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四十三章 可儿出图

根据自己脸面上的感觉和视觉的提醒,道明知道自己的脑袋已经探出了《气吞山河图》。瞥了一眼头上面的月亮,道明顺着月光的投影方向看下去,果然在月光斑驳的地上看到了一个与自己脑袋一般大小的一个黑影,嗯,这张宝图还可以这样的玩儿。

随后,道明也让可儿如法炮制的去尝试一下,可儿郑重其事,认认真真的努力了好几遍,宝图那层薄薄的薄膜她就是如何的用力也是无法突破,看来,这招对于可儿来说行不通啊。于是,道明揽住可儿的肩膀,帮助她一起探出头去。与之前一样,道明倒是轻松的露出了脑袋,可是,可儿的脑袋还在薄膜里挣扎着,瞧那痛苦艰难的模样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拼命的无助的挣扎着。道明抬手就把她脸上的薄膜使劲儿的一薅,就感觉到什么东西被自己抓破了一样,可儿那美丽的脑袋终于“噗”的一声,探了出来。

可儿十分夸张的猛的吸了一口气,还没等吞咽下去就猛的吐了出来,一边吐还一边不满的叨咕着“这是什么味道啊,与宝图里面的味道差远了,呸,呸,呸。”

还没有吐完,可儿就开始贪婪的四处张望,瞅着皎洁的月光,她遗憾的说道“怎么几千年都过去了,这个月亮还是跟以前一样啊,一点变化都没有。而且,它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光洁了,就好像蒙上一层淡淡的雾霭似的。”

道明饶有兴致的看着可儿不停的念叨着“你还看到什么了?”

可儿四处观望了一圈,十分失望的说道“除了地上有一个圆圆的黑影之外,四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什么东西啊。”

可儿说的那个黑影是道明的脑袋投在地上的头影,而可儿本身是能量体,所以它是透明的,地上根本就没有她的头影。这时,道明松开了握在可儿肩膀上的那只手,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他想试探一下,自己离开后,可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于是,道明冲着上面漂浮着的那张脸说道“可儿,还飘在哪里干什么,你看,外面的月色多美,下来溜达溜达吧。”

可儿依言就想下来,可是,不管她怎么样的挣扎,仍然被紧紧的包裹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出马,再加一把劲儿呀。于是,道明伸出双手一下子按住了可儿露在外面的小脑袋,慢慢旋转,轻轻一薅,只听“咕噜”一声,亮光一闪,华光四射,可儿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羊羔被薅出母体一样,被道明“接生”了出来。

可儿双脚刚刚着地就好像吃痛一样,哎呦一声扑在道明的怀里,紧紧的搂住道明的脖子,象一个淘气的孩子似的吊在了上面。一边哀叫一边祈求道“主人,抱紧我,这空气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呀,刺得我浑身酸痛酸痛的,还有啊,这地上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也太扎脚了。”

被可儿这个祸国殃民级的美女紧紧抱住,道明的心脏还真的不争气的使劲儿跳了几下,随即他就平静了下来,毕竟道明有着累世的修行,起码的定力还是有的,而且还挺坚固的。道明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的可儿就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洁净的肌肤刚刚接触这个“五浊恶世”,她的皮肤就像针扎的一样,痛苦不堪。婴儿还可以尽情的嚎哭,发泄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和控诉,可儿只能咬紧牙关,硬生生的挺住了。

道明看到可儿如此的坚定,顿时心生不忍,他一个念头起来,两个人再次回到了宝图里。虽然可儿是满脸的不解,甚至有些埋怨,但是,宝图内的元气迅速的灌注与滋润,让她精神大好,眨眼之间就恢复了常态。可儿有些撒娇的说道“主人,人家再坚持一下,说不定就挺过去了,你不用对我如此的怜惜,就像你们歌词中唱的那样,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道明随口说道“是啊,谁也不会随随便便的成功,所以,我们就应该慢慢的来,循序渐进,一点点的探索。万一我们冒进了,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折损了你千年的道行,到那时,你哭都来不及了。好了,你就别再辩解了,从刚才的实验中可以说明,只要找对了方法,你是可以自由进出的。现在,你平心静气的老实呆一会儿,我也好好的琢磨一下。”

宝图空间随着道明的话音一落,周围一切都瞬时静了下来,就是那些喜欢叽叽喳喳鸣叫的小鸟也都噤若寒蝉了。眼瞅着周围的这一切变化都在说明着一个问题,道明的话在这里就是圣旨,他的意愿就是《气吞山河图》的行为指南。道明现在很有信心处理好可儿的事情,只不过他眼下考虑的是怎么样去做,可以让可儿进出自由,而不需要自己象接生孩子似的那么麻烦。现在,自己是凭借意念随意进出,那是因为自己是这幅宝图的缔造者。那么可儿呢,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不是一个外来者了,她目前的所有一切都是《气吞山河图》所给予和塑造的,她是与宝图同一体的。既然是这种血浓于水的骨肉关系,为什么她还不能如愿自由的出入呢,问题出在哪里呢?

