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三十四章 宝图再现(一)

其实,道明完全可以在石慧扑压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极速翻身很容易再次把她压在身下的,只是因为刚才道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出现轻微的“旧病复发”的征兆,所以,他要借此示弱,争取能够多喘息一会儿,获得更多的汲取元气补充身体的时间。同时,再拿语言刺激刺激女将石慧,给她充裕的时间在自己的身上尽情的发泄怨气,甚至是作威作福。机会难得,只要她愿意,道明就宁肯多装一会儿熊,任她大发雌威,他自己好趁机多多给身体补充能量,这个“油”加不满,道明随时都有可能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很难鼓足气力了。

对于身体底下压着的道明,无论他在说什么,石慧都不会过多的去理会的,反正先制服了他再说。自己掌握了主动权,才有更多的机会与对方讨价还价,女将石慧深谙此理。当然,道明有意说的那些刺激石慧的话,她多少还是听明白一些的,身处男人天下的军中,男人的那些语言表达上的狡黠和智慧,多年来石慧耳濡目染还是了解挺多的,不然,她如何驾驭得了军中那些糙老爷们儿呀。包括刚才道明对她施展十字固的时候,他裆下的那个物事,石慧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生死较量之时,她怎么可能去在乎那个玩意儿呢。不过,事过境迁之后,每每想起当时的那种感受,她就浑身酸软,进而臊得脸红脖子粗了。

直到石慧觉得已经稳稳的控制住了道明,她这才有心情反驳道“假如你们公鸡不行了,说不定老天爷真的有可能安排母鸡去司晨呢。我劝你还是不要再逞口舌之利了,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出路吧,只要我一招手,我的那些部下就会一哄而上,把你一顿胖揍,最后再来一个乱刀分尸。”

我靠,老子眼下力有不逮,多有不便,还真的就怕你们群起而攻之的人海战术呢,那时,老子真的很有可能就成了你们案板上的肉,任你们这帮家伙宰割了。想到这里,道明突然施展一记擒拿手,一下子扣牢了石慧的手臂,用那刚刚攒足了的一点力气,扭身便把石慧再次压倒控制住。

一朝出手,反制得逞的道明嘿嘿笑着冲女将石慧说道“小姐姐,你快喊人过来呀,就嚷嚷说,我要扒光你的衣服非礼你,快让他们过来帮助你赶走我呀。”

事发突然,石慧还真的有些发懵,心说这小子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反制于我,这让我情何以堪呐!喊人过来倒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过那样的话,我这个堂堂后赵的女将就会威名扫地了,将来还怎么带兵。被一个野男人反复的压在身底,说出去还不被别人笑掉大牙啊,我还有何面目出去见人呐!

思前想后,石慧还是首先服了软,她软软的冲道明建议道“既然我们都无法彻底打败对方,我们双方又都有所顾忌,不如我们两个各退一步,讲和如何。”

道明一听,心说此举正合我意,于是他假装十分不情愿的说道“看到小姐姐这样的情真意切,深情款款,温言软语,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听你的建议。你的这一步,我们该如何的退呐。”

你这小子,口花花的毛病怎么随时都会爆发呢,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不好好的思考自己的出路,反而还有心情占我的便宜,就你这流里流气的德行,战乱年代,我真是怀疑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思忖至此,石慧表述道“虽然我们整体上还是略占上峰的,这么多人一哄而上,取你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们也不会随意有违天和,轻易取了你的性命的,我打算放你离开这里。不过,那匹追风逐日千里乌骓马,临走之前,你必须交还给我,我要带回军中去,还给我弟弟石胤,不然,这么多人都看到了,空手回去,我无法向军中交代呀。”

道明吧嗒吧嗒嘴儿,觉得女将石慧的话还是在理的,不过,自己也不能轻易答应她的要求啊,起码得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吧。思索至此,道明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低头说道“小姐姐的建议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不能平白无故的把追风逐日千里乌骓马还给你们吧,那样的话我多么的没有面子啊,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呐。毕竟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这样吧,你给我留下五车的粮草辎重吧,就相当于我们做等价交换了,即使这样交换还是你们占了大便宜,我就当是送给初次见面的小姐姐的一个礼物了,怎么样。”

握了个草,你小子还挺会讨价还价的嘛,我是这支队伍的主将,使命是押运粮草,这粮草要是缺失了,我回去也不好交代呀。可是,不答应这小子吧,这匹追风逐日千里乌骓马肯定还是要不回来的。女将石慧愁肠百转,思前想后,忽然她脑筋急转弯想出来一个好主意,于是她跟道明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之前我们先要发誓,如有违背,天地不容。”

道明一听,心想这个疯婆子头脑倒是清明,她要用誓言来约束我们的行为,古人还是特别看重誓言承诺的,这倒是一个和平解决问题的办法,起码表面上看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于是,道明举手发誓道“男子汉大丈夫,出言必行,决不反悔,如有违此誓,天地不容!”

