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二十八章 杀胡救人

道明与两个商贾大哥整整喝了一个时辰将近两个小时的酒,估计赵月娥小姐这时已经与城外等在长亭的小翠会和,并装载好货物等着自己的到来了。其间,道明命令酒楼的酒保替自己准备好出城的马匹,临走之前还不忘记冲两个已经喝迷糊的便宜大哥允诺,他日有缘再见,一定做东请他们两个痛饮终生难忘的别样的美酒。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道明搬鞍上马,挥鞭绝尘而去。跑到彭城的南城门,道明勒住跑马,从袋子里掏出一锭银子用手掂了掂,足足有十两上下,他抛给眼巴巴盯着他的守城士兵说道“我离开后,你们马上关闭城门,就说城内混进了羯赵军队的奸细,正在全城搜捕,明天早上打开就可以了,这锭大银就是给你们的辛苦钱。”

道明把酒楼闹得天翻地覆,情知那些衙门里的人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肯定会组织人马前来追捕,他不想在回程的路上再生枝节,所以,宁肯抛出十两大银来替自己挡灾。这不是说道明怕这些衙门里的捕快,而是因为他们都是汉人,道明无法朝他们象对待羯族胡人那样痛下杀手,所以,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避开为宜了。

一气跑到了长亭,只见赵月娥小姐和小翠正在那里急得团团转,夕阳余晖的映衬下,两个人的小脸粉红粉红的,老远的看见道明跑过来,她们两个乐得拍手直蹦。

道明翻身下马随口问道“买来的货物全都装上马背了吗?”

两个人几乎同时回答道“全部装载好了。”

道明过去检查了一下马背上的货物,看到每批货物都是捆绑得结结实实,道明很是满意。他刚想说声上马,眼睛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亭子外的树林里藏着一群孩子,她们正瞪着胆怯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望着这群似曾相识的孩子,道明用质询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的两个女孩儿。

小翠吱吱唔唔的说道“主人,这些女孩儿都是跟着那些出城送货的商家过来的,他们央求我收留下这些女孩儿,管口饭就行,不然,她们很有可能被卖去吃掉了。我心一软就答应收留她们了,主人,事先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擅作主张,请你责罚我吧。”

说罢,小翠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道明的面前,赵月娥小姐也随之跪了下来,满脸都是乞求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主人。看着这些可怜兮兮的孩子们,道明基本上已经认出来,她们就是集市上插着草标准备售卖的那群孩子们。之前自己没有收留她们,是觉得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自己目前的实力很难保证她们今后的安全,既然小翠已经收下她们了,自己总不能再把她们赶走吧。得,以后大家就同舟共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于是,道明伸手扶起两个跪地乞求的女孩儿说道“快起来,以后有话就说,千万不要冲我下跪了,你们没有错,做的很对,现在我们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大家赶快行动起来上马跑吧,眼下逃命要紧。”

道明这一点头同意,树林里呼啦一下跑出来十多个孩子,面黄肌瘦的小脸上闪烁着获得新生的动人光辉,看得道明一阵心酸。嗯,这些孩子一定要保护好!

由于这些孩子都在十几岁左右,根本就不会骑马,即使把她们固定在马背上,她们也随时都有可能被颠簸下来的。而回程的路上还要经过东晋和羯赵的防线,乱兵出没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被袭击或者发生短兵相接,不骑马根本就过不去。琢磨来琢磨去,最后道明决定他们三个人每人负责携带四个小孩儿,身前放置两个比较小一点的,由乘马者抱稳了,身后再放置两个年龄相对比较大一点的,让她们两个互相紧抱着,再搂紧御马者的腰,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奔跑起来了。想了又想,道明还是觉得把后面的那两个孩子捆绑在自己的腰上更为妥当,那样的话,即使她们在马背上睡着了,也不会轻易掉下马去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两个人有样学样,也把后面的两个孩子捆绑在自己的腰上,这样就可以放心的踏上归途了。

