,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跑来向徐福报告:“大爷,有野人。”

正在观看几个十几岁女孩绣着地图的徐福,转身看着森林,大声喊道:“快,鸣锣预警,准备弓箭!”

锣声响起,号角起伏,徐福的营地中,全副武装的士兵和男孩带着先进的秦代弓弩和青铜剑矛迅速列队备战。

徐福站在木栅栏后面,说道:“取我大和来!”

立刻有两个少年抬来了一把大弓和三支利箭,徐福接过弓,张弦搭箭,嗖呜……!一声一支响箭直冲入山林之中。

山林中的土著人立刻惊慌跃下树梢,向着密林深处而去。

沙滩上徐福冷笑说道:“吾有良弓大和,岂惧野人。”

若干年后的一天,已经年迈的徐福面朝西方立于一座木楼栏杆边,正在观赏楼下花园中的一棵樱花树。

一个年轻人快步来到徐福身边跪下,奏道:“王,始皇归天,秦国已灭。”

听到手下人的报告,徐福沉吟半响,转身看向放在一侧弓架上的良弓大和,脸上浮现出复杂而激动的表情。

片刻之后,徐福突然冲着西面方向喊道:“日从西落,汝为始皇,日从东升,吾为天皇,汝有华夏,吾当大和。”

又是若干年之后,公元350年,东汉,洛阳皇城。

一个身材瘦小衣着寒酸且还两手空空的朝贡者,怯懦的来到高坐于皇位上的东汉开国光武皇帝前。

看着这个衣衫粗陋而个头矮小的朝贡者,朝堂上前来进贡的其他各国使臣忍不住暗自窃笑。

司礼太监走上近前,问道:“汝为何国使臣,所贡物品是何物?”

那个朝贡者怯懦的说道:“吾辈居于东海之中,并无国名,祈请大汉皇帝赐予国名。”

“汝国人口都是如此身高?”龙座上的光武帝微微探身,笑着问道。

“陛下,正是如此!”

“既如此,便赐国名为倭吧。”

洛阳城朝贡者居住的使馆,一间客房内,被光武帝赐名倭国的使者正在高兴的打开几个御赐的礼物盒。

虽然他们没有给东汉皇帝带来什么贡品,但是光武帝并没有责怪,而且可怜其人贫穷弱小,反而还赏赐了一些礼物。

其中一方刻有“汉委奴国印”字样的金印,尤其夺目耀眼。

“这是大汉皇帝赐予我们的国名,以后就是大汉的藩属国了。”

使者拿起一把闪着寒光的汉代铁剑,对身边副手说道:“此剑如此光亮必然锋利,用你的剑来试试。”

啪!一声脆响之后,副手手中粗陋的青铜剑已经被铁剑一斩两截。

另一个副手又拿起一面锃光瓦亮的铜镜,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汉国的铜镜。”

使臣拿过镜子照了照自己面庞,原本激动兴奋的脸庞突然暗淡下来。

“难怪朝堂上各国的使臣都笑话,看上去咱们确实有些邋遢。”“有了大汉国主赐予的宝物,回去后,别的家族就不敢瞧不起咱们了。”

“不,只有学会这把铁剑的铸造之法,才能让别的家族畏惧我们。”

又过了若干年之后,公元134年,三国末年,魏明帝朝堂之上。

一名太监急匆匆一溜疾行,来到魏明帝曹睿近前,跪下:“陛下,兹有倭国邪马台使臣求见进贡。”

“哦,贡品是何物?”

“回禀陛下,所供为男女奴隶生口,百六十人。”

“哎,尔等小国,竟然连些特产贡品都没有,只能进贡人口,朕听闻其人身材矮小,要其奴隶又有何用……他们希望得到什么?”

“华夏之物,竭尽喜欢,尤其是铁器、书籍、纸张、丝帛和铜镜等物。”

“准予吧,既然他们真心归属于华夏,就给一些有助于其开化进步的物品。”魏明帝曹睿慷慨的说道。

又是若干年过去了,华夏大地已经到了隋朝年间。

隋炀帝端坐于龙座上,微微有些不快的放下手中一份国书。在龙座下面站立着一名身材不高,但是却面色有些傲慢的使臣。

“日出处天子至书日没处天子无恙……呵呵呵。”隋炀帝冷笑了几声。

“陛下,吾国居于东海日出之地,本就先于大隋见到太阳,此次出使,承吾国王所托还有一请,望给于满足。”

“是何所请?”

