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续命人间

第三十五章 安琪儿的神奇

时间紧张,不容耽误。

郭如东面对俩人的时候,隔壁已经对泰坤开始了审问。

行动队长有心让两人出去,可是鉴于刚才两人表现出来的武力如此强悍,又怕一个人控制不住他们。如果要把两人捆起来,这却也无法下手。毕竟是人家刚救了自己三人。

房间不大,隔壁的声音清晰传来。

这下北门钰也听明白了。

米糠是个狡猾的毒枭,对于一切都充满着怀疑,学术化点说,他是一个怀疑论者。

他并不确定自己身边有没有卧底,但是鉴于之前的经验,他总觉得自己身边有卧底,所以他就想了这么一个计策,放出风来,联系泰坤来金三角交易毒品。

如果泰坤在这期间出了事,不用问一定是有卧底,就是自己怀疑的那个人。相反,如果毒品交易顺利完成,泰坤活着离开缅甸,那就说明自己身边没有卧底。

CIA顺势就做了这么一个陷阱。他们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终于诱使中国的特工上钩了,而且险些他们就大获成功。

隐蔽战场的斗争几乎次次如此,不是你掉进我陷阱,就是我掉进你陷阱。所以个人武力的强大并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反倒是事先的情报分析。

否则你有再强大的武力,只要落入敌人的陷阱也无法发挥。

郭如东就差点全军覆没。

因为北门钰意外出现在现场,这才不可思议的扭转了局面。

泰坤的交代让郭如东犯了难。他叫过一个队员,让他陪着两个外人,然后自己躲进隐蔽处向上级汇报最新情况。

过了一个多小时,郭如东走了回来。

他把泰坤和北门钰两人的情报汇报了上去。泰坤是意外,不过他的资料总部都掌握,不用再调查。郭如东以为总部要调查北门钰和安琪儿可能费点时间,可是没想到总部也掌握这俩人的资料。

领导最终决议,给郭如东下了一个新的命令。处死泰坤,同时也要把卧底人员安全救出来。

这就超出了他们三人的能力范围。米糠可是毒枭,金三角能叫做毒枭的,不是单独一个人,而是他拥有一支部队。

米糠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武装。就算是国家要剿灭米糠,都要认真搜集资料,制定计划,然后派遣精干的部队出面。

他们三个只是执行境外处决的任务,不论从人员和装备来说,完全不足以攻打一个毒枭的地盘。

领导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并没有让他们消灭米糠,只要带着卧底情报员安全离开就好。

同时领导让郭如东可以请外援。外援就是北门钰和安琪儿俩人。

这情况可太稀罕了。他们是公安系统的暗剑,行动从来都是保密又保密,别说外人,就是同系统的同事很多都不知道他们的行动。

从来不可能有外援,有外援还秘密什么?这一次怎么了?这俩人是什么人?如果不是北门钰和安琪儿展示了强大的武力,郭如东还不会有这个疑问。

现在郭如东很好奇俩人的身份。他一来惊叹于俩人杀人技用的纯熟,二来更是惊讶于他们杀完人之后的从容。

中国可是和平几十年了,内地的百姓哪有可能亲手杀人呢,很多人连鸡一辈子都没杀过。

像这一男一女杀完人之后完全不当一回事的表现,实在让郭如东惊讶。

他自己可是经历了许多许多才练到如今的镇定,那都是一枪一枪打出来的。这俩人年纪轻轻,怎么能有这份定力?

这些疑问领导没有解答,不该问的不问,只要努力去做,这是他们的纪律。

既然领导建议,郭如东也不犹豫。

明天中午,就是米糠和泰坤约定的交易的时候,他们时间不多了。

“北门先生,安琪儿小姐,我是这次行动的队长,郭如东。长话短说。泰坤是湄公河惨案的凶手,我这次是来执行他的死刑。你们杀的那三个美国人,是美国CIA的特工。现在的情况是,明天中午泰坤必须和米糠见面,这样才能确保我们在米糠身边的情报员安全。我邀请你们加入我的队伍。”

