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乱世鸳鸯烽火路

第一百六十五章、得吃食又打活靶子 追日酋再遇老冤家

张古山之敌被歼灭,堵住了小鬼突围的去路,身后又有国军的各路部队围追,小鬼子顿时就成了瓮中之鳖,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战场在万家岭地区铺开,小鬼子虽然是强弩之末,虽然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但小鬼子仍然拼死顽抗,中国军队打得十分艰苦。

国军在万家岭虽有十万之众,一来兵员素质总体不如小鬼子,二来在武器上大打了折扣,因而国军的将士们完全是凭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和慷慨赴死的精神与小鬼子血拼。国军人数众多,一批倒下去,另一批又冲上来,小鬼子尽管兵员素质好武器精良,但也经不起如此前赴后继的拼命,阵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虽则如此,毕竟小鬼子的地面火力强,再加上小鬼子的空中支援,往往一个阵地刚夺下,国军还立足未稳,就被小鬼子的飞机炸得血肉横飞,伤亡惨重,刚夺回的阵地也会丢失。

但很快国军就会组织起再一次进攻,双方展开拉锯战。

在这场拉锯战中,二赖子带着羊角卫国队左冲右突,纵横捭阖,犹如虎入深山,鱼游大海,游刃有余。

羊角卫国队一则是武器甚至比小鬼子还强,在近距离的枪战中,“芝加哥打字机”远胜于三八大盖,再加上他们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军事素质也远远超过小鬼子,还有二赖子这个奇葩队长,再加上人数占优势的国军做后盾,自然是所向披靡,打得小鬼子唯恐避之不及。

张灵甫特别组织了一支队伍,跟在羊角卫国队后面,张灵甫一则是出于保护羊角卫国队之心,这样的精英要是消耗殆尽那就太可惜了,二来看羊角卫国队杀法厉害,有这支队伍在前,就能帮助巩固和扩大战果。

二赖子带着羊角卫国队是奔雷鸣谷方向去的,他听说小鬼子师团指挥部就在雷鸣谷,二赖子有心要来个“黑虎掏心”,拿下106师团指挥部,生擒松浦淳六郎。

二赖子想得美,但实行的过程并不美。要越过小鬼子的重重阻击到达雷鸣谷很不容易,小鬼子的火力太强了,二赖子不可能不顾弟兄们的死活冒险进攻。

带着羊角卫国队整整战斗了一天,二赖子和羊角卫国队还在万家岭方圆三公里的地方左冲右突。

见天色已晚,二赖子带着羊角卫国队突出小鬼子的阵地,回到营地,看弟兄们,都已经疲惫不堪。

二赖子本想晚上还去搞搞偷袭的,这几天晚上他们都会去搞偷袭,为了不致误伤自己人,每个队员都是赤膊上阵,就连三个女队员也只穿了一件**,还将袖子都扯掉了。

这样,他们偷入敌阵,即使因为黑暗搞不清楚敌我,只要摸到穿衣服的就给一刀,那就错不了。

今晚见弟兄们如此疲惫,二赖子也只得作罢。

吃饱了肚子又美美睡了一晚。

但小鬼子就没有这么好的享受。

小鬼子师团长松浦淳六郎站在指挥部前,眼望着夜幕即将降临的山谷,他的心情糟糕透了。

包围圈在一步步缩小,他的师团被困在这条山谷里,弹雨从四面八方倾泻而来,令人发怵的迫击炮带着恐怖的呼啸声掠过头顶在周围爆炸。炮弹击中马群,受伤的马匹发出惨烈的嘶叫,发疯似地到处乱蹿,病累交加、死伤的士兵越来越多。每天都有不少人倒在沟渠里,他们的皮肤呈茶色,身体被雨水浸泡得肿胀起来,还从鼻孔和口中爬出白米似的蛆虫。

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松浦看到,一个士兵用钢盔从沟渠里舀水喝,而不远处就漂浮着他的士兵的尸体。

