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七十四章 伊人往事

正在道明意识飞扬,遨游九天的时候,那个张老师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气呼呼的说道“你一个大男人,做事能不能干净利索一点,既然担心自己跑不下来,现在就低头认输得了!”

无故的便这位张老师踢了一脚,道明一下子收回飞翔的思绪,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还好,上下衣服穿着整齐,没有象自己意识之中的那样不着寸缕。眼瞅着这位老师一再的逼迫自己,道明总不能被动的接受挑战吧,他笑眯眯的说道“这样吧,这位美丽的老师,因为我是男人,整个过程由我领跑,十圈之后,您如果能够跟上的话,就算我输,可以吗?”

张老师目空一切的点头答应道“好吧,给你一个证明自己是男人的机会,赌注是什么。”

若不是在同学们的围观之下,自己多少也得给女老师留一点颜面,道明肯定会脱口而出的吼道,证明我是男人的方式多着呢,而且当场就可以证明给你看,何必还要这么费事的跑圈呢,你们女人呐,真是麻烦。既然人家提出还有赌注,道明只能随便说出一个,省得又被人家认为藐视她了。

道明故作神秘的凑近张老师的耳畔轻声说道“如果我赢了,你就把自己的芳名告诉我。”

张老师大咧咧的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叫……”

道明一抬手制止住了张老师脱口而出的名字,郑重其事的说道“女孩子嘛,最起码的风度是要矜持稳重,即使自己的名字再不好听,也不要轻易的告诉别人,就应该象守护自己那个什么似的守护着……”

张老师怎么可能听进去道明的啰嗦,她柳眉一竖再次呵斥道“这位同学,你是唐僧吗,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象一个老人似的磨磨唧唧的。我的名字当然是很好听的了,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呀。你如果要赌就赶快跑,没胆量赌就赶紧滚蛋!”

随着张老师的这声呵斥,围观的同学们也开始跟着起哄,道明只能放下刚刚撩拨起来的打算挑逗一番她的心思,伸胳膊踢腿儿的走向运动场,张老师也是趾高气扬的跟随而至。

道明回头瞥了一眼张老师,意味深长的笑了。那个张老师虽然很是不屑道明的挑衅,但是,看着他的诡异一笑,无缘无故的,她还是有些惴惴不安,这种不安是从心底冒出来的。

开跑的第一圈,道明是按照跑八百米的速度进行的,看着道明这么一跑,张老师差一点笑出声来,这明显就是一个雏嘛,一点长跑的常识都没有。按照他这样的跑法,用不了两圈,他就得跑脱力了。因为有言在先,张老师只能亦步亦趋的紧跟着道明的步伐,不能按照科学的跑步方法进行了。跑步的结果有那么一点出乎张老师的意料,两圈跑下来,紧随其后的张老师一点也没有听到跑在前面的道明呼吸不均,相反的倒是自己,明显的直吐粗气了。

好像感觉到了张老师有些不适应他的跑步方法,道明故意回头请示道“美丽的张老师,如果感觉不适应,您尽管吱声,我可以慢下来等等您。”

已经窝火的张老师脸红脖子粗的吼道“使劲儿的跑你的吧,啰嗦什么!”

道明痛快的回答道“得嘞,就按照您的指示办事。”

说罢,这小子撒开腿,以跑四百米一圈的速度开尥了,这一跑,一下子就把张老师甩开了好几十米远,气得张老师恨不得跳脚开骂,你小子这是跑步吗,纯属闹着玩呀。想以变速跑把我甩开,没门儿,老娘是经过特种部队训练过的,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你这么一点小伎俩拿出来耍酷,纯属开玩笑,看我怎么追上你的。对付一般人,张老师如此意气用事还不算出格,可是,她哪里见过道明这样的异种啊,别说跑十圈了,就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上个一百圈,他仍然还是大气不喘的。因为,道明有宝图傍身,他随时随地的都可以补充能量。所以,与道明较劲儿的张老师,其悲惨结果可想而知。

跑在后面的张老师拼命的追,可是,不管她如何的加速,仍然无法拉近与跑在前面那人之间的距离,而且,最可气的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是越跑越远了,才刚刚跑完五圈,道明已经把张老师甩出二百米的距离了。在场外围观的同学们,从开始的起哄乱吼,到现在的目瞪口呆,一片鸦雀无声。他们的认知被颠覆了,他们心中不可战胜的女神正在黯然失色,许多同学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开了,他们纷纷向身边的人打听,那个那么能跑的同学是那个系那个专业的。一开始他们还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想看看这个特别强势的老师怎么收拾路过这里的无辜的同学,看看这个英俊潇洒,十分吸引女同学目光的同学怎么吃瘪,看看这场游戏怎么收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剧情这么快就出现了反转,该吃瘪的人没有倒霉,反倒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堪堪就要跌落神坛,一帮傻小子开始一个个的扼腕叹息,顿足捶胸了。反而是那些女同学一个个开始群情激奋,跳着脚的喊着,为那个英俊的少年加油鼓劲儿。

跑着跑着,道明兜里的手机忽然欢快的叫了起来,道明随手打开一看,这是早晨那个万秘书的电话,道明赶紧按下了接听键。那边的万祥秘书告诉道明说,他现在已经快到北疆大学的北门口了,如果道明方便的话,他们一会就在那里会面。撂下电话,道明发现自己跑的正前方正是北疆大学的北门,于是,他发力全速奔跑起来。也不管场外的同学们怎么样的呼喊,也不在意那个张老师会怎样去想,反正道明就像一溜烟儿一样,跑出了运动场外,直奔学校的北门跑去。

已经落后道明将近三百米的张老师,眼瞅着前面那个混小子不管不顾的跑出了学校,气喘吁吁的她只能逐渐的慢跑了下来,待她走近场外那群学生中间时,张老师气愤的问道“刚才逃跑的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这也太无组织无纪律了,我还没有宣布下课,他就跑远了!”

