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五十一章 银行遇险

一阵海风吹过,浪花飞溅出来的点点水滴飘落在道明的脸上,把沉浸在往昔岁月中的他再次拉回了现实。唉,现在找不到傲蕾一兰,不代表以后一直找不到。我跨越时空在这个世界上丢失了那么多年,这不是又回来了嘛,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肯定会再次重逢的。

想明白了这一层,道明的心情豁然开朗,他还是抓紧时间解决回到这个世界以后亟待解决的问题。他决定就近找一家交通银行,看看能否补办一张银行卡,道明还惦记着银行卡里面的那几千块钱呢。这也不是道明小抠,放不开那几千块钱,而是因为,现在办一张银行卡必须有身份证,而已经“牺牲”了十年的道明,他生前的身份证肯定是注销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他这个人了。因此,他认为现在办到一张银行卡要比具有身份证重要得多,殊不知,现在具有一张身份证才是最最重要的,如果没有这张身份证,他不仅无法乘车,驻店,更无法买到一款属于自己的手机,那么,他就不可能随时随地的上网,所有可以在手机上实现支付和交易的方式,他都无法参与,他就无法重新融入这个世界。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道明在海滨附近寻到一处交通银行,这里的生意不错,大厅里人来人往,道明依照规定,站在咨询处前准备咨询如何补办丢失的银行卡。正在道明附身下去与前台服务员进行交流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枪响,银行大厅闯进来五个黑衣蒙面人,他们用手中的枪指点着大厅里的所有人全部抱头趴下,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的不是被拳打脚踢,就是腿上倒霉的挨了一枪。眼瞅着这伙人下手狠辣,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噼里啪啦的趴在地上,每个人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侧身蜷缩趴在地上的道明偷偷朝大厅望去,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双筒猎枪把守在银行的门口,两个黑衣蒙面人手持双筒猎枪在监视着趴满一地的众人,还有两个黑衣蒙面人一手持一把小手枪,另一只手握着一颗手雷,恐吓着银行柜台里面的人赶紧往他们递过去的两个袋子里装钱。银行职员一个个吓得哆哆嗦嗦,站立不稳,稍微动作慢了一点,两个蒙面黑衣人就隔着玻璃朝里面开枪,柜台上宽大的钢化玻璃被打得碎屑乱飞。

看着歹徒们手里的手枪,道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认识他们手里的小手枪是警察通用的**手枪,满弹夹容量是七发子弹,口径为7.62毫米手枪弹,有效射程达五十米以上。在这个全面禁枪的社会,个人是很难弄到这种制式武器的,除非他们采用非常的非法手段获得。道明眼睛发亮是因为,如果能抢过来几把枪,这趟银行就没有白来,办不办到银行卡已经不重要了,假如他把这样的现代武器弄到另一个时空,自己那伙人是不是可以短时间以内变得强大很多,就可以实现以很少的武装力量称霸一方的,起码自保是不成问题的。别看道明在某种程度上是属于暴力少年,但是,他绝不会干违法的事情,若不然,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超能力非法获得更多的这些制式武器的。

再说大厅里人们倒下的姿势,基本上都是实实惠惠的胸部趴在地上的,唯有经过特种部队训练过的道明,他是侧身蜷缩倒下的,这种倒卧的姿势是可以随时的暴起自卫甚至伤人的。他虽然也是双手抱头,但是道明的眼睛却在一直观察着大厅里五个黑衣蒙面人的一举一动,尤其他是处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整个大厅基本上都在他的视野观察中了。从这五个人的体态上来看,门口和大厅里监控顾客的三个黑衣蒙面人应该都是年轻人,而站在柜台前威逼银行职员的那两个人应该是中年人了。别看他们两个的体态稍微显得笨拙,但是他们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属于那种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如果与这两个人对抗,必须出手狠辣,一击致命,不留一点余地,否则,他们手中的枪随时都可能毫不留情的射杀敢于跟他们搏斗的人。道明尤其注意到站在柜台上面的那个中年人,他左手紧握一把**手枪,右手端着一支双筒猎枪,来回对着下面战战兢兢的银行职员,只要有人稍有异动,敢于脚踏报警器,他就会毫不客气的一枪轰过去。这种散弹枪近距离杀伤面积特别大,几十粒铁砂或者是钢珠喷出枪口之后,会呈扇面状射杀五十米距离左右的一切生命,虽然不一定一击致命,但是浑身打得都是血窟窿,那种悲惨状态任谁都是难以承受的。

眼看着扔进银行柜台里面的两个布袋子已经装满一打一打的人民币,站在柜台前的那个中年人接过两袋子钱回头就走,直到他跑出去上了一辆面包车,大厅里监控顾客的两个蒙面黑衣人先后退出银行大厅,钻进面包车以后,面包车扬长而去。这时,一直站在银行柜台上的那个凶神恶煞的黑衣蒙面人才跳下柜台,几步就蹿出了大厅,跨上门口的一辆摩托车,回头示意守在银行门口的那个人可以撤离了。紧接着,看守银行大门的那个蒙面黑衣人跨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摩托车上,一阵轰鸣的蹿了出去。