松浦在心底哀鸣一声,真的是末日到了。

他很不明白,为何所向无敌的皇军会落到如此境地。

他的师团是9月26日黄昏悄悄上路的,部队完全轻装化,所有重炮和携带困难的重装备一概弃之不用,为了尽可能地携带更多的弹药,每名官兵只带了六天的口粮。为了保持隐秘性,部队电讯静默,昼伏夜行,为的是尽快赶到目的地。

他们根据冈村宁次的指令,从金官桥直插德安西南。冈村宁次这一招很阴险,如果得逞,就会动摇中国军队的整个防御体系。

开始还算顺利,他们一路隐蔽行踪,朝着宽达20公里的缝隙中穿插,可是,他们的行踪还是很快就被中国军队发现了。他们是孤军深入,一旦被中国军队咬住,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

因此,渐渐地就不那么顺利了,周围越来越多的中国军队向他们围来,他那时就隐隐感到不安,他下令加快行军速度,想迅速赶往目的地与小鬼子27师团会合。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当他往西北蹿到万家岭一带时,地图错误模糊,指北针失灵,阴雨连绵,雾气迷漫,道路崎岖难行,那些驮马更是在很多时候需要人拉手推肩扛着才能前进,部队要在重重山岭构成的迷魂阵里走出去,委实难上加难。

奔袭实际成了盲人瞎马的乱闯。

特别是现在,部队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接二连三的战斗,病累交加,部队减员严重,虽然冈村宁次司令长官一再电令他们突围,可哪里突得出去。

但突不出去也得突,他将突围的方向选定在万家岭北部的张古山一带,因为,那里是106师团与27师团距离最近的地方。

松浦这个地方选得好,如果说薛岳的剪刀阵是一个口袋的话,那张古山就是袋底,袋底捅穿了,他们也就突围了。

拿下张古山是关键,拿不下张古山,突围就是幻想。

他现在被逼上了绝路,只能指挥他的部队向张古山发起猛烈进攻。

可他没想到的是驻守张古山的是俞济时74军冯圣法的58师,74军是中国军队嫡系中的嫡系,是一支精锐之师。

小鬼子对张古山实施狂轰滥炸,一时间张古山炮火连天、硝烟弥漫。

小鬼子的老套路,轰炸过后就是集团冲锋。

可是,连续发起的进攻没有奏效,他们始终难越雷池一步。

部队减员严重,攻击力越来越弱,特别是一线中下层指挥官严重缺失,在这种状态下,还如何突围?

松浦有一种末日来临时的感觉。

他身边的小鬼子军官对他说:“还请将军阁下回帐篷休息。”

松浦仰望着夜空说:“要是明天是个晴天就好了,我们空降军官的计划就能实现。”

此时的松浦是困兽犹斗,冈村宁次派出接应106师团的部队遭国军阻击,无法前进一步,106师团接近陷入弹尽粮绝之境,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得请求派飞机援助,以帮助106师团脱困。

第二天竟然如他所愿,天气放晴,不像前几天那样雾气沉沉的。

一早接到电报,空降如期进行。

松浦异常高兴,犹如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上午八时许,在万家岭山区的上空,出现了许多架小鬼子飞机,飞机并不是向国军的阵地扔炸弹,而是空降了一大包一大包的食用物资。

二赖子在山上看到小鬼子的部队在空地上铺了一面硕大的太阳旗,小鬼子的飞机就往有太阳旗的地方空投。

二赖子顿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想了想,跑到医疗所拿了一块白床单。

大家不知二赖子要玩什么名堂,就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二赖子眨眨眼睛,神秘地说:“等下就知道了。”

二赖子问张灵甫:“哪里有红染料没?”

张灵甫说:“现在打仗,哪有红染料。”

廖伟东说:“我看见后山有红土,行不?”