“早年所赐吾国国名为倭,实在是不雅,望能够以日出为国名,改倭为日,自此之后吾国,名为日本。”

“不准。”隋炀帝冷冷说道。

又过了若干年,大明万历年间,**半岛,平壤城郊外。

数万明军和**军正列阵与数万日军对阵,日军有弓箭兵、火枪兵、倭刀骑兵和身穿竹甲的步兵集团。

明军则身着外包棉布的铁甲,手持刀枪盾牌,长枪如林,弓箭如雨,也有火枪火铳组成的步兵阵列。

一阵号角过后,日军发起进攻,成队日本武士向明军和朝军阵营推进。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炮声响起,明军阵营中的大炮开火了,一颗颗实心的铅弹铁球呼啸撞入日军队列。

每一颗炮弹都在日军队列中砸出一条血肉横飞的血胡同,紧接着在日军队列侧后方,明军关宁骑兵手持三眼火铳也突袭而来。

日军军阵动摇和溃散了,终于成千上万的日军开始在原野上溃逃。

日本,大阪城。

年迈苍老身材瘦小的丰臣秀吉,安静的坐在地板上看着西方的落日。

统一日本战国时代的诸多小国之后,丰臣秀吉出动倾国之军十多万人马侵略**,却遭到明军沉重打击而损兵折将。

“吾为日出之国,汝乃日落之国,征服**之后征服中国,迁都北京,之后征服印度和世界……。”

苍老的丰臣秀吉看着庭院一角的樱花树,话没有说完就倒下了,身边侍女们立刻惊慌的起身去扶他。

在房间另一侧,野心勃勃的德川家康也顺着丰臣秀吉的目光,看向庭院中的樱花树。

在江户幕府的宫殿内,结束了日本内战的德川家康,对面前的大臣们说道:“日本应该闭关锁国,除了与明国和**以及葡萄牙等国保留必要的贸易港口,应该放弃以前征服大陆的野心。我们应该平静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在这里繁衍下去,而不是妄想再去征服大陆。我们是日本人了,我们只属于这里,就像是庭院中的樱花一样,虽然来自于遥远的大陆,但是现在却在这里生活的很好。”

又是若干年过去,清朝光绪年间,黄海大东沟海域。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右亨透过望远镜,正在观察远处的大清北洋舰队。

“清国军舰火炮虽然口径很大,但是射速太慢,在联合舰队的速射炮巡洋舰面前并没有优势。命令,舰队全速靠近北洋水师,进入射程后集体转向,用侧舷炮集火攻击。”

海面上,十余艘日军巡洋舰,上百门火炮,不停的喷吐出火舌,将一发发炮弹打在北洋舰队的军舰身上。

反观北洋舰队的军舰,炮火的发射速度明显要慢得多,渐渐呈现出一副挨打的态势。

日本东京,街道上人山人海,得到了马关条约数亿两白银赔偿,得到了辽东和台湾的日本举国欢庆。

公园里,樱花树下,如织的游人穿梭往来。千百年来,日本战胜了大陆邻居中国,并且第一次得到了大陆的土地。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出现了现代化工厂,铁路上火车奔驰,港口中轮船游曳,城市街道中小汽车穿梭,穿着西式摩登服装的人与穿着传统和服的人并肩行走在街道上,到处都透漏出一副现代化的景象。

春风吹过,许多散落的樱花花瓣,飘飘扬扬飞舞在半空。

正向花期短暂的樱花一样,日本的繁荣随着一九三七年七月,北平卢沟桥畔的几个日军炮兵,推着九二式步兵炮向不远处的宛平城开炮而停止。

九二式步兵炮发射的炮弹在宛平城爆炸,随后日军炮火的一次又一次爆炸陆续在上海、南京、武汉,在中国大地的一个个城市燃起战火。

接着,日本飞机掠过珍珠港的美国军舰上空,在太平洋辽阔的洋面上,日本舰队和美国舰队进行着惨烈的海空搏杀。

战斗机盘旋飞舞,粗大的战列舰炮口喷出一股股长达十几米的火舌。

再接下来又是东京等等日本大城市,被B29战略轰炸机投掷下来的雨点一般的燃烧弹,烧得如白昼一般的夜晚。

最后,广岛和长崎上空陆续炸开了原子弹的蘑菇云。

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在原子弹的核爆高温和尘雾中,燃烧变为了灰烬……。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