女将石慧马上郑重的重复道明刚才发出的誓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出言必行,决不反悔,如有违此誓,天地不容!”

道明仔细听过之后,石慧说得字字清楚,一字不差,他也就放心了,准备践行自己的诺言,与他们进行交换了。殊不知,后来的问题正是出自这样的一字不差上了。

道明眼瞅着女将石慧回到她的粮草辎重的队伍中,指示部下赶出五辆粮草大车停在外边,然后,道明在石慧的注视下,把自己的那匹追风逐日千里乌骓马放了过去。之后,在道明遥遥的注视下,石慧的粮草辎重部队开始缓缓的启程走进山谷里,只留下十几个人也在遥遥的注视着远处的道明。开始的时候道明还以为对方还是挺有礼貌的,十分讲究的,等待着自己过去接收那些粮草,没有想到的是,道明的这种感叹刚刚升起屁大的功夫,就见对方的那十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那五辆车上的物资抛撒了一地,然后跳上大车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道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道明不由自主的朝他们退去的方向跑追了几步,后来还是泄气的停了下来。他围绕着石慧抛下的粮草辎重转了一圈,又负气的踢了几脚散落地上的那些物资,接着便有气无力的躺在这堆辎重堆上直喘粗气。看来圣人的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这小人和女子真的是难养也!我现在一样的运输工具的没有了,就是有再多的物资,也等于没有一样啊!你这个石慧欺骗起我来真是太实惠了,你就不怕违背誓言遭到报应吗!

唉,生气归生气,道明还得打起精神来把之前抛落路边的那些物资划拉到一起,然后就开始对着眼前的这些物资发呆,间或的还会仰天长叹,他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社会阅历实在匮乏,不该心慈手软的时候偏偏还能心慈手软。那个女人不就是掉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嘛,自己就不辨是非,甚至还爱心泛滥,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最可气的是,自己的这份慈悲心肠还会成为石慧那个女人的笑柄,甚至都能想到石慧日后想起来这件事就会乐得喷饭。而自己一直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不知,说不定,那伙人把我早就当成了傻子,此时正笑得前仰后合呢。

正当道明此时自怨自艾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大地一阵紧似一阵的震动,他抬头望去,只见山谷里烟尘滚滚,尘土飞杨,不用问,这一定是大队的骑兵正在从山谷中奔涌而来。好你个石慧疯婆子,你这不仅是违背誓言,还要赶尽杀绝呀!没有了神骏的坐骑,徒步的道明根本就无法招架住那么多骑兵的集团式冲锋,别说是接战了,就是躲避不及就很有可能被狂奔的战马践踏为泥的。此时此刻的道明,真是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手足无措,无处可以躲藏了。

眼瞅着石慧的骑兵部队就要冲出谷口,杀到自己的眼前,道明急得团团转,他情不自禁的仰天绝望的喊道“老天呐,我该怎么办呐!”

就在这危急关头,道明只觉得眼前一幅熟悉的图画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坠落于一团迷雾之中,他张皇失措的四处观望,发现刚才自己周围的景致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朦朦胧胧的山水湖泊俱全的陌生环境。这里真的是静极了,好像亘古蛮荒似的,只不过,这种陌生的感觉好快就消失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正在一点一点的积累、凝重、厚积起来,让道明感觉到这里的一切曾经是那么的熟悉,清新淡雅的味道是那么的舒适与亲切,就好像自己曾经居住在这里千百万年了似的,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对,就是这种迷失了许多年之后再次回到家的感觉!此时此刻,道明甚至都能够想起来眼前的那颗大树下面,不知道是哪一年,自己曾经塞进树洞里一些绢帛。不知是哪一月,自己在水中畅游之后,随手把衣服扔在了岸边,把吃剩下的果蔬挂在了枝杈上。不知是哪一天,自己受伤流血,用湖中的清水随便的一擦抹,流血便止住,伤口也很快的复原,以至于过后都看不到疤痕了。甚至,道明已经想起自己曾经在这里豢养过一只受了伤的小狐狸作为宠物,来陪伴自己度过这里的空寂时光。只是,在这里呆久了,好像发现时间在这里是停滞不动的,不管自己躲藏了多久,出去之后,好像还是自己刚刚进来的那个时间。

就这样,这个空间涌进道明脑海中的信息是越来越多,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很快就要被挤爆炸了似的,然后,轰的一声,道明顿时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