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四十章 图中论道(一)

看到主人一直在纠结自己的尾巴,可儿一点都不觉得道明有什么过分,更没有在意道明话里的挑衅行为,她反而十分骄傲的昂头挺胸的在道明面前走来走去,展示着自己那傲人的身材。

“看到了吧,主人,你敢说我的身材没有你们人类女人的身材更完美吗!所以,你就不用再纠结了,几千年的修炼,那不是闹着玩的。在最初的千年修炼过程中,我那个动物的身体还在,不论我化成什么样的形象,最后还得回到那个狐狸的身体里。大约又过了两千多年,随着我功力的日渐提高,我的那个狐狸身体也渐渐的开始淡化了,直至有一天,它就在我的注视下,消失不见了。当时,我还真的有些慌乱了,这要是没有一个身体可住,我将去往何方,我不会也要烟消云散了吧。”

道明插话道“嗯,想想是挺吓人的,后来呢。”

可儿继续说道“失去了那个肉体之后,我正经小心翼翼的修炼了许多天,感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异常。后来,我的潜意识告诉我,那个肉体消失,类似于人类修炼的虹化现象。我感觉,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功力强大了,把那个粗糙的身体炼化了,剩下的是最纯净的能量体了。”

可儿述说的已经够详细了,但是道明心中的疑问还是没有解开,他继续问道“我承认你修为高了,完全可以提升自己的生命等级,那你为什么没有修炼成别的动物的能量体,而是修炼成了人类的模样呢?”

可儿白了道明一眼,有些不屑的说道“亏得你还是一个生生世世的修行人,连这么一点的常识都不知道吗!其一,人类的身体是通向修炼成最高等级的唯一通道,不是有句话说嘛,仙佛都是由人来做的。其二,难道你以为我自始至终就是一个狐狸吗,大错特错了!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以一个人的形象出现在这个时空里的,而且,我们两个也是道友同修呢,只是某年某月我过于放纵自己,一不小心触犯了天条,就被贬到了畜生界进行轮回。如果我们两个没有很深的缘分,大禹治水的时候,你就不会看到受伤的我了,也不会那么容易的产生怜悯之心了。如果我没有累世修行的福报,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进入到宝图里面,而且,还一呆就是几千年。”

道明津津有味的听着可儿的讲述,虽然看上去他是很认真的听着,实际上他在仔细的分析着可儿话里的漏洞,一旦让他发现了一点端倪,他便会不假思索的进行反驳“嗯,这个故事编辑得确实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漏洞也过于明显,也许是你憋在宝图里时间太久了,都把你憋出了幻觉。”

让道明这一顿没头没脑的一顿乱怼,不明所以的可儿仍然微笑着问道“你就这么肯定自己的判断吗,你就没有感觉自己过于武断了吗?”

道明十分笃定的说道“我这是根据多年的修为和人间的阅历判断出来的,你编故事也得看看面对的是谁。假如你忆起自己几百年前的经历,我多少还会相信一点的,你这家伙一下子把接近上万年的过往都白活出来了,这可能吗!如果你说的这些比较靠谱的话,你应该勘破了生死之门,进入到了第八识,即阿赖耶识了,你就不仅仅是看到了我们两个往昔的缘分,还会了解到无始劫以来你所经历过的一切。”

听到道明如此的指责自己,可儿的眼神有点茫然,她细细品味了一下道明的话,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不能批判主人说的没有一点道理,但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些都是我在深度的入定中看到或者是感觉到的。正象你说的那样,几千年来我一直猫在这里,凭我的那么一点修为和见识,你就是让我去编,我也编不出来呀。”

直视着可儿真诚的美眸,那里是无比的清澈,道明也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是不是过于轻率和武断,他甚至被可儿的真诚所打动。再次凝视着可儿那光洁而又流光溢彩的能量体,道明悄悄的问自己,难道没有了肉体的遮蔽和桎梏,以能量体存在的生命体就可以打开人类无始劫以来的记忆大门吗,就可以通晓往昔,窥视天道了吗!果真如此的话,我的乖乖,这个小狐狸精可是不得了哇!

看着道明的眼珠子乱转,可儿再次忍俊不住的说道“主人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在心里编排可儿可不好。再说了,我一直承认自己是狐狸精,我也没有觉得狐狸精有什么不好。”

“呃!这个……”没有想到可儿是如此的率真与直接,这反倒让道明一时语塞了。

望着可儿笑靥如花儿的面庞,道明字斟句酌的解释道“狐狸精在人间是贬义词,通常形容女人不贞不洁,不自爱,总是喜欢偷别人家的汉子,破坏别人的家庭来满足自己的享乐。”

可儿瞪着迷茫的眼睛十分困惑的说道“这个我就不懂了,狐狸精为什么喜欢偷别人家的汉子呢,很好吃吗?当年我是一个小狐狸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偷谁家的汉子啊。不过,记忆中我还真的喜欢偷人家的小鸡儿吃。你别笑,我说的都是实话。”

