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十八章 独力杀敌

道明利用敌军惊慌失措的机会,很快又飞石毙敌六七个,直到这时,极度震惊的胡人骑兵才恢复正常的思维。在骑兵小队的头目指挥下,他们分出两队人马,一队人马张牙舞爪的扑向刚刚跑出不远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意在使杀神一般的道明分心。另一队人马张弓搭箭,对准来回驰骋的道明,随时准备放箭。

这种战法实在是阴毒,也准确的抓住了道明的软肋,道明只能尽量靠近他追杀的几个胡人骑兵,与他们几个搅合在一起,使得大队的胡人无法立即放箭。同时,他必须分心盯住远处的那两个累赘,随时准备出手相救,以防她们受到冲过去的胡人所伤害。

此时的胡人骑兵巡逻队被道明打杀的虽然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但是,他们的战意却十分高昂,毕竟现在看起来,左奔右突的道明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中了,擒拿或者是消灭他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眼下胡人骑兵的心态就像猫捉老鼠一样,他们一定要趁此机会好好的戏弄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定要让他尝一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是什么样的滋味。

而此刻的道明也是利用这些胡人骑兵的变态心理,他不停的大声吆喝着,紧紧追赶着前面慌不择路,没命奔逃的几个胡人骑兵,道明现在的目的只是在心理上恫吓他们,而不是真的要下手杀死他们,以此来掩护自己真正要击杀的对象。在此过程中,道明随时随地的把石头电射至张弓搭箭的胡人骑兵阵列中。由于道明投掷石块的手法隐秘,投出去的石头疾如流星,力道奇大,被砸中的胡人骑兵临死前都没有来得及吭一声就一命呜呼了,就这样,道明不显山不露水的再次击杀了五六个胡人骑兵。

直到胡人骑兵巡逻队的那个头目旁边的一个人被砸落马下,他们才重新警醒起来。这时他们再想变阵围剿道明已经来不及了,道明有如疯虎一般杀进他们的阵列中,手起刀落,砍翻了一个又一个胡人骑兵。胡人骑兵难以招架住道明的凌厉攻势,他们不得不再次一哄而散,借此机会,道明手中的飞石再次建功,砸翻了四五个胡人骑兵之后,看着远远逃开的两个胡人骑兵,道明现在只能是望洋兴叹了,不远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的声声惊叫逼迫着他必须出手相救了。

此时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正在被五个胡人骑兵分割包围着,他们就像狗撵兔子一样,大声吆喝着,戏弄般的紧紧追逐着她们两个,两个女孩儿的声声尖叫,不停的撩拨着这些野蛮胡人蓬勃的兽性,他们一个个眼冒凶光,策马抡刀,正在一步步逼近两个惊慌失措,惊叫连连的女孩儿。

见此危急情景,道明一边策马飞奔过去,一边张弓搭箭,嗖嗖的两支羽箭电射而出,一下子就把紧跟赵月娥小姐身后的两个胡人骑兵射翻落马。另一个紧追不舍的胡人骑兵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几乎同时被射落马下,他再也没有心思追逐眼看就要追上的美丽得不要不要的女人了,一勒马缰,掉头就逃。匆忙中,道明扫了一眼小翠那边的情形,看到她一边奔逃,一边挥刀不停招架着虚张声势砍向她的马刀,感觉她还能坚持一会儿,于是他再次张弓搭箭,把刚刚逃出还没有多远的那个胡人骑兵一箭射穿。来不及跑到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赵月娥小姐身边去安慰她几句,头也不回的直奔连声惊叫的小翠那边飞奔而去。

追剿小翠的这两个胡人骑兵倒是挺尿性的,看到道明远远的打马飞奔而来,戏弄追剿小翠的其中一个胡人骑兵勒住战马,横刀立马的挡住了道明追击的路线。匆忙之中,道明只能朝着小翠身后的胡人骑兵遥遥的射出一箭,他没有指望这支羽箭能够射伤胡人骑兵,只求它能够吓一吓猖狂的胡人骑兵,暂缓一下他的追击速度,能够让慌不择路,惊慌失措的小翠喘上一口气。虽然道明没有寄于多大的希望,但是,灌注了道明内力的羽箭电射而至,它不负所望,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紧紧擦着胡人骑兵的脸颊呼啸而过,锋利的箭头硬是生生的把胡人骑兵的厚脸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即使是这样,也把这个紧追小翠不舍的胡人骑兵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他只能暂时放弃追踪小翠了,勒马回身观察着自己的同伴与道明两个人各不相让,奋不顾身的撕杀在一起。