二赖子跑去后山,果然有红壤土,立刻挖了一点用水调稀了,在白床单上涂抹了一个膏药,将白床单铺在空地上,然后仰头看天空。

那些小鬼子飞机看到了二赖子铺在地上的膏药旗,立刻飞过来,将那些吃食一大包一大包投了下来。

大家欢呼着跑向那些包裹,七手八脚打开来,竟是罐头、饼干、肉肠、清酒等食品。

也有医疗器械和药品。

二赖子将一个罐头打开送到姚梦琪手上说:“小鬼子犒劳我们,我们不能却了他们的好意。”

莫若雨一边咬着肉肠一边笑道:“赖子哥,就你鬼主意多。”

二赖子白了她一眼,嗤道:“没有我的鬼主意,你能打牙祭?”

廖伟东喝了一口清酒,“噗”地一声全吐出来了,说:“这叫什么酒,寡淡无味,还不如我们的烧刀子!”

莫若雨对廖伟东嗤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人不知饿人饥,你知道小鬼子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喝了他们的清酒,他们只怕都在抱头痛哭呢!”

欧阳昱说:“据侦察员说,小鬼子已经断了顿,有的两天都没吃东西,指望着空投活命呢!可二赖子倒好,出了这么一个怪主意,把他们的吃食抢过来了,他们不哭才怪呢!”

龙雅静说:“活该,谁叫他们跑到我们中国来!”

空投食品的飞机走了,不一会又飞来一群小鬼子飞机,这次空投的不是食品和弹药,而是一个个小鬼子。

这些小鬼子都是基层军官,这200名基层军官是冈村宁次特地从本土近卫军团调来的,用以补充106师团小鬼子军官严重缺失的状况。

小鬼子军官大都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而二赖子他们羊角卫国队散布在各处,在与小鬼子对垒中喜欢专门枪击小鬼子军官,这一打法推广到所有国军,因而小鬼子军官伤亡的概率非常高,这才导致小鬼子军官严重缺失。但部队打仗,没有基层军官指挥不行,小鬼子只得采用空投基层军官的做法。

还真应了那句话,“喜从天降”。二赖子一见,顿时喜不自胜,蹦起来大叫:“打活靶子!”

小鬼子已经被分割包围,小鬼子飞行员空投失去了具体目标,只得将这200名基层军官空投在这一混战的战场上。

羊角卫国队队员们一听,纷纷抓起枪就朝天上射击,许多国军一见,也都纷纷朝着天上射击。

二赖子和姚梦琪枪法如神,几乎一枪一个,只瞬间就射杀了十几名小鬼子军官。

羊角卫国队的队员们也都个个是神枪手,几乎也是弹无虚发。

不多会功夫,小鬼子那200名基层军官几乎都做了国军和羊角卫国队的枪下之鬼,侥幸逃脱的也被地面国军俘获了。

为了救出被围的106师团,小鬼子加快了援救行动,10月6日在柘林以北地区出现了小鬼子救援部队铃木支队的身影,薛岳只好抽调部队阻击铃木支队的东进。

此时,松浦抓住战机孤注一掷再度突围,万家岭中日部队的对决呈白热化,张古山战火重燃。

19时,国军13支敢死队举着大刀向小鬼子奋勇出击,各主力部队紧随其后,前赴后继。

其实敢死队也只是起到突击队和先锋的作用,在这场与小鬼子的生死搏斗中,谁敢不用命?

羊角卫国队虽然不是敢死队,但完成的都是敢死队都不能完成的任务。

总攻还没开始,二赖子就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莫看小鬼子是强弩之末,困兽犹斗的垂死挣扎不容轻视,我们大家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总攻命令一下达,二赖子对张灵甫说:“我们打前锋,你们随后。”

张灵甫说:“好吧。”

二赖子带着羊角卫国队奋勇当先冲向小鬼子,羊角卫国队的战法令张灵甫等国军大开眼界。队员们也像二赖子一样,一手持枪,一手持刀,远处枪打,近处刀砍,就像虎入羊群,只杀得小鬼子鬼哭狼嚎,无所遁逃。

