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运

第一二六章 崇祯帝的梦魇

挑良辰、择吉日祖大寿开始带领关宁锦的百姓和军兵收割麦子、高粱和谷子。

负责收割锦州城北一带麦子的是祖大寿雇佣的一股民夫势力,他们主要流窜关宁锦一带,到秋收时负责收割粮食,到时候给钱走人。

可正当收割小组在锦州城北十里外的马家洼子一带收割小麦之时发生意外,谁料想,在金灿灿的麦田里出现了大量黄衣刺客,周身上下一身黄,跟混入小成熟的小麦里根本分不清,每个人手持短把弯刀,瞬间就把工作队来带的一千多收麦子的民工全部干掉,动作之快可见这些强人的来历不小。而后,这些金衣蒙面人点燃准备好的火炬将大片麦田全部焚毁,一粒粮食都不给留下。

这些黄衣人渐渐的消失在了火海当中。

事事难料,谁知道收麦子的功夫还把小命搭上,这不扯呢吗!

不过有不该死的,这一千多民工里有个叫吴**的人,此人曾经患过疾病,后来修养好了可以从事农活,与祖大寿有些老邻居关系。

该着他活命,在收麦子的时候他掉队了,原因是拉稀跑肚,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走一路拉一道,正赶上他在树林里拉屎,突然前方火起把他吓了一跳,一下屎被吓没了,提上裤子也没擦干净屁股就跑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不看则可,一看那,屁都吓凉了。怎么麦田被大火烧成样了,特么谁干的好事?

不对啊,我们的人呢,都去哪里了。吴**开始在周围寻找自己人,当发现自己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马上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搞破坏,撒腿跑回锦州报告祖大寿。

回到宁远之后,吴**吓的连话都不会说了,看到祖大寿光张嘴不说话(此时的祖大寿已经回到宁远),急的祖大寿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一下将吴**抽醒了。祖大寿就问:“到底怎么咯,工作队其他成员呢?”

“完了、全完了,咱们的麦田叫人给烧了,一千多弟兄死去非命。呜呜呜呜。”吴**抱头大哭。祖大寿一听这话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怎么可能呢,谁敢在我眼皮底下犯事呢,莫非是义州派来的刺客,还是沈阳派出来的呢?祖大寿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瞎捉摸。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自己要亲自查看,到事发现场看一看。

连夜赶到事发现场,到这一看傻眼了,千亩麦田毁于大火,烧的一干二净,连根草次都没留,收桩带包圆,麦田里还冒着浓烟,离近点直刺鼻孔。手下这些带兵的将领无不愤怒,这可是咱们一年辛苦的成果,就这被满**给破坏了,太不甘心了,找他们报仇去,对,也把他们的粮草烧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祖大寿暗骂义州的济尔哈朗和沈阳的皇太极,你们这是够损的了,绝我粮道,好再一次上演大凌河一案。嘿嘿,你可想错了,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

那么这件事是皇太极指使人干的吗?还真是这回事。

皇太极临走之时叮嘱了济尔哈朗与多铎他们二人,给他们安排了进攻锦州城的计划,这放火就是其中的第一步,这叫步步为营,小步快跑。祖大寿岂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济尔哈朗派出两千名伪装部队,乔装改扮身穿金黄死秋衣秋裤,手持弯刀,日夜潜伏在麦田里,待明军收麦子之时全部斩杀,而后烧毁麦田不得有误。

其实这也是皇太极给祖大寿一个下马威,目的只有一个收复你祖大寿以及辽西一带地盘,看来这位大清国的奠基人为了拥有祖大寿也是煞费苦心呢!

祖大寿被气留在锦州城没走,心里七上八下的,自己合计着:“怎么最近老是不顺当呢,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真特么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放个屁都砸脚后跟,要不找人破破。这还好说,最关键的是过冬的小麦和草料泡汤了,军兵吃什么,马儿吃什么,如果粮食断了,那军心可就涣散,不好开展下一步工作啊!”祖大寿可深知挨饿是什么味道,当年在大凌河被困几个月,眼睛饿蓝的都,饿得吃死人肉,你说厉害不厉害。看来还是先把宁远至山海关一带的小麦收完再说吧!最起码能够解决部分人的温饱问题,另外,还得想**求援,叫崇祯小儿给我发点粮食过冬,对,就是这个主意。

祖大寿写了奏章,派亲信之人送往北京城。

那么最近一直没表崇祯皇帝,他还好吗?嘿嘿,一点都不好,怎么回事?

崇祯皇帝真是个倒霉蛋,一继位就接过一个破烂不堪的大明王朝,不仅内忧外患,而且连年大旱,或是洪水齐天,瘟疫爆发。

这一系列的自然灾害把原本就破败不堪的大明朝搅乱的东到西歪,崇祯是一个勤政的皇帝,打登基那天崇祯帝就开始没白天没黑夜的忙活,他二十多岁头发已白,眼长鱼尾纹,可以说是宵衣旰食,夕惕朝乾。史志称其“鸡鸣而起,夜分不寐,往往焦劳成疾,宫中从无宴乐之事”。皇帝是好皇帝,可事情办得每一样出彩的。

而崇祯对于辽东一事与群臣意见不统一,出现分歧。有的大臣劝说崇祯别再往辽东那里投资了,根本就没有在投资的必要了,放弃祖大寿,放弃关宁锦为上策,只要把山海关守好了,任他千军万马的后金也不足为虑。

可崇祯不但不答应,还把提意见的官员给杀了,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以后一提到辽东两个字,没有一位大臣敢吱声的,怕杀头。这与他的性格有着直接关系。尽管崇祯志向远大、励精图治、宵衣旰食、事必亲躬,但他既无治国之谋,又无任人之术,加上他严苛、猜忌、多疑,对大臣动辄怒斥、问罪、砍头、凌迟,其残忍和冷酷与魏忠贤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不相信文武百官,崇祯还频繁地调整官吏,使得明明有利于好的地方反倒被整黄了。

那么皇太极又不断骚扰入侵,明廷苦于两线作战,每年的军费“三饷”开支高达几百万两白银以上,国家财政早已入不敷出,缺饷的情况普遍,常导致明军内部骚乱哗变,朱由检求治心切。

虽然明思宗期盼着明朝能在他手中迎来“中兴”,无奈前几朝的积重难返,当时天下饥馑,疫疾大起,各地民变不断爆发,北方皇太极又不断进攻,加上明思宗求治心切,生性多疑,刚愎自用,因此在朝政中屡铸大错:前期铲除专权宦官,后期又重用宦官;在众大臣的吹捧下,崇祯高估了袁崇焕,误信了袁崇焕“五年复辽”的大话,以倾国之力打造了一条宁锦防线,结果后金从蒙古绕了过来,明王朝面临灭顶之灾。

不过崇祯未认识到这一点,一天天的还我行我素,自己认为好那就来,管他那个去了,崇祯十二年的大明朝离土崩瓦解就要不远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