道明就是这样思考着,叨咕着,慢慢进入了渺冥的混沌的状态,他寄希望于进入深沉的禅定中去获取答案,因为,他里面的主人什么都知道,上天入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道明一旦放松下来进入禅定的状态,他身体上的所有汗毛孔全部自动打开,贪婪的吸收着宝图里丰厚浓郁的元气,如果可儿开了天眼的话,这时她就可以清晰的看见道明身体周围的元气正形成一个涡旋,紧紧围绕着他进行旋转。而他体内的元气,正在沿着身体的各个脉络畅快的运行着,在滋养道明体内细胞的同时,又把新陈代谢出来的废物带走。此时此刻,道明的身体几乎以人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越发的洁净光亮。在元气的作用下,他的身体轻飘飘的呈现出漂浮的状态,颇有“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韵味与气势。

“洞中无日月,转眼近千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道明仿佛做了一个千年大梦一样,豁然醒来。在他刚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的周围色彩缤纷,异彩纷呈,迸发出浓郁的祥和气息。道明很想再回味一下梦里的舒适与温馨,可是,不管他如何的回顾,除了那种沉睡里面一万年都不愿意清醒的感觉还在之外,其余的一点情节都想不起来,就好像刚才做梦的不是他似的。其实,准确的说,道明不是睡觉所做的那种昏沉的梦,那是一种净相梦境,他那是一种修炼的状态达到了某种境界,是一种梦瑜伽。而在净相梦境中,所得到的一切启示都是真实不虚的,都是高境界的高等级的生命在指导和训练。

既然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不去想了,道明就是可以做到这样的豁达。其实,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在刚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梦境里的事情还活灵活现的活跃在脑海里,可是,就那么不经意的眨了一下眼,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遇到这种现象千万不要气馁,这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儿。因为,你刚刚忘记的那些梦境里的场景都是高维空间里的画面,当你回到了这个低维的三维空间时,高维空间的那些景象在这个低维空间就无法存留,所以,你就会有一下子都忘记的情况。忘记了不要紧,起码说明你不是低等级的生命体,只要你不懈的努力,总有一天,你会回到你崇高光辉的高维空间去,那个令人仰望崇敬的宝座,正在恭候着你的回归。

虽然无法回忆起那些美妙难描的时刻,但是,道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既然我是《气吞山河图》的缔造者,那么,我就可以随时随地的给这幅宝图下发指令,不管之前的哪年哪月曾经下过什么指令,现在统统都以这个新指令为准。于是,道明郑重其事的给宝图宣布着一项新指令:从现在开始,与宝图同一体的可儿,可以与我一样的自由进出于《气吞山河图》!

发布完毕,道明让还在发呆的可儿自己出去溜达溜达,看看外面的月色这个时候是否很撩人。满腹疑惑的可儿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慢吞吞的站起,慢吞吞的走向她刚才挤出去的那个方位,迟疑的伸出双臂,紧闭双眼,一边摸索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

迟迟疑疑的可儿就这样倏忽一下子在道明的眼前消失,道明一个念头紧随其后的跟了出来。只见月光下,可儿仍然是象一个盲人一样,颤颤巍巍的举着双臂,一步一挪的,试探的往前走着,这个时候,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走出了宝图。可能是因为精神高度的紧张吧,她那十分敏感的身体,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来自于空气中的污染所带来的有如针扎般的刺痛。而此时有如透明的可儿只有道明可以隐约的看见,在其他人眼里,她只是一个虚无。直到可儿眼看着就要走出大石的范围了,道明这才一把薅住了她,戏谑的说道“行了,还不睁开眼睛啊,装作瞎子好玩吗,你看看,你都走到哪里了。”

经过道明这么一提醒,可儿猛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她激动的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唯恐再捂慢一点,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惊叫出来。紧接着,可儿激动得一把抱住了道明,欢呼雀跃道“主人,我可以自己走出来了,真的可以自由的走出来了!”

看着可儿激动得不可名状,为了放松一下紧张的气氛,道明戏谑的哼唱起来《新白娘子传奇》里的一句经典唱段“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

好像明白了主人的心思,可儿三把两把的擦干了满脸的泪水,自言自语的说道“是啊,真是等了千年呐,我终于把主人等了回来,也终于可以放飞自己了。再也不用仅仅通过主人的经历和感受去了解外面的世界了,我完全可以自己去体会去经历了。”

道明适时提醒道“能够放飞自己是你成长的一个标志,但是,千万别忘记经常的回家看看呐,目前,你还没有一个肉体来保护你不被这个世界所污染和伤害,所以,你眼下只能在我的附近活动,以免不慎跑丢了。”

嘱咐可儿的这些话都是道明的肺腑之言,当然,也有部分是危人耸听的成份,这样是希望可儿不要过于猖狂。可儿目前虽然没有身体的那层保护,但是,她的能量体是可以上天入地,哪里都可以去的。如果处理得当或者不惧污秽,她甚至都可以进入人体或者动物的体内操控他们。唯一的缺憾就是她暂时不能跑得太远,毕竟刚刚出世的她能量损耗的太快,只有及时的回到宝图里得到迅速的补充,才可以使自己少受伤害,顺利的成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