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毒牙

001 活埋

雨从午后开始,一直下到了天黑。大雨封住了道路,模糊了视线,让交通本来就不好的勐平乡间更加难走。

梅英站在一栋民舍得院子门口,这种““三间四耳倒八尺”的院子是云南的样式,近些年在勐平也流行了起来。这种建筑在当地是富贵的象征,这一栋民房前后十几间屋子,大门、侧门四通八达,水町地面和门口的大铁门都显示着房子主人的地位。

梅英不知道房子的主人是谁,这会儿她的心思全在面前的那片甘蔗地上,雨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泥水溅起打湿了半截裤子,她却浑然不知。

她直勾勾地看着面前一片一人多高的甘蔗地。甘蔗在晃动,说明他们还没走。

刚才,她在甘蔗地解手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就提上裤子扒拉开甘蔗凑过去看了一眼,那景象把她吓了一跳,那群家伙正在挖坑活埋一个人。

领头的是个叫瘦虎的中年汉子,还有几个他手下。活埋的是谁她倒是没看清楚脸,可抬下来的时候,她看见瘦虎拽下了她手腕上的系着的红绳,那上面有个小金饰。

没错,是小凡。

小凡个头不高,长得水灵动人,一双清澈的眸子像是春天的水塘,初见梅英的时候,她礼貌又怯懦地喊,“梅姐好,我叫小凡。”

梅英喜欢小凡,她知道她还有救,来之前就暗示她不要来,可她还是来了。

来这里都是要带货的,行话把这种人叫“骡子”,“骡子”分生熟两种,熟骡子顾名思义就是自愿且常做这行的熟手,生的多半是不知道内情被骗来的。

小凡属于“生”的。她是麻眼带来的,麻眼是替毒贩招募“骡子”的掮客,说难听点就是拉皮条子。

两周前,小凡看到了麻眼在招聘网站发布的招工,说是“出国打工,待遇从优,周薪一万,绝不拖欠”,急用钱的小凡没多想,就跟对方联系了。

电话是麻眼接的,麻眼是这方面的老手,他一听电话就能猜出来对方大概情况,小凡有些礼貌又怯懦的声音让他断定,这是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且又缺钱的小姑娘,这种生手最好骗。

他自称黄经理,接电话的时候他显得异常忙碌,多余一句话都不肯讲,“就跟网上招聘上面写得一样,绝对真实有效。一周就结薪,不过我们要筛选。你误会了,学历高低无所谓,学历不代表能力,我们看中的是能吃苦。这样吧,你先加我微信,到时候微信上聊。”

小凡到了这边之后才知道是“带货”,她不同意。瘦虎板着脸很生气,照脸给了她一巴掌,小凡被打之后反而更倔起来,“我不带!”

瘦虎上前一脚,接着又薅起她的头发向外拖,梅英上前拦了,“你这样会打死她的,打死她谁给你带货?”

“老子就是要打死她!你给我滚一边去,再废话连你一块干了。”瘦虎发起火来谁也不认。

梅英铁着脸,拳头握紧正欲挥拳,麻眼走过来打圆场,把梅英拉了回来,到角落里他压低声音说,“你傻啊?瘦虎这是杀鸡儆猴,你拦着干什么?人是我们带来的,要是都跟小凡这样不配合,我们还赚个毛球钱?”

说话间,小凡已经被瘦虎拖到院子里。他随手拿了一根木棍,雨点子一般朝小凡身上招呼。刚开始还能听到小凡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后来只听到木棍抽肉的啪啪声。屋里的“骡子”们交头接耳,“咦,怎么没声音了?”“不会把人打死了吧?”

梅英在屋内一口接着一口抽烟,左手打火机都被捏裂了。她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桌子,上面有一把压满子弹的托卡列夫手枪,那是麻眼的。麻眼虽然就坐在旁边,可凭她的身手,她能确保自己能够夺下枪,出去干掉瘦虎他们,且全身而退。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她要等待最后把他们一网打尽。

啪!最后一棍声音极大,木棍被打断了。梅英也把手里的塑料打火机捏碎了,碎片扎进肉里,血顺着手心缝向外流。

“呦,梅姐,你手流血了!”麻眼凑过来表情紧张地说,”别这么大气性了,大路朝天,各赚各钱,管不了那么多。”

他们停了,小凡的确被打昏了,瘦虎也打累了,他摆手招呼麻眼,麻眼麻溜地跑了出去。

“给她家里打电话,就说她被绑架了,让交二十万赎金。”

麻眼一脸难为情,说,“我查过了,这小杂种爹死娘跑,就剩个七八十岁的奶奶在农村,是那种连一千块钱都拿不出来主儿,我看是赔定了。”

“又他妈的一个赔钱货!”瘦虎气急了,又踢了一脚,他又把火撒到了麻眼头上,“你他妈的带来的,你负责解决!”

“要不,搁这边卖了吧?或者弄回去卖给光棍当老婆?”麻眼建议说。

瘦虎摆摆手,“太他妈麻烦。先处理这批货重要。”说完,瘦虎几人便出去了。

麻眼看着梅英一摊手,拖着长音,“我看这个骡子八成要赔钱喽。”

晚上,瘦虎几人在另一间屋子喝酒,一个高鼻梁铁青头皮的手下捏着下巴,色迷迷地说,“那妞才十五,保准还是个处。”

麻眼借杆顺爬,“要是能玩一玩,那也不算赔了。”

这话激起了瘦虎的精神,他拍了拍麻眼说:“你够机灵,行吧,这个钱就不算在你头上了。”

言毕,他赤膊上身,大咧咧地朝着关着小凡的房间里去。小凡这时候已经醒了,看到瘦虎正在脱裤子,极力反抗。

瘦虎拽她头发用力一磕,她头磕在床角上,流了很多血,昏死过去。

小凡被拖出去的时候,浑身**,**顺着大腿一直到脚踝,仍有未干的血迹。

梅英站在房间里,脸憋得通红。瘦虎的另一个手下借着酒劲还想再拉一个姑娘去厕所,被梅英一脚踹在了过去。

瘦虎一帮人聚拢了过来,喷着酒气,指着梅英鼻子问,“梅英,你想干什么?”

梅英挡在众人跟前,“这些人现在归我管。她们是来带货的,不是来陪你们睡觉的。你们有火去外面叫鸡去!”

瘦虎看着梅英,竟然摆手示意众人走了。

梅英心里头清楚,自己的举动可能会让瘦虎产生怀疑,不过她眼睁睁看着他们再作孽,她做不到。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