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狼穴

楔子

“哎!老谭他招了吗?”秦锦之看了一眼行动队队长胡奎亮问。

“招个屁?我他妈真就不明白了,你说说这些个地下党到底是吃了什么药了?那嘴他妈死硬死硬的,都打成什么样了?就是一个字都不说,我真搞不明白了,你说他们这是何苦呢?”

“唉,好在也算是一起共事一场,差不多就行了,免得日后被人家找你后账哦!”秦锦之说着递给了胡奎亮一支烟卷。

胡奎亮接过烟卷看看他一笑:“秦少,话虽这么说,但是你别忘了,这可是局座亲自下令抓的,这要是问不出点什么来,我怎么向上面交代呢?”

“交代?你交代个屁呀?胡乱写点供词,摁上手印不就完了吗?”秦锦之使劲吸了一口嘴里的香烟,然后把烟圈吐在胡奎亮的脸上说。

胡奎亮看看他道:“你说得轻巧,胡乱写一点,那...那份名单怎么办?他不说出名单在哪儿,我就没法交差,你知道吗?”

秦锦之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那你就在这熬着吧?早晚把你熬死,我看你也问不出什么来。到头来,还是拉出去一枪了事。”

“哎!哎!你别走啊,再陪我待一会,我他妈在这已经熬了三天三夜了,我打得手都酸了。这个老小子真他妈硬,难不成他真是钢铸铁浇的?你看见没有?他那双腿全都打烂了,白森森的骨头都露出来了。左眼珠子也冒出来了,掉在眼眶外,还是我给他塞进去的呢!”胡奎亮说着起身拉住秦锦之。

秦锦之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他说:“有用吗?像他这种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那几下打吗?”

“兄弟,要不你去试试?”胡奎亮看着秦锦之问道。

秦锦之摇摇头:“你算了吧,我这人见不了血腥,一见血就恶心,你刚才说都打成那样了,我要是见了,还不得当场就晕倒了啊?”

胡奎亮一笑说:“秦少,别说你见不了血腥,就连我这老手,看着打成那样,我都他妈胆突的,真行,真他妈是条汉子。对了,秦少,我听说你从没开过枪。更别说杀人了,要不这次你也开开荤,杀一个?”

“我去你妈的,你别害我,我可是信佛的人,决不能开杀戒。”秦锦之推开胡奎亮说。

“哎呦呦,哎呦呦,还信佛呢?信个屁吧?在这里,在咱保密局,你要么是个刽子手,要么是个穷凶极恶的打手,你想独善其身,不沾血腥,不杀人,你觉得可能吗?我告诉你,秦少,我可是听不少人说起你,说你要是再不开杀戒,那你可就有**嫌疑了,哈哈!”

“谁说的?你告诉我,我他妈找他问问去?难道,就非得杀人才是效忠党国吗?那我问你,咱们的委员长亲手杀过人吗?罹难不久的戴老板亲手杀过人吗?毛局长亲手杀过人吗?”秦锦之瞪起眼睛看着胡奎亮问。

“你还别较真,我告诉你秦少爷,委员长和戴老板还有毛局长亲手杀没杀过人,我不知道,但是在这里,你要是不亲手杀一次,你就会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你就会被人怀疑成**份子,你知道吗?”胡奎亮说着狠狠地把嘴里的烟头扔在地上拉着秦锦之说:“走,跟我去看看,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血腥!”

秦锦之急忙闪在一旁摆着手说:“你饶了我吧,我可不去,我要是进去就得晕倒在那里。”

胡奎之一把拿起桌上的酒瓶子灌下了半瓶酒后递给秦锦之说:“喝了它,跟我去!”

秦锦之看看他摇摇头,胡奎亮看看他走到近前低声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是局座的意思,你敢不听吗?”

秦锦之看着胡奎亮慢慢伸手接过酒瓶子道:“你又骗我?局座不会这样说的。”

“是的,局座的确是没有这样说过,但是廖处长在局座面前说了,是他跟局座讲的,要让你开开荤,否则,下面的弟兄们都有意见了。所以,局座也就只能点头了。”

“又是廖开膛?我他妈早晚把他开了膛!”秦锦之拿着酒瓶子吼道。

“哎呦,我的祖宗,我的秦少爷,你小点声不行吗?是,姓廖的不是东西,但是你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正在得意的时候,要不是他,老谭能被发现吗?廖凯坦就是他妈一小人,可是咱现在得罪不起啊!要是你老爷子还活着,他敢吗?”胡奎亮说着伸手来抢秦锦之手上的酒瓶子。

秦锦之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胡奎亮说:“好,那我让他知道知道我秦少的厉害,走,老胡,我跟你过去,不就是审个人吗?这他妈算个屁呀?”

胡奎亮呲牙一笑:“秦少,这酒壮怂人胆,你把酒喝了,咱们去,我也好跟廖开膛说。”

秦锦之看了看他,一仰脖子,把酒瓶里的酒喝光后,将瓶子狠狠摔在地上骂了句:“他妈的,姓廖的你等着!”

秦锦之跟着胡奎亮进到刑讯室后,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秦锦之向后退了一步,急忙伸手捂住口鼻,冲着胡奎亮喊道:“这他妈的血腥味也太大了吧?”

胡奎亮笑了笑,伸手脱掉上衣,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来。胸前浓密的护胸毛俨然就是一头肥猪的背毛。

秦锦之看看他,胡奎亮指了一下前面挂在刑讯架上的人说:“你看,那就是老谭,你去看看吧!”

秦锦之捂着口鼻看了看胡奎亮道:“算了吧,我还是走吧!”