“没问题!”北门钰已经从泰坤的交代中了解了一切。这一次即使郭如东不要求他加入,他也会主动加入的。

他现在大概能猜到,为自己牺牲的那俩人,应该是缉毒方面的人员。

听说有缉毒警察卧底在毒枭身边陷入危险,北门钰立刻就想去解救。这也是为那两位牺牲的烈士尽一点心意。

如果是别的事,北门钰不会和郭如东合作,但是在金三角面对毒枭,他不得不合作。

他一个人哪有什么情报资料,这必须有国家在后面支持。

如果郭队长不带路,他连毒枭的老窝都找不到。

“好,欢迎你们加入。现在让我来考察一下两位的实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阳光再次升起。大其力市昨天死了三个人,还是美国人,现场还有枪支,但是这种事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惊讶。

这地方每天都会死人,美国人也是人,也会死。

有相关人员熟练的收走了尸体。早晚会有人认领的。实在没人认领,直接扔湄公河喂鱼。

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北门钰他们分乘两辆越野车离开了大其力市,向米糠的老窝进发。

走过公里,走过土路,开上小路。

快接近米糠地盘的时候,后车停了下来。他们将车隐藏好,然后建立了接应点。

郭如东的两位队员负责在外围提供支援和接应。

进入毒枭巢穴的,是郭如东,北门钰,安琪儿,加上泰坤四个人。

两位队员望着远去的车子,目光里充满了担心。这一次的行动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行动,他们以前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训练。

别说训练了,甚至他们想都没有想到过,行动计划还可以这样。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在那一男一女手上,也许还真能成功。

老天爷保佑,如果这次计划不成功,他们的队长,包括那一男一女全得死在米糠手里。计划败露的话,谁也跑不了。

郭如东面色如常的驾着车。到了这一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他也万万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执行这么一个离谱到没谱的计划。

可是谁让时间紧迫呢。如果他们不能让泰坤按时出现在米糠眼前,我方的情报员马上就会露馅。

在毒枭的老窝,露馅就是死,没有第二个结果。

郭队长硬着头皮也得上。

“真的可行吗?”他忍不住问身边副驾的北门钰。

北门钰依然那么平静,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

他的长发被风吹起,这时候郭如东才第一次看清了北门钰的双眼。

那双眼里面好像没有半点感情,可是再看,却又似乎蕴含着无数的感情。真是奇怪极了。

如果郭如东不是知道自己在执行九死一生的计划,要去毒枭老窝救人,他几乎以为自己是一个边疆的导游,带着内地来的客人在异地旅游呢。

北门钰的沉默他现在已经习惯了。也许强大的杀手都是这幅德行吧!

昨天郭如东和北门钰较量了一番。说一番也有点夸张,实际上郭如东一招就败了。力量速度悬殊太大,不是一个层面,完全没法打。

好在他的强项不是格斗,而是枪械。在这一点上,他终于找回了自信。北门钰不会用枪。

这样才正常吗。北门钰的家是山市的,山市是内地,内地的人哪能随便就会用枪呢。不会才正常,会用才奇怪。

至于后座的那个美女,郭如东就没好意思再较量了。万一自己要是连她都打不过,那就太丢人了。

这时候泰坤正在后座闭目养神。

“安琪儿小姐,马上就到米糠的地盘了,我们随时可能和米糠遭遇。”

“老郭,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这次计划的核心不是郭如东,也不是北门钰,而是安琪儿。

他们要救出情报员,必须让泰坤和米糠见面,他们要交易毒品,所以米糠见到泰坤肯定要面对面的交流,而不能远远的看一眼就算了。

这就是说,泰坤在这个时刻可以有好几个选择。

他可以听郭队长的话,装作一切没发生完成交易。这样情报员是没有事,可是泰坤能这么老实吗。他知道回头中国人就会杀了自己。怎么都是死,他为什么不在米糠面前揭露他们的身份呢?

因此一开始时候,郭如东根本想不出计划。怎么能让泰坤听话的和米糠见面而不暴露自己。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这个问题被安琪儿完美解决了。

郭队长没想到这位美女不但扑克牌玩的好,她还会催眠术。而且她的催眠能力如此强大,强大到现在泰坤已经以为自己还是老大,郭如东是他的司机兼保镖,安琪儿是她情人,北门钰是他的秘书。

他是按约定去和米糠见面买毒品。

这份能力太过骇人听闻。郭如东有时候都怀疑,泰坤的一切别都是装出来的吧。

可是他试了几次,都没有发现问题。而且这么危险的行动,这一男一女看似完全没放在心上。

这让郭队长又安心又佩服。这俩人,到底是在什么环境下成长出来的?国内有这样的条件吗?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在哪受到的训练?