张老师接连问了两遍,同学们大眼瞪着小眼互相看着,半天也没有人站出来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张老师威严的目光射向了这个班的班长,这个班长也是一脸茫然的直摇头。

张老师威严的说道“你这个班长是怎么当的,连自己班级里同学的名字都记不住!”

这时,旁边的那群女同学抱打不平的说道“老师,你说的那个男同学不是我们班的学生,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哪个专业的,之前他好像是路过这里,就被你喊进来了。”

闻听这话,张老师腾的一下,满脸红云密布,这个乌龙闹得也太大了吧。原本瞅着那个学生散散漫漫的,她看着就不顺眼,想借着上课的机会惩治他一下,规范他一下。哪里想到,没有收拾到别人,自己反而成了一个笑话。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张老师再次绷起面孔,威严的宣布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如果谁发现那个小子是哪个专业,哪个班级的,赶紧通知我。好了,下课!”

已经跑到学校门口的道明哪里想到,自己又被无辜的盯上了,他远远的就看见那个可能是万秘书的人,站在一台公务车旁正在朝校园里张望着。道明童心骤起,也是,他放慢了脚步,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校门。路过万秘书身旁的时候,两个人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万秘书自动的把道明给过滤掉了,放过了这个好像刚刚入学的学生,继续朝校园里张望着。

道明走过万秘书的身边,没有继续走远,而是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打量起这个年纪不大,个头儿足足高过自己半头,看上去成熟稳重,精明干练的机关干部。何市长能够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他,并且还让他与自己继续联系,这应该说明这个万秘书是深得何市长信任的人。如果这个人品质不错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与其交个朋友,毕竟,自己这个深爱的故乡已经没有几个人认识自己了。再次回来,道明不想让自己的生活继续无滋无味,过得一团糟,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吧。

这时,可儿的声音打断了道明的沉思,她一切尽在掌握的说道“主人,你就放心的与他交往吧,这个人的品质不错,慧根极深,而且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孝子。为了照顾好自己年迈的母亲,他至今都没有婚配。如今这个社会,这样的年轻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啊!”

听罢可儿的话,道明不再犹豫,他走到万祥秘书的身旁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哥,如果你等的人现在还不到的话,不如就让我滥竽充数吧。”

万祥秘书惊异的看着道明,随即他灵光一闪,一把握住了道明的双手兴奋的说道“原来小兄弟你就是何市长指名要找的人呐!我实在是眼拙,刚才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刚刚入学的学生呢,哪里想到真人不露相啊,这全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该打,该打!”

说罢,万祥拽着道明就往校门口对面的咖啡厅里走去,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刚刚收集完你需要的资料,就赶紧往学校跑,何市长把自己的专车都让出来了,咱哥俩找个僻静的地方,我简略向你汇报一下刚刚得到的信息。”

这刚刚见面,万祥就给了道明极佳的观感,真不愧是市长选中的秘书,智商情商都是上上选呐。进得咖啡厅,两个人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万祥招生喊过服务员,问道明喜欢喝点什么。道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我对这些没有研究,你喝什么,我就跟着喝什么吧。”

万祥笑着冲道明说道“兄弟,你是一个妙人呐,得了,咱们两个就各来一杯拿铁吧。”

因为何市长只是让万祥秘书跑道办事,至于道明个人的任何信息,他都只字未提,万祥也是精明透顶,他不会向市长打听任何的要见面之人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在这个市里至今好像还没有遇到摆不平的事情呢。哪里想到,刚刚见面就让眼前这个小兄弟涮了一把,习惯高高在上的万祥虽然内心稍有不悦,但是,他不会暴露出任何一丝一毫的真实想法。既然何市长都是那么看重这个人,我必须伺候好他。

两个人一边品着咖啡,道明一边聆听着万祥秘书开始娓娓道来。万祥秘书告诉道明,今天早晨陪同市长视察了电视台,还没有离开,电视台就按照万祥的暗示,把傲蕾一兰的个人资料通报给了他。大约在八年前,傲蕾一兰应聘到丹鹤市电视台,成为一名部聘人员。所谓的部聘人员,说白了就是一名电视台的临时工,谁都可以对她呼之欲来,挥之即去的。而且,她的工资也是台里最抵挡的,即使她这么多年以来工作都是勤勤恳恳的,业绩也是特别的突出,许多现场报道多次得到省台的表扬,甚至在央视节目里,她的报道都多次获得好评。但是,在这个人情大于公平的社会里,傲蕾一兰仍然还是一个临时工。许多人都劝过她,凭借她的形象和工作能力,到南方发达地区某个职位那是绰绰有余。可是,她对此从来都是一笑了之,后来,从她最亲近的朋友那里得知,傲蕾一兰好像是为了怀念自己年少的时光,以及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才不肯离开的。最隐秘的消息是大家怀疑她为了自己的初恋才厮守这里的。傲蕾一兰的爱人是一个残疾军人,现在他们小区的楼下开着一间超市,她的儿子可能也是身体不好,她从来没有往单位带过,据说现在市第一幼儿园上学,那里距离电视台不足一公里,傲蕾一兰得空儿就往那里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