“别呀,来都来了,就见见嘛!说不定这是最后一面了,你刚刚不是还说好歹一起共事过吗?”胡奎亮说着拿过一条皮鞭在手里抻了抻。

秦锦之被他推着来到刑讯架前,胡奎亮伸手托起架上人的下巴喊道:“醒醒,醒醒,看看谁来看你了?”

那人慢慢睁开眼睛,他这一睁眼,就把秦锦之吓了一跳,秦锦之向后退着嘴里喊着:“啊,太恐怖了,太吓人了,他的眼睛,眼睛怎么成了血窟窿了?”

胡奎亮一笑说:“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吗?眼珠子被打冒了,是我给他摁进眼眶里去的,不过估计是瞎了,看不见了,可是另一只眼睛还好使,能看见。”

秦锦之站住脚步扭头看着架上人问:“你是老谭,谭思恒?”

那人看看他,脸上的肌肉抽动着微微点点头半天才张开嘴说了句:“吓着你了吧?”

秦锦之扭头看看胡奎亮说:“叫医生来给他治啊!”

“治个屁?廖开膛说了,直到他死都不能放下来,除非他说出名单在哪儿?”

秦锦之转过头去看着谭思恒说:“老谭,你这是何苦呢?快说吧,把那份名单交出来你就没事了。”

老谭看着他嘴角动了一下挤出几个字来:“姓秦的,别在这装好人了,你就是个胆小鬼,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

“看见了吧?就这么硬,死硬死硬的,谁说都没用!”胡奎亮在一旁说。

秦锦之摇摇头叹气道:“老谭,你还有老婆孩子,你这样死了,他们怎么办?”

谭思恒轻蔑一笑:“你们还是人吗?拿女人和孩子说事。”

“秦少,秦少,你来!过来!”胡奎亮说。

秦锦之跟着胡奎亮走到一旁,胡奎亮在他耳边低声说:“别他妈提他孩子老婆了,早跑了,估计是**派人把他们接走了,兄弟们扑了个空,连个人影都看没看到!”

“噢,转移了?跑了?”秦锦之大声问道。

“你他妈瞎咋呼什么呀?这话不能让他听见,要是让他听见了,这小子就更加死心了,心无牵挂,还指望他招个屁呀?”胡奎亮伸手捂住秦锦之的嘴巴说。

秦锦之推开他道:“已经这样了,知道与不知道还有用吗?你说吧,接下来怎么办?”

胡奎亮看了看一旁烧红的铁炉子说:“你去,给他热乎热乎,拿烙铁正好给他取取暖。”

秦锦之看了看烧红的烙铁,再看看胡奎亮道:“我?我干不了这个,还是你来吧!”

胡奎亮一笑,伸手拿起烙铁在秦锦之眼前晃了晃说:“很简单,放到他身上,你就能闻到一股子烤肉的味道,正好你刚刚喝了酒,就算是给自己弄点下酒菜吧!”

秦锦之摇着头说:“你还是饶了我吧,我怕我还没把烙铁放到他身上,先把自己烫熟了。”

胡奎亮咧嘴笑着,猛然转身,把火红的烙铁狠狠地摁在了老谭的前胸上。

“滋滋滋”随着一阵声响伴着一股焦糊的味道,老谭发出一声惨叫后便昏了过去。

秦锦之随着老谭昏过去之后,也身子一软倒了下去,胡奎亮急忙扔掉烙铁一把拉住他喊着:“秦少,秦少,醒醒,醒醒啊!来人,来人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锦之才慢慢睁开眼睛,胡奎亮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道:“你还真完蛋,这么就把你吓晕了?”

“老胡,你他妈不是人,你是故意吓我的!”秦锦之骂着挣扎着坐起来。

胡奎亮大笑着喊道:“送秦少回去休息!”

秦锦之被他们扶出去之前扭头看了一眼架子上的谭思恒。

“他真的晕了?”廖凯坦问道。

胡奎亮点点头:“这还能有假,吓完了,差点就尿裤子了。”

廖凯坦哼了一声说:“纨绔子弟,这就吓晕了,以后还能做什么?”

“处座,您看,这接下来怎么办?姓谭的是没指望了,想要撬开他的嘴,恐怕是不可能了。”

“名单,我要名单,局座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找到名单。”廖凯坦吼道。

“可是,可是,一旦把老谭杀了,那名单岂不是更.......”

“杀,杀一儆百,杀了谭思恒,震慑一下,然后在总务科全员审查,我就不信了,除非他还有同伙!”廖凯坦说。

胡奎亮偷偷看了一眼廖凯坦:“处座,真杀呀?”

廖凯坦扭头看看他说:“杀!明天,明天就杀,让这个秦少爷去执行谭思恒的死刑!”

胡奎亮一笑:“处座,您高明啊!”

廖凯坦看看他:“他不是没杀过人吗?这回就让他杀一次,杀了一个**,我看他还能整天游手好闲的吗?我要让他成为**的仇人,让**时刻都想杀了他。”

“明白,明白,处座,您这一招够狠的,既报了仇,又把姓秦的推到了前面,高啊!这样也可以借机审查一下秦锦之。”

廖凯坦狡黠一笑看了看胡奎亮说:“那三个一起拉出去毙了。你带人盯着点,要是姓秦的不敢动手,你就帮帮他,明白吗?总之,我要让他手上沾上**人鲜血。要说秦锦之是地下党,我不信,但是,这小子绝不可能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敢杀人。”

胡奎亮点点头:“处座放心,这事我最会办了,哈哈!”

看着胡奎亮走出去,廖凯坦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南京毛人凤的电话。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