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四十八章 相逢应不识

按照以前的印象,道明一路低头猛走,道路两旁的路灯一会儿把道明的影子拉长,一会儿又把他压短,看着自己身影的不断变化,让道明觉得自己的影子要比埋头赶路的自己累多了。由于夜里光线不好,道明也无暇去看街道两侧的风景,一个多小时之后,道明如期的赶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圣地,不管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遭遇什么磨难,只要一想起这个地方,内心就会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可是,随着目的地的越来越近,道明的心里也开始发怵,颇有近乡情更怯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自己具体离开了这个世界多长时间了,但是,傲蕾一兰肯定是得到了自己离世的消息。再有,虽然自己目前的形象与以前没有什么两样,不过,从体型上看,自己与“生前”相比瘦小了不只是一号,而且从面相上看,现在最多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这样贸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会不会惊吓到她。还有就是……

想到这里,道明心脏砰砰直跳,他有点不敢继续往下面想下去了。傲蕾一兰在自己消失之后,她的感情生活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我就是向她如实坦白自己的真实经历,傲蕾一兰会相信吗,这也太过于天方夜谭了吧。唉,要想平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还得尽量的隐藏自己的行藏,低调行事,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行走在这个世界上。

走着走着,道明对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产生了疑惑,是这里呀,自己就是闭上眼睛也不会走错路的,怎么这里周围的环境全都变了,找不到一点过去的影子了。

现在呈现在道明眼前的是一片庞大的建筑工地,虽然深夜已经停工了,但是,到处仍然还是一片灯火辉煌,不用问,这里是动迁工地了。靠!这让我上哪里去找傲蕾一兰呐!

道明漫无目的的围绕着这片工地走走停停,不知道是希望搜寻到一点曾经的记忆,还是想看到一点熟悉的景象,来慰藉自己孤寂的心灵。走着走着,道明忽然心生疑问,眼瞅着这块工地开工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已经有那么多的高层建筑成片拔地而起。这些,绝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完成的。想到这里,道明是越琢磨越不是味儿,看到不远处道边有一处小超市还在营业,道明赶紧跑过去打算问一个究竟。

道明走进了小超市,很有礼貌的冲店主打了一声招呼“大爷,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

老大爷抬头打量了一眼道明说道“哦,小店靠近工地,为了多赚一点钱,关店比较晚。看你这身衣服,肯定是海洋大学的学生吧,你怎么跑到这么远来了。”

借着灯光,道明看到自己这身衣服上印着海大两个字,难怪老大爷认为他是学生了。道明随口编道“我这是送同学回家,看到你这里还在营业,就想买瓶水喝。”

一边说着,道明一边上下摸索着自己的衣兜,然后,便是一脸的糗样。

老大爷倒是挺豁达的一个人,他随手扔过来一瓶可口可乐说道“喝吧,这是送给你的,什么时候兜里有钱了再还给我。你们年轻人呐,干什么都是大大咧咧,马马虎虎的。唉,也别说你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哈哈哈……”

赶了这么半天的路,道明确实感觉到口渴了,再说了,离开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了,他确实很怀念可口可乐的味道了。道明一边往嘴里灌着可乐,一边不住的向老人家道谢。

看着道明好像渴坏了着急喝的样子,老人家直乐,他劝说道“别急,慢慢来,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挺多呢。”

道明猛灌了几口可乐之后,抹了一把嘴,指着外面的建筑工地说道“老人家,这外面的工地规模真是够大的了,这得干多少年才能完工啊。”

老人家颇为自豪的说道“可不是嘛,这里是咱们市里最大的动迁工地,已经开工五六年了,你没有看到吗,已经有新的住户搬进去了。”

我靠,开工都五六年了!我这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多少年了呢。一边琢磨着,道明嘴里一边叨咕着“今天是几月几号了。”

看着道明直犯糊涂,老人家一笑,朝道明的身后一指说道“挂历在那里,你自己去看吧。”

道明依言回头一看,心头巨震,一下子被雷得外焦里嫩,门口挂历上赫然出现了2018年的字样。握了个草,转眼间我这是时隔十年之后才回来呀。道明有些失魂落魄的紧紧盯着挂历,一时间呆呆的发愣。完了,完了,都过去十年了,我肯定已经被这个世界彻底的遗忘了。我消失前,傲蕾一兰才刚刚二十岁出头,现在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说不定,她的孩子已经满地跑了。唉,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回到这个世界上道明最大的愿望破灭了,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灰意冷的他茫然不知所措的在小超市里走来走去,老人家的目光也跟随着道明不住的移动着,他试探的问道“学生娃啊,你还需要什么就直接说嘛,干啥那么样失魂落魄的,怪吓人的。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拿吧,大爷知道你可能遇到了难处,不收你的钱了。”

可能是得到了老人家实心实意的问候,道明孤寂的心里一下子暖和了许多,魂飞物外的他再次清明起来。他晃了晃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大爷,让您担心了,我没事儿,身体好着呢,可能刚才是低血糖了吧,现在已经缓过来了。”

老人家关心的说道“要不,我给你拿一点吃的垫吧垫吧。”

恢复了清明的道明没有回答老人家的问询,而是注意观察起小超市的各种商品来。他转了一圈后向老人家问道“大爷,如果把您小店的货物买空了,大约需要多少钱?”

