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气吞山河图

第九十章 猎枪的威力

时隔不久,出去探察的可儿就回来了,她向道明汇报说,台地下面的以及山谷外面的敌军都是羯赵的兵马,他们抵御入侵的前燕鲜卑人的军队,几经大战不敌,退回至卧虎山地域。羯赵军队的人马现在已经剩下不到一万了,而追击而至的前燕鲜卑人的军队足足有三万人马,瞧这阵势,前燕鲜卑人好像打算一口吞掉这股羯赵军队。咱们台地下面这股羯族溃兵就是进山谷探察前面是否有出路的,进山探察时正好看见了台地上有炊烟升起,他们才打算顺便把生活在这里的人给抢了,以弥补他们连吃败仗的损失。

道明问可儿说道“这也够巧的了,这股羯赵败军正好堵在了咱们山谷的出口,不知道现在羯赵军队的统帅是谁?”

可儿呵呵一笑说道“这股羯赵军队的统帅是主人的老相识了,就是那个曾经被你打得满地找牙的石胤呐。这小子好大喜功,容易急功冒进,两军刚刚对战时,他接连胜了好几阵,于是便开始膨胀起来,以为他是天下无敌了。哪里想到,这些正是前燕军队鲜卑人设下的圈套,一步步把他诱到了伏击圈,这一仗打下来,石胤的两万军队仅仅逃出来不到五千人马了。虽然石胤算是逃出来了,但是,他们一直被前燕军队死死的咬住了尾巴,这不,他们就被堵在了卧虎山的山下了。”

握了个草!虽然老子与石胤那个小子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但是,他被人家追杀得堵在了我的家门口,这事儿我不能隔岸观火,不管不问吧。要想把这伙羯赵军队撵走,事先就得处理掉前燕的军队,不然,他们在我们家门口打仗,卧虎山的姐妹们肯定会被殃及呀。

道明嘴里叼着一根草棍儿,仰躺在一根圆木上,晃荡着二郎腿,正在谋划如何破解眼前的难题的时候,忽然有小姐妹匆匆来报,山下的羯族胡人骑兵部队已经集结到一百多人了,他们正在蠢蠢欲动,意图再次攻击台地基地。道明一听此言,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他走到台地边缘探头一看,果不其然,羯族胡人骑兵部队正在浩浩荡荡的开往这里,已经有二十多人的弓箭手手持强弓,长箭的箭头部位已经缠上了引燃的油麻布,正在对准台地基地随时准备射击。而通往台地的山路上已经挤满了就要发起决死冲锋的羯族胡人骑兵部队,这不到百米的山路,如果阻击不及时,阻击力度不够,发疯了的羯族胡人骑兵转眼间就能冲上台地。

看着脚下仅剩的一根圆木还有十几块石头,道明真的有点泄气了,这个仗还能打吗!可是,不打肯定是死路一条,打吧,难道让我赤手空拳的跟发起集团冲锋的骑兵部队硬拼吗,那无疑就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啊!不用转眼间了,眨眼间就会被奔马踏成肉泥了。

眼瞅着羯族胡人骑兵部队就要发起决死的集团式冲锋了,道明也不能干瞪眼看着呀,他张弓搭箭就朝百米外的羯族胡人骑兵射去,几个呼吸间,道明已经射出十几根长箭了,山下羯族胡人骑兵也应声倒地了不少士兵。一时间,他们集结完毕的队伍出现了一些骚动,队形有些乱了。指挥冲锋的羯族小酋帅哪里会给道明再次射击的机会了,他嗷唠一声嘶吼,一百多人决死的集团式冲锋开始了。道明探手冲宝图里一抓,没有想到,长箭已经射空了,不甘心的道明再次在宝图里胡乱的乱抓了一通,他的手忽然碰到了一个坚硬的金属器物,道明一愣神,随即满脸便笑开了花,这下子道明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儿。他哈哈大笑着从宝图里抽出一把双筒猎枪,拉开枪栓察看了一下,枪桶里已经塞满了两颗霰弹,他又摸出了一把双筒猎枪,察看之后放心的朝脚下一扔。随即,道明又摸出了两把**手枪,里面早已是塞满了子弹,他随手插在了腰间。这些跨时空的武器是道明在原来的那个时空堵截抢劫银行的歹徒缴获的,原本他还想多买些子弹储备起来呢,这一忙起来,他什么都忘了,好在四把双筒猎枪还配有二十多发霰弹,两把**手枪不仅弹夹是满的,道明还额外缴获了三个装满子弹的弹夹。有了这些跨时空的尖兵利器在手,道明足可以一人抵挡住这些羯族胡人的骑兵了。

