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二章 唠叨的老道

群山起伏,连绵不绝,森林环抱,郁郁葱葱。

这里是地球之外的另一个平行时空,老君顶高耸入云,巍峨耸立在群山之巅,伫立此处放眼望去,大有君临天下,一览众山小之气魄。

老君顶是一座类似于断崖似的高山,其北坡虽然陡峭,但是坡度的舒缓程度完全可以使人攀登。它的南坡与地面基本是呈九十度倾斜,从断崖处裸露的层层叠加的岩石上可以看出,似乎是老天爷开了一个玩笑,好像是突然一刀劈下,就像是斩断了地面向上攀缘的天梯,使蓝天成为只可仰望,不可接近的境界。斑驳的崖壁由于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早已破损严重,崖壁上不时的有一些小树崭露头角,还有许多藤蔓纠葛缠绕其中,这里便成为飞鸟的天堂。

借助着绵绵延延的藤蔓,沿着陡峭崖壁下行近百米,那里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山洞,这里是老君顶道观修行的道士们闭关的秘密所在。之所以说它秘密,是因为不是一般等级的道士可以进去的,据道观年长的道士传言,能够有资格进去闭关的,都是修行接近飞升或者要虹化的大师才可以,起码也是到了接近不食人间烟火的辟谷境地,不然,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不吃不喝的,早就化为灰烬,灰飞烟灭了。

说起辟谷,现代的许多自诩为养生保健专家的人士们,一顿两顿不吃饭,对外就称自己开始辟谷了。这话说起来容易,听着也还顺耳,而且还颇为赶时髦,好像与传统文化勾连上了,殊不知,这在内行看来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辟谷不是说几顿饭不吃了,那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食人间烟火,按照现代科学观点来说,人体一旦失去对饮水和食品的摄入,熬不了几天就会失去生命。可是,为什么还是有人可以辟谷,可以很久不食人间烟火呢,这里面就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了。简单的说,就是辟谷之人有着一套摄取能量的办法,宇宙自然界中不是那些肉眼可见的食品才具有维持生命活动的能量,更多的,具有更大能量的是那些肉眼不可见,人体无法感知,遍布于宇宙各个角落的元气,它才是维持宇宙运转,养育众生的能量之源,它就是《道德经》上面所说的德一元气。所有的修行法门,最终的目标就是获得这个德一元气,使之身体重新得到再造,唤醒沉睡的本体,证得不生不灭境界。

去过道观的人都会看到老子的各种塑像,老人家笑呵呵的竖起一根手指,千百年来,他不知疲倦的问讯众生,你得到这个“一”了吗?这个“一”就是《道德经》上面所无数次阐述的德一元气!只有得到了这个德一元气,才可以说是真正踏上了修行之路!而在此之前都是在门外转悠,所说的修行都是名为修行。

闲话少叙,我们把视线再次拉回老君洞下边的那个山洞。

一个年纪看上去大约六十多岁,后背微驼的道士依靠在洞壁上,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边盯着岩洞中一坨略显人形的物体长吁短叹的说道“师兄啊,记得五十年之前我刚刚进观的时候,你就被师父他老人家关在了这里,当时我还以为你是犯了什么过错被师父惩罚了,毕竟那个时候你比我大不了几岁。这几十年都过去了,你还是这样雷打不动的坐姿,真是不知道你是沉浸在深深的禅定之中还是已经过去了。”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无奈的自言自语的说道“道观也被毁了,师父他老人家也仙逝了,你怎么还像石头一样坐在这里呢?若不是师父他老人家嘱咐过我,至少每年到这里看你一次,你头顶上还不知道被多少飞鸟筑巢呢!啧啧啧,你这皮肤都象老树皮似的了,难怪飞鸟会在上面筑巢。”

稍微喘息了一会,道士一边收拾那堆人形物体周围的杂物,一边控制不住的继续说下去“师兄,说句冒犯的话,你这身体就好像岩石一样坚硬了,而且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假如按照师父他老人家预言的那样,有一天你还会回来的话,你这副皮囊还能用吗?”

