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三十七章 仇人相见(二)

道明的这几个跟头翻得及时漂亮,连小妖女都不得不佩服,道明落地时,一脚踏在了之前砸落小妖女的头盔之上。道明饶有兴致的用脚勾起了这个头盔,象颠足球似的在脚上来回颠了几个来回,随即伸手抄到了手里,里里外外翻看了一下。嗯,这个东西确实不错,不仅看上去美观,入手还特别的沉,估计真的是全银打造的,带回去肯定能够卖个好价钱。

摆弄了一会儿头盔后,道明的双眼又盯上了女将石慧身上穿着的银甲,既然你对我缕下杀手,现在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谁让老子现在特别的缺钱呢,你这身银质盔甲拿到集市上肯定会卖一个好价钱的,卧虎山上的那些穷苦姐妹今年冬天能够好过一点。

看着道明盯着自己的双眼霍霍发亮,女将石慧开始有点心惊胆颤了,不知道这个小子又在动什么坏心思,自己是否招架得住。这次道明事先没有调侃一会儿女将石慧,而是出手就极为霸道,开打就是一通刚猛的八极拳,那真是晃膀撞天倒,跺脚震九州,威力无比。道明这拳风一变,让小妖女十分的不适应,一时间被道明逼得手忙脚乱,身上频频中拳,若不是有银甲护体,估计她肯定挺不到现在了,早就被刚猛的八极拳打趴下了。

一路八极拳打下来,道明已经把小妖女的衣甲打得松垮歪斜,勘勘坠地。于是道明攻击的招式再次一变,大力鹰爪功大开大合的施展开来,没有几下,就把小妖女的衣甲撕落在地。计谋得逞的道明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攻击,鹰爪功每次出击,都会多多少少的把小妖女的衣衫撕下一条一块儿,小妖女身上很快就衣衫褴褛,一点一滴的开始走光了。道明如此这般的羞辱女将石慧,并不是他有什么恶趣味,而是他在刻意报复小妖女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既然你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去做十五,看谁手段高,下手狠,我就不信后世穿越过来的现代人对付不了你这个古代的狠毒女人。之前不是老子不会用,而是老子不屑去用,尤其是对你们这些女人。问题是你这个小妖女给脸不要脸,还蹬鼻子上脸,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下死手,我就是再怜香惜玉也不会惯着你这种女人吧。若不再给你实施惩处,就很容易让别人误会我缺女人似的,我缺吗!

道明这一放开手脚,无所顾忌的开打,一下子就把女将石慧打懵了,她惊讶的发现,这小子发起疯来什么招式都敢用啊,他一旦发起狠来就不再把我当成女人了,之前对自己的温良恭俭让早就抛之脑后了,他施展出的大开大合,刚猛无比的武功,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更别说是招架得住了,自己的全身衣甲不但被他无情的打掉了,就是里面的衣服这小子也不放过,完全忽视了我的性别,这得心怀多么大的仇恨,才下得去手来如此的羞辱我呀!我这身衣服现在遮了前就漏了后,捂住后面就露了前面,这让我情何以堪,还有何面目去见世人呐,与其让你如此的羞辱我,不如我就放开手脚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女人最可怕的是什么时候,反正道明现在是真实感受到了,一旦女人抛开脸面无所顾忌的打算与你拼死一搏的时候,这个时候她就是最可怕最难以战胜的时候了。女将石慧这个时候就是抛下了一切的顾忌,追打起道明来了。

至于此时的道明,他不是打不过石慧,而是对几欲疯狂的女人无从下手,因为,道明没有想要伤她,杀她,只是想教训她一下,最多就是给她一点小小的侮辱。但是,道明忽略了眼下是古代社会,女性最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脸面,不是有句话说嘛,生死是小,失节事大吗!那个时代,人们把女人的贞节看作比她的生命重要。既然打斗中,道明已经把石慧的衣衫撕破得七零八落了,那么就等于他在逼石慧走向死路。而对于逼迫自己走向死路的人,石慧怎么可能对他客气起来呢,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把他挫骨扬灰才能解恨。所以,完全可以在武功上吊打石慧的道明,现在有如一条惶惶的丧家之犬,被石慧追得抱头鼠窜。实在被石慧逼得走投无路了,道明才会出手接战几招,或者把石慧擒拿住,或者把她远远的抛出去,借此缓解一下自己被追打得狼狈不堪的糗态。

即使是这样,女将石慧仍然几近癫狂的不加控制,任性的追打着羞辱她的道明,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计得失,不计后果,就是一味的要打倒道明,打死打伤都无所谓,不然,自己真的就无颜再活下去了。看着女将石慧已经失去了理智,有如疯魔般的追打不休,道明的火气也被点燃了,别给脸不要脸,泥人还有三分土气呢,况人乎!于是,道明便不再抱头鼠窜了,而是直面女将石慧没头没脑的打击。你来我往的拼了几个来回之后,道明倒是没有怎么样,衣衫还是那么的齐整,脸上还是那么的光洁。而石慧比之以前就显得更加的狼狈了,甚至出现了鼻青脸肿的现象,曾经貌美如花的青春少女,现在几乎与一个疯婆子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时候,打出了火气的两个人,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让着谁,进退交加,拳来腿往,大有一拼死活的气概。道明拼的是内力深厚,元气充足,女将石慧拼的是沙场经验老道,举手投足没有顾忌,皆是杀招,两个人一时打得昏天黑地,拼得旗鼓相当,真是难解难分,难较高下。