这时,集结在山下的羯族胡人骑兵部队急不可耐的发起了决死的集团式冲锋,隆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的在山谷里回荡,一声高过一声的吼叫声,声声刺耳,让人心惊胆战。道明让一众小姐妹远远的躲在身后的树林里,他自己则玉树临风一般,风流倜傥的站在风口浪尖上,他那伟岸的身影就是全体小姐妹的依靠与希望。眼看着羯族胡人骑兵就要冲进五十米的猎枪有效射程距离内了,道明单脚一踩脚下的那根圆木,就像颠球一样把几百斤重的圆木用脚颠

了两颠,随即一脚就朝山下踢去。圆木带着巨大的势能以泰山压顶之势翻滚着,呼啸着,当头向冲锋的羯族胡人骑兵砸了过去。由于山路狭窄,冲锋的羯族胡人骑兵明知是死,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即使是巨木迎面砸来,他们也只能用自己的肉体硬扛,为身后的同袍兄弟闯出一条血路。不管滚落的巨木一下子砸翻了几个羯族胡人骑兵,道明抬腿接连踢下几块石头,随即他持枪在手,宛若一尊天神一般,守护着身后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姐妹们。

决死冲锋的羯族胡人骑兵部队一旦踏进了双筒猎枪的有效射程之内,道明就把枪口对准了脚下的山路上,这期间,羯族胡人骑兵部队又冲近了十多米,道明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嗵”的一声枪响,一股白烟喷薄而出,随即就看见冲近眼前的羯族胡人骑兵一片人仰马翻,声声惨叫不绝于耳。紧接着,道明手中的猎枪再次怒吼起来,又一批羯族胡人骑兵嚎叫着纷纷翻滚落马。两枪开过之后,冲在最前列的十多个羯族胡人骑兵血肉模糊的翻倒一片,致使后面冲锋的羯族胡人骑兵无法逾越这道血肉模糊的人肉血墙。虽然也有部分战马跃过了脚下的这些阻碍,但是,他们还没有冲上前几步,就再次被迎面扑来的弹雨打得浑身都是血洞,献血不可抑制的汩汩流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再次响成了一片。双筒猎枪的最大特点就是射击面积广,对面五十米的物体都在它的弹雨覆盖下,上百枚铁砂或者钢珠劈头盖脸的射过来,虽然一下子难以致命,但是,架不住弹孔多呀,肉体上多处都是血流如注,再强悍的男人也挺不了多久就会撂倒的。

人仰马翻的山路上惨嚎一片,台地上的道明优雅的吹了一口猎枪口还缕缕冒出的青烟,轻蔑的看着杀人不眨眼的羯族胡人骑兵惨绝人寰的下场,心情无比的畅快。原来准备发射四枪,现在只用三枪就解决了问题,这让道明战胜这伙羯族胡人骑兵的信心更强了。

道明回头看了看那群目瞪口呆的小姐妹们,大吼了一声“瞅啥呢,等菜吗!还等什么呀,赶快给我冲杀下去呀,拿石头砸呀!”

其实,道明大可不必让这些小丫头们冲上血腥的战场,可是不利用这个机会抓紧训练她们,让她们亲眼历练战场上的血腥,还待何时呢,她们总有一天会长大,总有一天,她们必然会遇上只能凭借她们自己的力量来处理和解决问题时候。

在道明的嘶吼督促下,小姐妹们蜂拥到台地的边缘,一个个抱着石头,没头没脑的往山下砸去。道明回身拉过一匹战马,翻身跨上,抽出马鞍子上的长刀,随手挽了几片刀花,一提马缰,一人一马,义无反顾的冲向山下正在慌忙整队的羯族胡人骑兵部队。

