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四十七章 重返故里

欢乐的一天总是过得很快,夕阳西下的时候,小姐妹们拍着手,集体哼唱着道明刚刚教会她们的歌曲《又见炊烟》,目送着道明一人一虎渐渐消失在山林里。虽然道明已经渐行渐远,但是,那动人的歌声仍然缭绕在他的耳畔,经久不散。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其实,道明完全可以不这样的离开,即使他要深入《气吞山河图》中去探索宝图的应用,也不需要这样兴师动众的离开,他只要老实呆在赵月娥小姐指派给他的茅屋中就可以了,没有人会去打扰他。只不过他要通过这种形式告诉众人,他的离开在今后是一个常态,随时走,随时的回来,也是一个常态,大家不要因此而大惊小怪。临走的时候,道明是打算把大猫留在基地陪伴这些小姐妹的,可是这个大猫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道明半步,叼住道明的裤腿儿就是不松口。道明猜测它很有可能被那些小丫头搓磨坏了,作为一个威名远扬的山大王,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虐待,得,惹不起她们还是躲得起的吧。

进入密林不久,道明抚摸着大猫的脑袋说道“乖,你自己去玩吧,记得多回基地看护那帮孩子啊,我要进宝图里休息一会儿。”

听到道明这样的吩咐自己,大猫再次叼住道明的裤腿不放,嘴里还一直呜咽着,不知道它在表达着什么。这时,凭空出现了一个陶罐,可儿的声音同时响起“主人,这个大猫是在跟你讨赏呢,它舍弃了自己山大王的身份,低眉顺眼的去帮助你安抚住了那些小孩子,现在,它也想向你讨口圣水喝了。”

听罢可儿的解说,道明轻轻的踢了一脚大猫说道“行啊,现在知道跟我混随时都有好处了,去吧,让你可儿姐姐喂你喝吧。说好了,今天只能给你喝这一罐水,喝完了快点滚吧。”

就在大猫可怜巴巴的喝完陶罐里最后一滴水的时候,凭空出现的那个陶罐和它的主人神奇般的从大猫的眼前同时消失了,急得大猫长啸一声,原地团团的打转,转了好几圈也没有看见它的主人,大猫只能趴在地上等着自己的主人再次出现,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夜色朦胧中,大猫只得一步三回头的渐行渐远了。

这次道明这么着急的重入宝图,是因为他急于尝试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到从前的那个时空,那个世界。这些天道明应用起《气吞山河图》得心应手,每次成功的如愿以偿都在激励着他去大胆的尝试新的应用。既然宝图能够自主的把自己从那个时空裹挟到这里,那么,现在有自己的意愿施加在宝图上,宝图应该会老马识途的再次把自己搬运回到那个时空。随着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目的越来越明晰,道明越是难以按耐住即刻就要去尝试的冲动,而且是越想越是兴奋,就差手舞足蹈了。所以,安排完基地里的各项工作,道明就迫不及待的赶紧钻进了密林,准备立刻实施他的返回计划。

进入宝图之后,道明也没心思搭理可儿围前围后的转悠,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盘腿坐下,一边双手合十的礼拜,一边开始摒除杂念,集中精神的与宝图沟进行通。

看到主人如此郑重其事恭恭敬敬模样,可儿忍不住噗呲的一下笑出声来,道明很不客气的剜了一眼可儿,吓得可儿直吐舌头,不过,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主人说道“那个,主人呐,我尽管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的打扰,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你根本就不需要如此的郑重其事,因为这里是你的空间,你是这里的主人。所以,你随便想一下目的地,宝图转眼之间就到了。”

闻听可儿这样善意的提醒自己,道明咧嘴冲她一笑,然后故作恼怒的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难道你打算自己独自专享这个秘密吗!”

可儿可怜巴巴的说道“主人,我知道你这些天在着急上火,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你这么着急回到原来的时空啊,整天有这么多大小美女陪伴着,我还以为你乐不思蜀了呢。”

可儿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道明使劲儿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巴掌说道“可儿你听到了吧,假如你若是有身体的话,我肯定会狠狠的扇你一巴掌的,真是胆儿肥了,竟敢如此的污蔑你的主人,我看你是肉皮痒痒欠收拾了!”

看到主人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可儿假装出怕怕的样子,灰溜溜的躲到一边去了,不过,如果可以看到的话,你一定会发现,笑靥一直挂在透明体可儿的唇边,就连脸上的两个酒窝都是清晰可见的。她这是在替主人高兴呢,只有与之前的那个时空沟通起来,并同时可以往来两个时空,主人才会真正的快乐起来。

得到可儿的提醒后,要说道明不激动,那是瞎话,当时,道明是勉强按耐住砰砰跳动的心脏,故作镇定的姿态来展示给可儿看,毕竟,自己是这里的主人,所以,干什么都要顾及到身份,不能有失光辉灿烂的形象不是。

打发走了碍眼的可儿,道明勉强平复了一下心绪,然后神圣的充满向往的忆念起之前自己所在的时空。就在道明这个意念刚刚升起的时候,他只觉得眼前的光线一变,宝图里熟悉的馨香一下子淡去,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道明第一感觉就是想长啸一声,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报道一声,我回来了!