眼瞅着这样拼杀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道明急中生智,他巧妙的躲过了女将石慧击向自己的一记杀招,借力打力的把她远远的抛了出去。然后道明几步就冲到了女将石慧的坐骑那里,搬鞍上马,朝着山谷里的粮草辎重车队追去。道明这次突发奇想,就是为了摆脱石慧不死不休的纠缠,我去烧掉你们押运的粮草辎重,看你还有没有心情与我缠斗了。即使无法全部烧掉,我也要把你们押运的粮草辎重车砸它个稀巴烂,看你们怎么样完成押运的任务。欺负我,想跟我玩阴谋诡计,小妖女你还是嫩了点。

被摔得迷迷瞪瞪的石慧站起身来,看到道明骑上自己的马奔向山谷里,她就知道准没好事儿,他是奔着自己押运的粮草辎重而去的。石慧嘬嘴打了一个响亮的呼哨,她的那匹战马忽然狂暴起来,那状态与它主人的表现可谓旗鼓相当。原本骑术就不怎么样的道明哪里经受得起胯下战马这么乱蹦乱跳啊,百般无奈之下,道明只能选择弃马而逃。就在战马奔向自己主人的时候,女将石慧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牛角号,冲着山谷外呜呜的吹了起来,不用问,石慧这是在招集部下回归山谷救驾,并准备群殴道明了。

既然失去了胯下的坐骑,道明仍然还是我行我素的朝山谷里奔去,他只有这样做,才是解决这场纠缠的唯一途径。因为,道明现在有充足的时间躲进气吞山河图里,即使石慧他们的大队人马追杀过来,有宝图坐镇,道明那也是有持无恐,张狂极了,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凭空消失,随时随地又可以突然出现。就凭着这种本事,还不得把石慧他们折磨得**啊!

匆忙召唤完部下,女将石慧打算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甲行装了,可是,她就是找遍了脚下这块不算宽敞的土地,仍然不见自己盔甲的影子。真是奇了怪了,刚才还明明看到它们就在那里,怎么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此时的石慧就是想破了脑袋,她也想象不到她的银质盔甲已经被奔跑中的道明意念进宝图里了。

内力绵长充沛的道明,即使没有战马的助力,他一样奔跑如飞,不一会儿他就追上了山谷里缓缓而行的粮草辎重车队。也许感觉到了后面有人追来,走在押运车队后面的几个军兵掉转头来,挥舞着兵器就朝道明迎面杀来。这几个小喽喽根本就入不了道明的法眼,他奔跑速度不变,奔跑轨迹不变,迎头冲上去,轻轻松松的就把这几个不开眼的军兵击飞了。然后,道明几个起落就飞临于粮草辎重车上,回头遥望着来路上的滚滚烟尘,道明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你们就追吧,使劲儿的追吧,等你们追到这里的时候,这些粮草辎重也快化为灰烬了。

道明一边遮挡着不断跑过来冲他挥舞的各式兵器,一边浑身上下的摸个不停,他在里里外外的摸索着可以打着火的工具。可是,摸来摸去的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道明这个气呀,靠,我这不是白跑一趟嘛!

眼瞅着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轰隆隆的马蹄声一阵紧似一阵,眼前还有押运粮草的军兵成群结队,不断的朝他杀过来,道明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既然烧毁不了这些物资,那么,我就尽量多带走一些,以缓解卧虎山今年苦度漫漫冬季压力。于是,道明一边躲避着车下面军兵的袭击,一边在各个粮草辎重车上蹦来跃去的,他这是把自己身上的能量场布洒在这些物资上面,以期过会儿自己躲进宝图的时候,能够带走这些宝贵的生活物资。

在跳跃差不多一半粮草辎重车的时候,女将石慧已经带领着骑兵部队杀了过来,两人双目相对,调皮的道明先冲石慧做了一个鬼脸,又遥遥的冲石慧来了一个飞吻,然后假借站立不稳,随即一头栽下车底。

看到胆大妄为,张狂到极点的道明一不小心栽落车底,看得女将石慧即是高兴又是悲伤。这小子这一头栽了下去,即使不被车轮碾死,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唉,可惜了这么一个英雄少年豪杰了。哼!我为什么觉得可惜呢,对于非友即敌的他,有什么值得我去同情可怜呢,与本姑娘为敌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即使是十分优秀的,多少让本将军欣赏的石像也不行!

带着既喜且悲的复杂心理,女将石慧指挥着全体兵马,把道明坠落的那辆马车团团的包围起来。为了稳妥起见,石慧还在包围的队伍外层布设了一圈弓箭手,嘿嘿,在这些防卫紧密,层层叠叠的包围之中,你小子就是再神通广大,也难逃本将军的手掌心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