有可能是被老人家的真情所感动,道明很想报答一下这样难得的温情,另一个时空那边食品实在是太匮乏了,现在摆在眼前的这么多各色食品以及日常生活用品不正是自己眼下急需的吗。道明刚才探视了一眼宝图里面的存储,里面还有半袋子的金银珠宝仍在那里呢,他随手拿出了一个金镯子和一块小金条。

老人家不知道道明的具体打算是什么,他以为这孩子是在跟自己唠闲嗑,他随便翻弄了一下收款机上面的记载,顺口说道“看着这上面的记载,我小店里的货物总价在两万六左右。唉,小本经营,资金紧张,一点一点的捣腾吧,不敢一下子进太多的货物啊。”

道明把手里握着的那个金镯子和小金条随手递给老人家说道“您称称它们有多重,今年的金价大概是多少呢。”

看着道明递过来的两个黄澄澄的物件,老人家脸色突变,他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道明说道“我说学生娃,咱们缺钱不要紧,可以慢慢的去挣,千万不要去做违法的事情啊!”

道明知道老人家误会了,他笑呵呵的说道“大爷,您看我的穿着是不是以为我是一个穷小子啊,其实呀,我是一个富二代,平时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了,兜里经常是空无分文,为了避免尴尬,我兜里就随便揣几个值钱的小物件,以备不时之需。”

听着道明的解释,老人家半信半疑的问道“那你要包圆我小店里的货物去做什么呀?”

道明现编现卖的说道“我们学校要组织同学去乡下慰问贫困学生,我负责采购。当时有人跟我打赌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大爷您这样的好心人了,我不相信,就到处跑了很多家超市,果然都是见利忘义之辈。从早晨一直跑到现在,我已经心灰意冷了,您这里是我最后跑的一家超市,如果再遇不到您这样的好心人,我就认赌服输了。没有想到,您没有让我失望,所以,我决定所有的货物就在您这一家采购了。”

道明一边编排着瞎话,一边不住的佩服着自己的急智,总算把老人家忽悠过去了。老人家确实相信了道明的瞎话,他一边称着金镯子和小金条的重量一边说道“既然你们是去献爱心,我也不能按照零售价卖给你们呐,我就按批发价出售给你们吧。你这两个物件的重量是83克,现在市场上的黄金价格是每克310元到330元不等,去掉这上面的杂质含量,我按照80克计算,再与市场上最低价格相乘,是结果是24800元。我货物的总价值是26000元,正好你就都拿走吧。”

道明愉快的与老人家达成了交易,他嘱咐老人家说道“麻烦您老人家帮忙打一下包,就堆放在门口,然后您老人家就回去休息吧,我现在就回去喊人过来搬。”

道明繁琐的嘱咐老人家这样去做,是不想惊世骇俗,过于惹人瞠目结舌,其实,他完全可以挥手之间,把小店里的货物全部召唤到宝图里去。

处理完小店这边的事情,道明漫无目的的,在夜色朦胧的几乎没有人的大街上开始游荡,他现在冷静多了,开始思考着下一步的打算。既然找不到傲蕾一兰的住处,天亮的时候可以去她的单位看看嘛,我就不相信她也和我一样凭空消失了。再有就是想办法弄一点现金带在身上,记得自己出事前,自己的银行卡里还有几千块钱呢,卡号自己还记着呢,明天去银行试试看,看看能否取出里面的现金。这时道明唯独没有想起来自己首先要买一款手机,他不知道的是,十年后,这个世界基本上都是依靠支付宝和微信进行交易了。而且,没有手机,在这个世界上那是寸步难行的,可惜,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十年前呢。

眼瞅着天已经蒙蒙亮了,大街上早起的小贩开始了他们的忙碌。

“大碴子粥,土豆丝嘞,热乎的!”

“烤地瓜嘞,新烤的地瓜,喷喷香啊,快来买呀!”

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这些过去耳熟能详的叫卖,道明今天听起来感觉到格外的亲切与新奇。此情此景,他又想起了自己年少的时光,每天早上,匆匆的跑出学校大门,就是想品尝一下香喷喷热乎乎的大碴子粥,还有那百吃不厌的烤地瓜,这些,可惜都已经属于过去的美好回忆了。道明现在所关注的不仅仅是这些吃的,他更看重的是承装大碴子粥的那个带盖儿的大桶,既保温又能装。还有烤地瓜的那个大油桶,在那个时空,它可是地地道道的烤火容器呀,既可以用作炉灶烧火做饭,又可以在冬天里围炉取暖。道明现在已经深深的进入到了另一个时空里的那个大家长的角色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