此时道明的眼前是一片的狼籍,破碎的直升机机体撒落一地,周围是一片燃烧过的残枝和灰烬,不用问,这里就是道明穿越时空之前,直升机撞山的那个地方,也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个地方。只是,这里环境不像刚刚发生过坠机事故,从各处的植物生长状态看,好像坠机事故发生在很久以前似的,道明有些纳闷儿,不会吧,我好像没有离开多久嘛,这里的植物生长得也太快了。道明放眼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还是雾气弥漫,视野很窄,看不出去多远。他低头打算四处寻找一下自己包括战友们的遗体,可是,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他相信,肯定是部队上派人把他们的遗体收走了。唉,看来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除名了,不能再出现在朝思暮想的部队军营里了。

既然可以再次穿越回到原来的时空,那么随时返回之前的那个时空也是应该随时随地的吧。道明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眼前景色忽然一变,他再次出现在夜色浓重的密林里了,远处还有清晰可闻的大猫的吼叫声。

嗯,既然往返两个时空如此的便利通畅,我就趁早赶回到那边的时空去吧。这次道明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闪现出自己生前所在的东北的那座海滨城市,因为,自己的大学是在那里读完的,自己的恋爱也是在那里开始的,自己的未婚妻也在那座城市的电视台担任新闻主播,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的家庭也会建立在那座海滨城市。

道明的意念刚刚闪现,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这座海滨城市的大学校园里了,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母校,道明仿佛有种隔世再生的感觉。夜幕笼罩下,校园里依旧灯火通明,篮球场,排球场,网球场都是人声鼎沸,精力旺盛的大学生正在这里尽情的挥洒他们的汗水。道明能够一下子空降到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蕴藏着他太多太多快乐幸福的记忆。此时此刻,道明真的想一下子挤进篮球场,去和那帮棒小伙拼拼体力,释放一下压抑已久的激情。可是,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这身衣服实在是不合时宜,不说是与叫花子差不多吧,这要是白天空降至此,肯定会引来很多人过来围观的,也一定会有人相信,道明这是在进行行为艺术,说不定还会有好心人扔给他几块钱呢。

这时,可儿在宝图里试探着露出了一张小脸,她皱着眉头说道“主人,这里就是你之前生活的地方吗,怎么感觉这里特别的乱呢,而且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刺激得我好难受啊,主人,我就不出去了,在这里等你吧。”

道明白了可儿一眼,没有心思搭理她,随便你怎么样吧。他在原地打转了几圈,心头一下子就冒出了一个主意,道明轻车熟路的朝着宿舍楼下的那片晾衣场走去。他知道,这里肯定有许多衣裤整个夜晚都会晾在这里的,他在这里上学的时候就是经常这样做的,播音主持专业的傲蕾一兰同学就没少帮助他收衣服。没心没肺的道明也正是因为傲蕾一兰同学的青睐,才茅塞顿开,原来系花不顾众多的追求者的围追堵截,是真心喜欢自己而且还是铁了心的要跟自己好下去。

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明看看左右没人,迅速闪进了飘荡着各色衣裤的晾衣场里,估摸着与自己的体型比较接近,他也不管衣裤的款式和颜色,抓下来,三下两下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他又恶作剧似的把自己的那身衣裤挂在了原来的位置,随手抱拳说了声抱歉,希望有缘可以尝还这身衣裤。最后还不停的祝愿这身衣裤的主人,出门见喜,心想事成,桃花运如洪水滔天滚滚而来。

换过一身衣裤后,道明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了,只不过这身衣服好像宽大了不少。当然,这也不能怪道明的眼光差,是因为他熟悉自己穿越前的那个体态,而在脱胎换骨之后,他的体型一下子缩回到了十三四岁的那个细流儿的体态,直到进出几次《气吞山河图》之后,道明的体态才从十三四岁成长到了十五六岁,只是,目前他还不适应而已。

大摇大摆的在校园里晃悠了一圈,体味一下许多年前的生活趣味和几处记忆深刻的地方。比如,哪里是自己经常逃课时躲藏的地方,哪里是自己经常与傲蕾一兰约会的地方,哪里是自己第一次与女朋友亲吻的地方……

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校园,道明第一个想要去的地方就是女朋友傲蕾一兰的那个小出租屋,那里蕴藏着他们两个太多太多的温情与欢乐,自己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不知道这个大美人会是什么样的惊诧表情。

一边畅想着两个人再次相聚的幸福场面,道明一边习惯的招手拦着出租车,可是出租车虽然拦到了,他的衣裤兜里却是空空如也,无奈之下,道明只能点头哈腰的直冲司机师傅道歉。放眼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估算着徒步走到女朋友傲蕾一兰那里,至少也有五公里的路程,再看看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游人,自己目前的速度走过去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吧,正好可以重温一下往日的生活与情怀。嗯,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说不定自己去早了,那个工作狂的女朋友还没有下班呢。道明正是怀着这种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疾步朝着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幸福的方向努力前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