为了归程的稳妥起见,道明不直接越过彭城向北而行,而是策马东行了近百里,然后再折而向北,这样即可避免了与东晋的部队碰头,也规避了羯赵军队的石胤小将军沿途设卡,道明清楚的知道,那个小子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依仗着道明的目力绝佳,经过一夜的奔跑,黎明前他们终于跑出了大约百里的路程,腰酸背痛,人困马乏的他们决定下马休息一下,待攒足了精力,再觅路回家。马队卜一停下来,这些人费了半天的劲才踉踉跄跄的下得马来,她们双脚刚刚着地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摔倒了。也难怪,一宿都没有换个姿势一直在马背上颠簸,没有把她们颠散了架子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磨磨唧唧的下了马,道明也想像她们一样放松自己倒在地上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他是这个团队的主心骨,是她们活下去的希望,所以,道明必须咬牙坚持住,自己这个团队的旗帜不可以轻易的倒下。所以,他只能依在马身上,故作轻松微笑着看着这群还不一定脱离危险的孩子们。

倒在地上稍微喘息了一会儿,赵月娥小姐和小翠两个人勉强的挣扎起来,晃晃悠悠的给大家准备起了可以称之为早餐的早餐。这时,道明才慢慢的席地而坐,自然而然的盘起双腿,五心朝天的进入了渺冥的混沌状态,这是习练道明师门秘传功法最快的吸取能量的方法。

所谓的渺冥就是人体极度放松,似睡非睡的状态,这个时候是习练者最为敏感的时候。而所谓的混沌状态则是习练者进入了无人,无我,物我两忘的高等境界,就是《金刚经》里面所描述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状态。习练者一旦达到了这种状态,吸收自然界中的元气,补充自身所需的能量,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习练者一旦清醒过来,会有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觉,其一,是觉得自己好像历经了千年,其二,是觉得自己刚刚闭上眼睛怎么这么快就醒了。道明眼下就是后一种感觉,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自己打的这个盹实在是太妙了,此时此刻,他浑身就象充满了电的马达,随时随地都可以充满活力的奔跑起来。

道明走到忙来忙去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身边,怜惜的说道“不要准备的过于精致了,能吃饱就好,你们两个也要抓紧时间再好好的休息一下,假如你们两个若是累到了,这些孩子我一个人可是照顾不过来呀。”

得到主人发自内心的呵护,两个女孩儿兴奋得热血沸腾,她们准备早餐的手都在微微的发抖。还是小翠恢复的最快,她满心欢喜的说道“主人,你放心吧,我们两个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人,你起来干什么,还是多躺一会儿吧,我们马上就准备好了。”

道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打算去前面瞧一瞧,刚才感觉那边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儿,你们抓紧吃饭,然后准备随时跑路走人。”

说罢,道明精神抖擞的跨上马背,一抖缰绳,绝尘而去。北行了大约二十多里地,道明已经清楚的看见前面的村庄浓烟滚滚,再小心翼翼的靠近林带前行了三里路程,道明已经可以清晰的听见人喊马嘶的声音了。不用问,在这两国交战地带,受苦受难的自然都是那些无辜的老百姓。汲取天地能量之后,道明现在的状态是绝佳的,浑身充满力量的他敢于面对一支军队,所以,他一点也不打算隐藏自己的行藏,御马挥刀的朝着村庄疾驰而去。

冲进了村庄,这里的情形基本上与之前的赵家庄一样,一小股羯赵军队的溃兵正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烧杀辱掠,把曾经一个个好好的村庄化成了人间地狱。这些羯族胡人的相貌也是容易辨认,他们一般都是白皮肤,卷发,大高个。道明冲进村庄之后,一声招呼也不打,看见羯族胡人之后,挥刀就砍,不管是正面相对还是从背后下手,道明那是全无顾忌,任意所为。也该着这些胡人溃兵倒霉,在这片土地上,一直都是他们在胡作非为,多年来根本就没有遇到一股像样的反抗力量抵抗他们,所以,这伙羯族溃兵一点防备都没有,很快的就稀里糊涂的被道明砍杀掉二三十人。等到他们感觉到情况不妙的时候,道明已经在村庄里冲杀了一个来回了,村庄里的街道上到处都躺倒着缺胳膊少腿的羯族溃兵。被砍掉了脑袋的那些羯族溃兵应该是幸运的,毕竟他们在感受不到痛苦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而那些一息尚存的羯族溃兵只能躺在血泊里滚来滚去的,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正在残害村民残余的羯族溃兵闹哄哄的从各个残垣断壁处涌了出来,他们惊慌失措的到处察看着被袭杀的那些同伴,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睛,四处寻找着他们的敌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