整个过程中,道明一直紧紧盯着这伙人的行动,就在大门口的那个蒙面黑衣人刚刚转身的时候,他突然暴起,随手抓起咨询台上他早就注意到的保温杯,一个箭步冲出大门,朝着已经驶离银行门口四十多米远的那个蒙面黑衣人的后背就砸了过去。道明自从在另一个时空使用鹅卵石冲锋陷阵以后,他的投石力度与水准直线的上升,这个保温杯投出如电射般的一下子就砸中了骑着摩托车的那个蒙面黑衣人的后背。可能是道明的力度太大了吧,那个小子一个跟头就栽下了摩托车,人与摩托车依照惯性接连不断的在街路上翻滚着,待道明追至跟前儿的时候,那个蒙面黑衣人被摔得早已是人事不省了。道明拽过他身上的那支双筒猎枪,又从他的腰里拔搜那支**手枪,扶起还在原地打转的那辆摩托车,朝着他一直盯着另一个骑摩托车的那个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早在道明暴起之前,他已经跟宝图里的可儿沟通,让她赶紧出图紧紧盯着哪辆面包车。可儿试探了几次,一脸为难的跟道明抱怨说,她的能量体的身体一旦探出宝图,浑身就像针扎的一样难受,而且,自身的能量好像被扎了无数小孔的气球一样,一直不断的在泄气。基于这种情况,她追出去不远,很有可能能量体的能量都会泄露跑光了。看着道明横眉冷对的凶恶模样,可儿赶紧补充说道,虽然她没有出图追逐而去,但是,她已经锁定了那辆面包车和车上几个人的能量气息,只要他们跑不出这个城市的范围,她就可以随时找到他们。

接受过特种部队训练的道明,熟练的驾驶着摩托车高速朝着前面的那辆摩托车追去,即使街路上车水马龙的,他仍然能够保持着摩托车高速行驶着。虽然跑在前面的那辆摩托车利用对这座城市各个街路的熟悉,狡猾的专门找着狭窄的街道或者小胡同逃跑,试图隐藏自己的踪迹,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后面的那个追击者对各个街路的熟悉一点也不比他差。殊不知,道明他开动了外挂,宝图里的可儿被他逼得不得不时刻探出一张小脸,根据逃跑者释放的能量气息,为道明提供最佳的追击路线。

眼瞅着前面逃跑的黑衣人再次出现在不远的前方,道明再次加大马力轰鸣的追踪上去,前面的那个亡命徒好像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回头就朝后面的道明连开三枪。虽然这种枪击的命中率不是很高,但是也逼迫得道明躲来躲去的。逃窜的黑衣人眼瞅着开出的三枪不见什么成效,这小子单手擎起那杆双筒猎枪回头就准备开枪,他这两枪要是连发打出,追踪他的道明以及街路两旁的群众都有可能被波及到。所以,紧跟在黑衣人后面的道明,在他刚刚有这个举动的时候就蹿进了路旁的胡同,然后,他按照黑衣人逃跑的大致方向疾驰而去。由于那个黑衣人要准备对后面的追击者实施势在必得的猎杀,他行驶的速度自然就慢下来许多,这也是他在诱惑麻痹后面的追击者,让他尽量的靠近自己,使自己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就在他再一次回头窥视追击者的具**置的时候,身后早已失去了那个人的踪影,这让黑衣人感觉到十分的意外。正在他考虑是继续朝前逃窜还是慢下来猎杀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的追击者的时候,前面的一个胡同里突然飞出一个疾如流星的物件,这东西快得让黑衣人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当胸砸得翻滚了出去,他一直在地上翻滚出去十多米,才一动不动的停了下来。再看那飞过来砸中黑衣人的物件,应该是摩托车上前面的车灯,现在已经破碎不堪了,这是道明急中生智,临时起意一把薅下来的车灯,不然,他手头上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砸向那个黑衣人的东西了。

道明三步并做两步的冲过来,一把就薅起已经被他砸得人事不省的黑衣人,只见他嘴里不住的往外喷着血水,再看他被砸中的胸部,那里已经塌陷进去一块了,瞧此情形,估计这家伙喘不了几口气了,道明赶紧向他的怀里去掏那把枪。

可儿急忙阻止道“主人,你先别忙着去掏东西,你先给他灌输生命能量,别让他咽气了,我好进去探究这帮人的居所。刚才我感觉到面包车上的那伙人,能量气息一下子弱下去不少,我担心因此难以锁定住他们了。”

道明一边按照可儿的建议,灌输给这个浑身瘫软的人以生命能量,一边不断的在这个人的身上摸索着,不一会,道明就从这个黑衣人的身上搜出一把**手枪和两个弹夹以及十几发猎枪子弹,还有一个钱包,他毫不客气的把这些东西扔进了宝图里。

一直有道明生命能量的灌入,那个重伤的黑衣人那口气一直被道明吊着没有断,这时,只听到这个垂死的黑衣人张口说道“主人,我已经搜寻到他们的两个汇合地点,你现在就驮着这家伙的身体,按照我指引的方向追去。”

靠!可儿还会这样玩啊,进入别人的身体,探寻出人家的秘密,仍然再借助别人的身体闯进他们的老巢。牛,可儿你真牛!

期间道明再次听到可儿的催促“主人,我求你还是快一点吧,这家伙的身体实在是太臭了,我可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猜他生前所造的业障太深重了,打进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不然不会让我这么难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