眼瞅着道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可儿不由自主的怼了道明一下。看着可儿满脸无辜的样子和纯真无邪的容颜,道明几欲喷口而出的话让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暗暗的嘱咐着自己,不管怎么说,对面那个怎么说都是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异性,平时可以随便在同性面前暴出的粗口,在她面前一定要慎之又慎。一旦随意的脱口而出,那可是要闹出大笑话了,即使自己是她的主人也不行的。

“主人,瞅你就不是好笑,你又在心里憋着什么坏吧!”被道明笑得有点发毛的可儿,不由自主的怼了一下道明说道。

道明赶紧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嘴里连连辩解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被你的率真可爱所打动,这样开心的大笑也是替你高兴啊。”

可儿半信半疑的打量着道明,而道明受不了可儿清澈如水的美眸注视,他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眼瞅着道明发囧,可儿不屑的说道“我不就是说喜欢偷小鸡儿吃嘛,也不至于让你笑得如此的光辉灿烂,谁还没有过去呀。”

道明没有抬头看可儿,他担心自己一旦看到可儿那纯真无邪的孩子模样,就控制不住的再次喷笑出来。他在心底也在不停的指责自己,人家不就是说喜欢偷小鸡儿吃嘛,你为什么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些被偷的汉子每个人都有这个东西呢,完全不搭调呀!此物非彼物嘛!看来,我的思想还是不够纯净,与面前一尘不染的可儿相比,自己实在是太惭愧了。

为了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氛围,道明抬起头来四处观望,打算借此转移可儿的注意力。看到周围的雾气好像比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是浓了一点,道明便没话找话的说道“可儿,这里经常是这样雾气弥漫吗,就没有过晴天的时候吗?”

可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有啊,只是不多,千百年以来我只看到过不超过十次的晴天。”

道明自言自语的说道“按说,这里不是一个普通的空间,怎么还会有阴晴的变化呢,这是怎么回事呢。”

可儿接茬儿道“主人,可儿在这个宝图空间里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千年了,多少还是悟出一点东西的。比如,这里为什么会经常的浓雾弥漫,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宝图的能量场这时正好处于低迷的状态,因为,这里雾气越重的时候,我就越是萎靡不振,成天无精打采的。而每到晴天的时候,我就特别的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我猜,这个时候应该是宝图能量场处于高位的状态。”

“咦,你怎么比我这个宝图的主人还要懂得多,看来,几千年你在这里没有白呆呀。”

得到道明的夸赞,可儿特别的得意,她兴奋的问道“这么说,主人你是赞成我的猜测了!”

道明没有直接回答可儿的话,而是变相表扬道“不管你是猜测也好,推断也罢,反正我觉得特别的有见地,这不是一般人可以编纂出来的,这个认识高度目前我还是无法企及的。”

得到主人的认可,可儿高兴之余也不忘谦虚的说道“我的那点道行算什么呀,如果主人你也在宝图里滋养千年,可儿能够望其项背也就知足了。”

两个人交流到这里,道明的谈兴更高了,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进到这里要干什么了,道明十分向往的问道“可儿,现在来看,你要比我更加了解宝图了,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已经知晓多少宝图的秘密了吗?”

看着道明如此郑重其事的向自己咨询关于《气吞山河图》的秘密,可儿也认真了起来,她规规矩矩的回答道“主人,我不敢说自己了解多少宝图的秘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充分肯定的,这张宝图说白了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穿越古今的,充满能量的空间。既然它是一个能量的空间,那么从理论上来说,这里就应该包罗万象,应有尽有。所谓的道,能量,是一个虚无的存在,一旦能量发生波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需要,那么,无中生有便开始运作成功,所渴望需要的东西便会真实的出现在这里。所谓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此理儿。”

听到可儿说到这里,道明恍惚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是,这种念头又转瞬即逝,真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渺渺茫茫,难以把握。既然捕捉不到,那就先放下不管,相信总有一天它会再次冒出来的。道明就是这点好,想不明白就不去想,拿得起放得下。

听着可儿介绍着充满神奇的《气吞山河图》,道明的痞劲儿又冒了出来,他用满是嘲讽的口吻说道“没有想到,你对《道德经》参悟的还不错。唉,也不知道是哪位大神,闲来无事,琢磨出这么一个宝贝,咱们真得发自内心的感激他,他让我们在这个寂寞无聊的世界里不再寂寞。”

听着道明用如此玩世不恭的口吻说这些,可儿面目表情十分的丰富,颇有哭笑不得的味道,看得道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用十分不确定的口吻说道“可儿,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呗,干啥显露出那样丰富奇怪的表情,我刚才的话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可儿抑制不住的先放开的大笑了一会儿,然后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觉得主人说的话不可笑,而是觉得主人很可笑,竟然会说出这样贻笑大方的话,你搞笑确实是挺认真的。”

“可儿,你何出此言?”道明被可儿笑得有点发毛,这时他也不淡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