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孟良河的后代

第一卷第2节平地行洪《孟良河的后代》

第2节平地行洪

铜锁奋力的游过去,更近了。眼看就要抓住衣柜,这时一个浪头打过来,又把衣柜推出去老远,铜锁真的急眼了。一个猛子扎过去,当他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正好拦在那衣柜的前面。铜锁绕过去,用手推推她,没有动静,摸摸鼻孔,觉得还在出气,铜锁,想把她抱到衣柜上去,几次努力,都没有成功,毕竟在水里,有劲也用不上。咯噔一下,衣柜被什么东西拦住了,铜锁再转到前面,下面是颗树,找到树干,蹬在树上,这次能用上力了,那女孩终于趴在衣柜上。

铜锁,用力的想把衣柜,往村边上推,离开着主流干道,物体在水里显得很轻,可是,人的力气,也不能完全用上。洪水像大河的主干道一样,翻着浪花急流而下,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河床,也就没有更浅的地方,大船行驶在河水的**,不敢往边上靠,怕是偏离了航道,撞上河床,就搁浅了,现在铜锁就想让它搁浅,却不能实现目的。

铜锁大声的喊着,小子们,快来忙哥的忙,几个孩子,纷纷下水,不管在什么时候,人多力量大,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你们几个人来我这边,咱们一块往村边那个土堆上推,”这次终于搁浅了。铜锁说:“把她抱起来,放在我的背上,”几个孩子,七手八脚的,终于把那个女孩,放在铜锁的背上。铜锁也不要那北瓜了,径直的,趟着水往家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个嘴肯泥,又把那女孩摔在水里,铜锁急了,大声的喊:“臭小子们,你们那次被人打了,不是老子给你们出气,现在老子有事,你们不帮忙,反倒在那里看笑话。”那几个小子听见了,急忙跑过来委屈的说:“你也没说让我们干什么呀,哥,给你的北果。”铜锁说:“捞了一个大活人不比北果强,送给你了。快,帮我抬着她,”大伙连拖带抱的往家里走去,铜锁嘴里还叨咕这:“这是谁家的闺女,吃这么多干什么,还真沉。”

离家还老远他就喊上了:“娘,快点出来,帮我一下。”铜锁娘,听见是自己儿子再喊叫,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这小子,在外面又惹什么是非了,急忙出来,“小子,你这是背的谁家的闺女,”“先不要说了,你抱着她走,快累死我了。”娘接过那女孩子,一个还没有长大**的,未来的儿媳妇。还是大人力气大。一把就抱起来,径直的往屋里走去。

村北的孟良河水,漫过了石桥。河水像咆哮的野马,河里,不断地冲过来,家具什么的,像穿衣柜,桌子,椽子檩条等,一切可以漂浮起来的东西。大人们,在河的两岸,拉上一条绳子,捞着,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柴火垛像小山包一样,打着滚儿,顺水而下。不知道是那个淘气鬼,把那柴火垛点燃,一路上冒着黑烟,向人们显摆着自己的存在,可能是水火互不相容,只能冒冒烟罢了。

铜锁的家乡,在河北的中部偏西一点的中山国,曾为后燕慕容垂的首都,后魏时改为中山郡。大唐时,统领十一县,安喜、北平、固城、恒阳、新乐、义丰、望都、无极、唐昌、深泽、陉邑。它位于太行山东麓,华北平原西部边缘,京广线,从此经过。

她距离保定56公里,距离北京196公里,距天津220公里,那里四季分明,气候宜人,初冬时节,彯彯洒洒的落叶,铺满了大地。秋风加快它的进度。大地开始入冬前的准备。小河里,一片冰面是孩子们,欢天喜地的所在。一只只冰车,载着孩子们的梦想,在冰面上飞驰。当然这里必须有铜锁的身影,而且还得滑在前面。

村北的那条小河,过去的时候,天天有水。她叫孟良河,据说,是修城里的开元寺塔时,人工开凿的运河,距今已经有2000多年了,孟良河,又名嘉水,因嘉山水汇入而得名,嘉山下有老君庙。山顶上的昭福庵传位于孟良寨,故此得名孟良河。上游是王快水库。下游流入白洋淀,再经海河入海。

在铜锁稍大一点的时候,聪明的人们在那河上修了拦水闸,又人工开挖了灌渠,一直通向村南,在往东去。每年一到小麦需要浇水的时候,从王快水库调水下来,在拦水闸往上游五六里地远,水深都有2米那么深,那是孩子和男人们的天堂,干了一天活的人们,晚上都来游泳洗澡。有可能是人们故意把水渠不深的地方,用水泥抹了地面,干净多了,那里是女人们的天下,她们只会在晚上才来,不过也有会游泳的。

人们总是觉得好奇,想靠近一些,其实女人比男人聪明多了,她们三五成群,从不单个出来洗澡,换这班的在岸上看守,也不知道是她们的眼神好,还是有什么特殊功能,离老远就喊上了:“你小子离远一点,要不一会就弄你一个老头看瓜,”就这还不算完,第二天遇到他家大人:“他婶子,快一点给你家小子娶媳妇吧,老大不小的从是惦记着看别的女人,迟早要挨揍。”人们说笑着,一个村里的人,总是那么亲近,这种乡邻关系,只有在哪个年代才有。

听老人说,砍光嘉山树,修起开元寺塔。知道现在,嘉山上仍然没有一颗树苗。裸露的石头经不起常年累月的风吹日晒,早就成了化石,经过人们的开发利用,那化石可以在石板上写字。在过去那个年代,三年级以下,都用它写作业,或者是课堂上记录。那嘉山上的树木,通过孟良河,顺水而下,省去了多少人力。铜锁出生的村子,那时有600多户人家,分寨里寨外。过去有寨墙,分四个寨门,寨里住的,都是信教的教友。寨墙是用土打的墙围起来。有两米多高。在铜锁他们小队的西面,那时候还保留着一段很厚的寨墙。上面布满了蚂蚁的巢穴,都是大个的蚂蚁,但是它不咬人。在寨子**,有一栋距今200多年前,修筑的欧式的教堂。不过在铜锁小时候,那里己经变成了,村里的小学。

铜锁一、至三、年级,那时候叫完小,(高小是4、5、6年级)。是在那里边读的书。教堂大们坐东朝西,**有70多米,宽约20多米,中间有两排,两个人合抱那么粗的,大柱子,下面是大理石柱基。每排三根柱子,间距四米有余。顶子是无梁,双曲拱屋顶。屋顶45°斜坡,用大青瓦铺设防水。内墙面以及屋顶,绘着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以教会为题材的壁画。

适量的雨水,提供给人类和植物,生命必需的淡水资源。但是,任和事情,都不能太过,太过就是灾害。天降泱泱而不息;**固;冀州平;禾苗死;众不生;保天津;保津浦;扒口分洪漫长堤,牺牲局部保全局;特大洪峰盾如海;五千亡灵鱼腹生;海水大潮,倒灌河满;河水入海更比蹬天难。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