此时郭队长认为北门钰和安琪儿应该是国家更高层次的秘密武器,他这个资格不够接触真相。有了这点认识,他到是把两人当成了自己人,当成了战友。

但是他还有一点怀疑解释不了,就是北门钰为什么不会用枪呢?

转过一个路口,北门钰眼神顿时一变。一丝愤怒从他的眼中闪过。

他看到了路边有一个又一个的残疾人,正在地里工作。

他们的残疾一看就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被制造出来的。被砍断腿的,被砍断胳膊的,被挖掉一只眼睛的,比比皆是。

郭如东发现北门钰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于是解释道:“这都是本地毒枭干的。任何不听他们命令的人,都是这个下场。这还算好的,不好的直接就杀了埋地里当肥料。”

他指着外面绿油油的一片,继续说道:“北门老弟,不认识吧?这都是罂粟。就是制毒原料。”

北门钰点了点头。来的时候,他心情还很平静。今天的任务有两个,第一是糊弄过去米糠,让情报员不要暴露,第二是如果可能,直接带走情报员,他已经不安全了。

可是看到眼前这一个又一个的残疾人,北门钰避免不了的想起了萌瑞仪最后的模样。

仿佛眼前的一个个残疾人,都渐渐幻化成一个个萌瑞仪,在向他诉苦,在向他哭救。

好在北门钰表情一直很冷,郭队长没有发现他的心理变化。

有挎着冲锋枪的哨兵出现。

这又让北门钰一愣。这个哨兵还是个十一二的孩子,个头比枪都高不了多少,这……

郭队长压低声音赶紧解释:“金三角这地方,孩子兵是常态。你可别小看这些人,更不能心存怜悯。我的很多同事都是死在这些孩子的枪口下。”

更多的孩子兵出现。车子停了下来。

众人下了车,泰坤叫道:“我是泰坤,让米糠来见我。”

有个看似头目的孩子兵招了招手,七八个兵簇拥着他们向前走去。

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树林中的营地。

茂密的树林中搭建着十几间明显热带风格的吊脚楼。这里就是米糠的老巢了。

那些兵并没有搜他们的身,也许这是对客户的尊敬吧。这让郭如东多少放点心。他身上有一支手枪,虽然比起自己的敌人来,弱的不能再弱了,可是他起码能靠这把枪杀了泰坤。

四人被带到了米糠面前。

米糠是典型的东南亚人长相。个头矮小,目光凶悍,而且他还有一口烂牙。

这是长期吸毒造成的必然结果。整个营地就没几个人有好牙。他们以毒养毒,不但贩毒还吸毒。

米糠周围有五个人。这就不是孩子兵了,全是成年人。每人腰里一把短枪,身上一把长枪,甚至郭队长还看到有人腰里挂着美军的制式手雷。

深入敌巢,而且几乎可以说没有外援,自己这边唯一的武器只有**枪。

这样危险的情况,郭队长还是生平第一次遇到。

泰坤和米糠是老相识,俩人一见面,热情的拥抱在一起。

安琪儿的催眠术很是高明,这是她全力发挥的一次,所以泰坤根本看不出被控制,米糠完全没有发现异样。

俩人热情拥抱了一会,然后坐下开始聊了起来。

米糠对泰坤很信任。他怀疑谁也不会怀疑泰坤能带来敌人。他的敌人只有中国官方,而泰坤是中国官方行刑名单上排的上号的人。

他怎么可能勾结中国呢?绝无可能。

正因为如此,所以米糠也没在意泰坤带来的马仔。对于郭如东,他看都没看。司机加保镖的身份,很符合郭队长现在的造型。

至于北门钰,他的形象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但是米糠也不意外。

泰坤是哪里人?泰国人。泰国什么多?人妖啊!

