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七十五章 再次窥探

一口气说到这里,万祥秘书喝了一口咖啡,注意观察着对面道明的表情,不出他的所料,道明是双眉紧促,一副十分担心牵挂的模样。嗯,看来今天早晨何市长是为了这个小子出的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小子与何市长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自己跟随何市长多年,知道何市长不是谋私利的人,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小子来历非凡,就是他能够为市里的招商引资工作作出贡献,不然,何市长怎么可能专门替他去看望傲蕾一兰呢,他怎么可能暗示我收集这些关于傲蕾一兰的资料呢。可是,眼前这个小子怎么看也不像傲蕾一兰的恋人,他们两个年龄起码相差也有十岁左右吧。那么,不是恋人,他为什么那么关注傲蕾一兰的前尘往事呢。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啊!

稍微缓了一口气,万祥秘书继续介绍道:市长视察电视台之后,当即指示我去市编办要了一个事业编的指标,指名落实到傲蕾一兰的头上。所以,从今天开始,傲蕾一兰就是有编制的人了。咱先不说别的待遇,仅仅是她的月工资就涨到了六千多元,而且,随着她工作业绩的增长,她很快就会获得相应的职称,各项待遇也会水涨船高的。

听到这里,道明站起身冲万祥秘书说道“烦请老兄带我谢谢何市长,他的情义我记住了。同时也谢谢老兄你呀,为了我的事儿跑前跑后的,兄弟来日必报。”

万祥赶紧撇清道“兄弟,你客气了,我只是跑跑道而已。这样吧,眼看就要到中午了,今天我做东,给你一个机会,狠狠的宰为兄一顿吧。”

万祥秘书原本想借此会面的机会把道明的底细探听清楚,哪里想到,这个小子别看年轻,说话一直是滴水不漏,所以,万祥秘书想借共进午餐的机会,对道明进行深入了解。

道明客气的说道“老兄,你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事儿要办,咱们改日再聚吧。”

精明的万祥秘书哪肯放过这个与道明深交的难得的机会,他信誓旦旦的说道“兄弟,如果你不答应,就是不给老兄我的面子,我回去也不好跟何市长交待呀。”

万祥秘书知道眼下自己还是人微言轻,所以,他适时的搬出何市长这个大神,希望道明能够就范。哪里想到,道明冒出的一番话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他不得不重新评估道明的地位。

“老兄,你的这份情谊我心里有数,待会儿你还要送老母亲去医院呢,这事怎么可以耽搁呢。如果今晚有空,咱哥俩再聚吧,到时候咱们一醉方休。”

道明现在一心扑在傲蕾一兰的身上,哪里有心思扯别的,所以,他就把可儿刚刚了解到的情况当着万祥的面抖落了出来。果不其然,老成持重的万祥秘书一阵的惊愕,他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冲着道明一抱拳说道“多谢兄弟提醒,你今晚等我的电话。”

说罢,万祥秘书匆匆到吧台结了账,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道明望着万祥秘书的背影,不住点头认可着,这是一个性情中人,很值得交往。道明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借机四处打量了一眼,然后他特意把宝图尽可能的展开大一点,然后,刚才还在喝咖啡的他转眼就不见了。如果这个时候咖啡厅有摄像头录像的时候,它的画面一定是满屏的雪花,这是道明略施的小手段,毕竟现在满大街满商店都是摄像头,如果不进行人为干涉的话,很可能会被有心人注意到。所以,刚才钻进宝图的时候,道明尽量放大了宝图的能量泄露,借此来掩护自己的行踪。

下一刻,道明已经出现在了傲蕾一兰家中的客厅里,为了保险起见,他只是在宝图里稍微探出一点头,四处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房间里没人,道明才放心大胆的走出了宝图,可儿也随之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昨天夜里光线太暗,道明又是来去匆匆,他根本没有时间打量傲蕾一兰居住的房间。直到现在,他才有心思安安静静的四处打量起来。房间布置的简洁又不失典雅,整个房间装修的色调偏于暖色,虽然各式电器俱全,却又处处流露着简朴的气息,这些都符合傲蕾一兰为人处事的性格。

可儿好像看透了道明的心思,她特意出言提醒道“主人,我已经看过了,客厅里没有他们的结婚照,你还是去卧室看看吧,我估计在卧室的门后,你会看到你想要看到的。”

这个可儿,现在越来越是假假啦啦的了,你就直接说他们的结婚照在卧室的门后不就得了嘛,何必这样转弯抹角的。咦,不对呀,一般人家的结婚照不是放在客厅显眼的位置,就是悬挂在卧室的床头上,傲蕾一兰做事怎么如此的奇奇怪怪的。果不其然,道明走进卧室后,整个墙壁上都是空空的,他闭上眼睛细心体会着傲蕾一兰的平时一些生活的细节,感受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鼻间满满的都是傲蕾一兰的气息,脑海里都是傲蕾一兰的影像。静默了一会儿,他凑近卧室门后往里一看,正如可儿所说,一张结婚照就挂在门板的后面。道明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张照片,可是,他的眼睛,他的双手好像都不受自己控制似的,直接就把那张结婚照摘了下来。

道明紧闭着双眼,把那张照片捧在手里,他实在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同框照像,而且还是结婚照。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移情别恋,抛弃了视她为自己生命的男人,对于道明这种“小心眼”的男人来说,无疑是一把利剑插入自己的心脏,痛得撕心裂肺,难受得痛不欲生。