按照此时道明的作战实力,用不了几个回合,他就可以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于迎战自己的胡人骑兵劈落马下。但是,他看到另一个胡人骑兵放弃了追踪小翠,停住战马远远的观战,他就决定暂时拖一会儿,吸引住远处那个家伙的注意力,最好是把他也勾引过来,自己就可以痛下杀手一下子解决他们两个了。

道明这一计策果然不久就见效了,跟自己拼杀的这个胡人骑兵眼见久攻不下,他自己也拼斗得快力竭了,形势所迫,他只能声声不断的呼唤着同伴过来共同对敌。远处那个惊魂稍定的那个胡人骑兵看到两个人拼杀得旗鼓相当,不相上下,他觉得自己这时有机可乘,于是他抡起战刀,呼喝着加入了战团。按照他打的如意算盘,用不了三招五式,合力攻击的两个人就可以把强弩之末的道明劈落马下。

道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就在那个胡人骑兵意气风发的准备加入战团的时候,道明的刀法忽然凌厉起来,一道刀光闪过,一直与他鏖战的那个胡人骑兵慌乱中躲闪不及,灌注了道明内力的战刀,一下子就把他的脑袋劈掉了一半。着急赶过来加入战团的那个胡人骑兵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战还是跑的时候,道明的战刀已经呼啸着劈临到他的面门。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应变能力还是挺强的,他一边双腿夹紧战马逼其立即转向,一边双手托举起战刀,来了一记举火烧天的招式,凭借以往战场上出生入死积累的经验,打算架住道明这一要命的一刀,然后转身便溜。这小子哪里想到,灌注于道明内力的这一刀可不是他所能架得住的,在劈断他托举的战刀之后,道明手中的战刀去势不变,直接就劈上了这个胡人骑兵的脑袋上。好家伙,这一对儿难兄难弟在道明手下都获得了同样的下场,他们好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都把自己的半边脑袋奉献给了道明。

大功告成之后,道明刚刚松了一口气,耳边再次响起了赵月娥小姐的惊叫声。道明有些气馁的直叹气摇头,心说到底儿是一个富家千金,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先大呼小叫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瞧瞧你家小爷这一阵子拼杀累得跟狗似的,就差把舌头伸出来了。

道明寻着惊叫的声音举目望去,这一看不要紧,也把他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赵月娥小姐正在被一个浑身铜盔铜甲的年轻小将擒拿住了,他手中的大刀正架在赵月娥小姐的脖子上,有持无恐的望着道明这边,而此时的赵月娥小姐正吓得花容失色,瑟瑟发抖着。

咦,这个小子是什么时候偷偷出现的,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看来,这小子的功夫不康啊,应该是自己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劲敌。既然自己的软肋已经让人家拿捏住了,道明着急也没用,他只能插刀入鞘,举起水袋使劲儿的灌了自己几口水,然后,故作轻松的拍马朝着那边奔去。

跑到近前,道明这时才看清楚,铜盔铜甲的小将与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大约是在十三四岁左右,一张娃娃脸尤其明显,只是他手中的那杆青龙偃月刀与他的年龄看上去十分的不协调。就好像一个淘气的孩子到庙里把关老爷的大刀偷偷拿出来玩耍一样。

看到道明满脸微笑,无所畏惧,轻松自如的来到自己的面前,那个铜盔铁甲的小将拿刀一指道明喝道“呔!来者何人,还不下马,速速报上姓名,如果你跪地求饶,我一高兴,兴许就饶过你的性命了。”

一阵力拼,再加上几次的惊吓,道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悄悄的发生异变,那种骨软筋麻的滋味正在全身不断发展,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疲软周期即将再次来临了,他必须尽量麻痹对方,为自己争取一丝喘息的时间,再一点一滴的吸收积攒一些元气,好把眼前的这道难关度过去。

想到这里,道明没有搭理眼前这个拿刀指着自己的那个铜盔铜甲的小将,而是慢吞吞的爬下马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赵月娥小姐的面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怎么样,不让你们跟着出来,你们两个就是不听,偏要逞强,这下好了吧,被一个小孩儿拿住了,还好意思大呼小叫的,真是替你们两个感到丢人,以后出去千万别跟别人说你们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个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