说到这里,老道再次盯着好似石像的物体无奈的长吁短叹道“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身形还是像少年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化,若不是当年我是看着你进来的,而且每年都会进来整理一下这里,我还真的无法相信你这个少年人就是我那个名扬宇内,传扬四海,大名鼎鼎的师兄。师兄,假如你真的回来的话,没有落处的时候就给我托个梦,师弟我虽然修为不高,怎么都会想办法给你弄一副皮囊,即使折我的寿我也在所不惜,毕竟,发扬光大我们这一脉全靠你了。”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唠唠叨叨的道士终于把这个不大的山洞清理完毕,他探出头去望着西边的落日不无感慨的说道“唉,多亏这岩洞是在悬崖峭壁之上,那些食肉的走兽无法攀缘进来,若不然,就师兄你这小身板能够填饱几只动物的肚腹呢!”

老道面对着那个人形坐像凝视了很久,颇有一种英雄迟暮的口气说道“师兄啊,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了,真的不敢说下次还能不能攀缘至此,这次该说的就都跟你说了吧。十多年前,咱们的道观被一伙横行中原的**给焚毁,几十人的同门师弟师妹尽数被杀,就连师父那样武功高绝的人也没有逃过这一劫难。

那天,云游在外的我忽然心血来潮,我掐指一算感觉到不好,就匆忙赶回道观,面对曾经辉煌无匹,如今残垣断壁的家园,我是欲哭无泪啊!我在已经凝固的血泊里找到了师父,他老人家拼命吊着一口气等着我回来,他告诉我不要想着报仇,让我无论如何要隐姓埋名坚持活下去,直到等着你回转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老道再次哭的稀里哗啦,他悲愤的呜咽了许久接着说道“我埋葬了师父以及众位师弟师妹,换上了在家人的装扮回到了尘世之中。这十几年我并没有放弃对师门不幸的秘密调查,虽然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是哪股势力做的孽,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就是师门遭祸与江湖传言的三件镇山之宝有关,他们觊觎道观的宝贝,所以才下手这么狠毒。目前从种种迹象看,咱们道观的宝贝没有被那伙强盗夺走,这三件镇山之宝我还是从江湖传言中听到的,从来没有听师父说起过,我想,师兄你应该知道吧。”

说了这些,老道明显是疲劳了,他闭目休息了一会儿,再次忍不住说道“师兄啊,你走后的这些年,咱们家园有了太多太多的变化了。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损失惨重,虚弱不堪,最终被匈奴人灭国,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入侵中原,大肆的屠虐汉民,视汉人不如犬狗。那年,幽州刺史王浚引进段氏鲜卑来对付成都王司马颖。鲜卑乘机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王浚发现后,要鲜卑留下这八千名少女。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易水为之断流……”

哽咽了半天之后,老道接着说道“师兄啊,你也别怪我唠叨,我是担心以后可能没有机会跟你磨叨这些了,今天就一股脑儿的把心中的悲愤倾吐出来了。五胡之中的羯族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前些年攻进我们这里之后,他们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她们为两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隶和牲畜,她们夜间供士兵**,白天则遭受宰杀和烹食。唉,曾经傲视天下的大汉民族,如今已经被这些畜牲祸害得十室九空了。”

山洞里该清理的清理了,该打扫的也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唠叨得差不多的道士满意的巡视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然后,他把一个不大的包裹放在了坐像的前面,讪讪的说道“师兄,我每年都给你带来一套新衣,真的好想看看你再次穿上是什么样子。”

放好了包裹,老道慢慢转过身去,一步一回头的走到山洞出口,他手搭在崖壁上悬挂而下的藤蔓上,回头流连不舍的看着那尊坐像说道“师兄,你多保重,明年我再来看你。唉,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这身板是否还可以攀缘进来。世人都称赞我老道打卦精准,可是,每次我给师兄你打卦的时候都是天机不可泄,这让我失望之余还有一些盼头,师兄,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