唉,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一场意外的天灾人祸造成的,好在,我还活着,傲蕾一兰还在我的视线之内,这场灾祸没有造成天人永隔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接下来,我就应该睁开眼睛面对现实了,希望这个相框里的男人配得上傲蕾一兰。想到这里,道明好像是下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决心,睁开眼睛直视着手里的照片。

首先映入道明眼帘的是傲蕾一兰略显憔悴的面庞,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刻板不自在,再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称得上是英武高大,那眼神,那脑型……

端详到这里,道明禁不住双手一哆嗦,差点把照片扔到地上,他再次闭上眼睛,摇晃了一下脑袋,再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握了个草!傲蕾一兰身边这个笑的傻呼呼的家伙不就是自己曾经的手下沃凌空吗!怎么,被我从直升机机舱里扔下去没有摔死啊,我的天呐,真是谢天谢地呀!道明激动得满地乱转,就差跪地磕头拜谢满天的神佛了。如果这个小子没摔死,那么,那个被我同时扔下来的关东也有可能活着呀!这下可好了,老天可怜见,我们铁杆儿三兄弟大难不死,又要相聚了。

兴奋异常的道明正在转来转去的时候,一低头,看到自己还在捧着那张照片,心情亢奋的他再次被拉回残酷的现实。道明把照片放在床上,自己就蹲在床下,一边端详着别人的结婚照,一边思考着所发生的这一切。这好像也太戏剧化了吧,沃凌空这小子是怎么找到傲蕾一兰的,记得自己“生前”,傲蕾一兰去部队探亲的时候,他们只是见过一面。不过,关于傲蕾一兰的事情,自己也没少跟两个死党显摆。他们是不是因为自己舍身救了他们,特地千里寻亲找到这里来了呢。嗯,凭借这两个小子十分仗义的性格,这事儿完全可能做得出来。想到这里,道明再次把照片放回了原位置,指点着傻笑的沃凌空说道“兄弟,若不是出现这场意外,你站的位置本该是我的。真是想不到,你这个傻小子是哪世修来的福气,能够和我的心上人同框照像啊,实在是羡慕死我了。”

走出尚城国际大厦楼门口,对面的一家小超市豁然映在眼前,道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拄着单拐,正在忙前忙后的指引着大家卸货。那道背影曾经是多么的挺拔,无数次帮助过自己和关东背负行军装备,现如今已经有些微微的佝偻了。唉,岁月不饶人呐,这才过去了十年,一个活蹦乱跳的傻小子已经鬓角斑白了。道明实在想不通,你小子天天跟着傲蕾一兰生活在一起,应该整天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美出大鼻涕泡儿来呀,还能有什么愁事呀,瞧你怎么把自己造成这副屌样了。

兄弟再世重逢,不管曾经有什么解不开的恩怨,道明一定要上去跟他打个招呼。于是,道明把可儿先派去到市第一幼儿园探听一些傲蕾一兰儿子的消息,他自己则把头上的鸭舌帽往低了压了一压,又在宝图里翻出一副墨镜戴上,走到超市门口喊道“老板,给我来两箱可口可乐还有两箱红牛,再来两箱听装的大将军啤酒。”

沃凌空瞥了道明一眼,随手朝屋里一指说道“兄弟,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我行动不便,你自己拿吧。看着你有点陌生,你是新来的住户吧,其实你不用一次买这么多,我这个小店24小时营业,你随时用随时取吧。”

闻听沃凌空这样规劝,道明心中一乐,这个傻小子,大买卖上门了,你怎么还往外推呀,一看你就不是一个像样的买卖人。于是道明现编排道“我们同学聚会,我这是顺道带回去一些。我看这车上还有这么多的熟食制品,你就不用拆包了,给我扔下来两箱就可以了,待会儿我打车一起带走,麻烦老板算算一共多少钱。”

一听这位同学一次购买这么多,足够这个小店一天的销量了,沃凌空自然是喜上眉梢,他麻利的敲打着计算器的键盘,然后,把屏幕上的数字冲道明一亮说道“兄弟,你就给一个整数吧,我们店小利薄,我也不能过多的给你优惠了。”

道明随手拽出一打百元大钞塞进沃凌空的手里说道“老板,你看着收,剩余的就先放在你这儿,我看着你顺眼,等我方便的时候,过来跟你喝酒如何。”

沃凌空抖落抖落手里的一打钞票说道“兄弟,咱就是有钱也不能这样乱花吧,父母挣钱供你上学容易吗,你还是麻溜的收回去吧。”

道明毫不在意的说道“老板,你还是小瞧我了,这些钱都是我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我花着仗义。你呀,到什么时候都改不了扣扣搜搜的毛病,对自己这样,对别人还是这样,年轻人嘛,今朝有酒今朝醉……”

道明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自己说秃噜嘴了,一不小心把沃凌空十分节俭的习惯给秃噜出来了。他赶紧的走到正在卸货的货车前说道“老板,这箱酸黄瓜罐头我也要了,待会儿大伙儿酒喝多了的时候,正好用它来解酒。”

听着这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挖苦与嘲讽,沃凌空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哥们儿之间这熟悉的呛肺管子的话,已经有好久没有听到了,眼前这个学生怎么跟以前自己的道副说的话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见他的遗体火化了,自己亲手把他的骨灰安葬在烈士墓里,若不是已经过去了十年,眼前这个学生一定会被沃凌空认定是道明重生再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