对于道明这一反常的冒险举动,不仅是山上的赵月娥小姐和小翠没有想到,就是山下的羯族胡人骑兵也没有想到,山上会有这样缺心眼的傻小子,竟敢单人匹马的向他们骑兵部队杀过来。有三个羯族胡人骑兵不愤道明这种蔑视他们的行为,他们高举战刀,齐奔道明杀了过来。如果是羯族胡人骑兵集团式冲锋来堵截他,道明还有可能小心谨慎的事先进行规避,就眼前这三个小萝卜头,道明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只见他双腿一夹马腹,催动着战马继续加速,他自己则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顺势轮在首当其冲的羯族胡人骑兵的脖子上,不用道明如何用力,他只借助战马的冲击力就轻松的把这个羯族胡人骑兵的脑袋璇了下来。随即道明挥动战刀左右劈砍,从后面冲上来的两个羯族胡人骑兵惨嚎着滚落马下。这也不能怪羯族胡人骑兵的作战素质欠缺,这帮野兽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一般汉人早就被他们砍翻了。问题是,他们今天遇上了浑身元气满满,战意爆棚的道明了,一旦道明红了眼睛发起疯来,他劈砍起来快如闪电,与他对战的敌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唯一让他们闭上眼睛之前还有印象的就是那刀光一闪,然后,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眼看着山上冲下来的小将如此的威猛霸气,好战的羯族胡人骑兵就打算纵马蜂拥而上,道明等的就是他们的集团式冲锋。道明的嘴角挂着邪邪的微笑,一手拎刀,一手持枪,对着冲进猎枪射程的羯族胡人骑兵就是一枪,上百枚钢珠漫天花雨般的射向蜂拥而至的羯族胡人骑兵。第一枪刚刚打完,紧接着道明又开了第二枪,毕竟这里不是山岗上,他不能给这群野兽靠近自己的一丝一毫的机会。两枪打完,在道明面前的十几米的距离上,翻倒了十五六匹

战马以及它们身上的骑兵,虽然直接致死的没有几个人,可是伤重的羯族胡人骑兵倒是不少,尤其是他们身上多处的枪眼正在汩汩的冒着血,看起来实在是很恐怖。

两声不知名的“嗵,嗵”爆响过后,冲锋在前的同袍呼啦一下就跌翻了一大半,紧随其后的骑兵来不及勒紧马缰,十多匹战马践踏着同袍的身体磕磕绊绊的向前冲了不远,意料之中的翻倒在地。后面还剩下的十几名羯族胡人骑兵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张皇失措的左瞧右看,不知是继续向前冲,还是掉头就跑。

道明此时已经没有抓俘虏的兴趣了,如果不赶紧解决山谷外的危机,自己这块小小的基地将很难保全。于是,他掏出另一支双筒猎枪,冲着十多个羯族胡人骑兵就是“嗵,嗵”的两枪,也不看战果,回头就朝基地奔去。他三言两语的吩咐赵月娥小姐和小翠一番,然后一人一马冲下台地的山岗,绝尘而去。

纵马跑到山谷的一处僻静的地方,道明跳下马来,退转马头朝着基地的方向,一拳击在马屁股上,战马吃痛,尥着蹶子朝山谷里没命的狂奔而去。道明这样做是打算借用宝图的威力直接潜入羯族胡人的军帐中,如果他要是骑马前去,还不得经过多少道关卡,斩杀多少羯族胡人的战将。虽然道明并不在意这些,问题是这样实在是耽误功夫,万一前燕的鲜卑人提前发起攻击,羯赵军队是否溃败,那个石胤小子是死是活倒是无关紧要,麻烦的是一旦成千上万的溃兵涌进了卧虎山的山谷,最麻烦,最闹心的就是自己了。所以,道明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赶至石胤那小子的军帐,接下来的交易就可以心平气和的慢慢谈了。

好在可儿之前曾经来过石胤的军帐,轻车熟路的让道明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他的宝图直接出停留在石胤的军帐前,趁着天色昏暗,道明揉了揉稍微有些僵硬的脸,在脸上挂上一幅人畜无害的笑容,一下子就闪进了石胤的军帐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