泰国的人妖是男人,可是他们很多比女人还漂亮,就是男人见了都喜欢。

有个笑话说道,泰国的男人,十个人中有三个是人妖,四个是同性恋,还有一个是和尚,只有剩下两个,才算男人。

泰坤的性取向是怎么样的,米糠才不关心呢。这小白脸手上拎着一个箱子,里面应该装的都是美元。显然他是泰坤的跟班。

至于那个漂亮女人,米糠到是色迷迷的看了好几眼。安琪儿如果不是泰坤的人,米糠肯定要抢过来。现在吗,那就算了。

朋友妻不可欺呀!哈哈。米糠知道泰坤身后有美国CIA撑腰,他也不敢得罪泰坤。

既然泰坤能按时出现,说明自己这边没有卧底。那就踏实了。

时间紧迫,马上交易。

毒品早就准备好了,而泰坤也的确是为了交易来的,带的足够美元。

交易顺利完成。

郭如东稍微松了一口气。到了这个地步,基本上算是成功了九成九。

瞒过了米糠,这样就能确保情报员的安全。

“兄弟,回头带你去芭堤雅见识见识三个**的美人。”郭如东装出大事办完,随口用泰语对北门钰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看似随意,也很下流,可这确是一句事先定好的暗语。

不是和北门钰定好的,而是和情报员约定的。

郭如东也不知道情报员是谁。

众人哈哈大笑。三个**的女人,你到是口味很独特。话说,芭堤雅有这样的货色了?

一干人都露出下流且向往的嘴脸。

米糠身边有个汉子不服的说了一句:“一个**的美人,大其力市很多。”

暗号对上了。

此人正是卧底的情报员。他最开始看到泰坤竟然按时出现了,心里很是惊讶。怎么,国内没有派出行动队?还是行动失败了?

那自己会不会露馅?卧底随时保持着足够的警觉,他已经发现情况不妙了。

但是这时候,米糠一直注意着他,甚至还有两个米糠的真正心腹,一左一右的就在他身后。

情报员知道自己绝不能轻举妄动。

就在这样度日如年的煎熬中,他突然听到了约定的暗语。

眼前是自己人!这让情报员喜出望外。可是他同时也更加困惑。如果这个司机是自己人,那泰坤怎么回事?他应该被处死呀!

情况之复杂,情报员完全整理不出头绪。

好在这时候米糠完全对他解除了怀疑,那俩亲信也离开了他,不再将手枪暗地指着他了。

郭如东确定了情报员一切安好,于是不再说话。

泰坤完成了交易,也马上就要告辞。

毒枭的营地在密林里面,这里又潮湿又炎热,除了毒品什么都没有。他才不会多待呢,回大其力市多舒服。

要什么有什么。

米糠也不留他。人来了,钱到了,就行了。

他起身靠近泰坤,要送泰坤出门。

一群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准备一起出门。

北门钰的身份是拎包的,自然走在最后,谁也不怀疑。当一行人刚要开门的时候,北门钰突然发动。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从背后偷袭敌人,以他的速度和力量,根本没人能反应的过来。

昨天北门钰特意请教了郭如东,怎么样能让人无声无息的死。别弄的惨叫连连,那就不好了。

郭如东没想到他连这个都不知道,于是就把自己知道的都传授给了北门钰。

他万万想不到,昨天北门钰刚学会,今天就要施展。

郭如东就听着身后动静不对。他连忙抽枪回头,却见刚才活蹦乱跳的一群人,除了自己这边的人,已经全倒在了地上。

北门钰手上握着一把沾满血的匕首。这还是自己给他的。

泰坤,米糠,连同他的手下,全死了。真是一眨眼的工夫。

这不但惊呆了郭如东,也把情报员吓坏了。你哪个单位的,新手吧。怎么你能这么冒失。你在米糠的老窝杀了他,咱们还怎么跑的出去?

可是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郭如东立刻从尸体上挑选武器和子弹。一边挑,一边说:“北门兄弟,你真牛!看来今天老郭这把骨头得埋在这里。”

这时候愤怒和痛骂没有任何意义。郭如东屡次执行危险任务,生死早就看开了。

他不知道北门钰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既然做了,那就只能向前走。

北门钰走到郭如东面前,意外的用手拍了拍他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然后又走到情报员面前,也如此一番。

这让俩人莫名其妙。

北门钰突然笑了。

“两位,相信我,今天你们谁都不会死。我要彻底毁了这里,来,我们计划一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