尤其是二赖子,可以说是所向无敌,他枪打剑挑脚踢,在小鬼子群中如入无人之境,打得小鬼子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二赖子早就交代了羊角卫国队,他冲向哪里大家就跟向哪里。

二赖子也早有打算,他知道,这场战斗要想早点结束,只有活捉或者击毙了小鬼子的最高指挥官,才能彻底瓦解小鬼子的斗志。

因此他还是向着106师团指挥部的方向冲去。

但真要找到或击毙小鬼子的高级指挥官很不容易,上次二赖子就曾想过袭击小鬼子指挥部,但杀来杀去也没找到小鬼子指挥部。

但那时候小鬼子的防御力量还很强,要接近小鬼子指挥部都很难,何况是活捉或者是击毙小鬼子指挥官。

虽然现在要找到小鬼子指挥部应该没有以前困难,只是现在战场一片混乱,大家各自为战,加之又是夜晚,一下还很难辨别小鬼子的指挥部在哪里。

二赖子打算等攻破了小鬼子的最后防线再确认。

因此,现在他只是一边枪打剑挑脚踢小鬼子,一边留神姚梦琪、莫若雨和龙雅静,但看她们那杀敌的英姿,打小鬼子的手段是越来越高了。

这场最后的歼灭战整整打了一夜,在国军凌厉的攻势下,不可一世的小鬼子106师团的防御阵地终于崩溃了。

凌晨时分,各处的战火基本熄灭,只有零星的枪声。

二赖子将羊角卫国队招集在一起,见大家满脸满身都是血污,还呈疲惫之色,知道这一夜拼搏得很辛苦。

二赖子和姚梦琪检查大家是不是受伤了,还好,虽然杀了不少小鬼子,但只有五个人被刺刀刮伤,并无大碍。

刚为伤员处理好了伤口,一个通讯员跑来说:“闾队长,团座请你们羊角卫国队去一下。”

二赖子带着羊角卫国队跟着那个通讯员来到雷鸣谷,张灵甫一见二赖子就说:“闾队长,这里可能是小鬼子的指挥部,那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加之那里的小鬼子很能打,我们虽然牺牲了不少人,仍攻不上去。”

二赖子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帮一下忙?”

张灵甫也笑道:“是这意思。”

二赖子道:“义不容辞!”

二赖子转头对队员们说:“我知道大家很辛苦,很累,需要休息,但还有最后一个堡垒等我们去攻取,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就由我带小妹和东北、关西佬、锤子、雷子、文伢子去完成,其余的由吕大哥带着在这里休息。”

大家一听,都不干,纷纷说:“为什么不让我们去?”

就连莫若雨也嚷嚷道:“臭赖子你瞧不起人,凭什么你不要我们去?”

二赖子笑道:“难道你们不累?”

队员们纷纷说:“打小鬼子就是累也要打!”

张灵甫说:“这一股小鬼子很邪门,好像跟你们羊角卫国队一样都是高手,我们的人就是攻不上去,只要他们一出现,我们就会被像扫地一样扫下来,据逃回来的士兵说,那些人能以一当十,我们的士兵往往只一招就被杀了。”

二赖子说:“难道是阵风挺进队的?”

张灵甫说:“阵风挺进队?”

二赖子说:“这是小鬼子特别组织的一支队伍,人数不多,也就几十个人,却个个军事素质过硬,而且都是武功高手,像我们国军的一般士兵,就是十个也难对付他们一个。”

张灵甫说:“这就麻烦了。”

二赖子说:“怎么啦?”

张灵甫说:“你看,小鬼子龟缩在隘口的大石头后面不出来,隔远了我们的枪炮打不到他们,可靠得太近我们就完全暴露在他们的枪炮之下。”

二赖子说:“那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张灵甫说:“办法有倒是有,就是用大口径大炮轰,可我们哪有大口径大炮。”

二赖子说:“不要忧心,我来想想办法。”

二赖子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心里就有了主意。

他对羊角卫国队的队员们说:“等下我爬到右边那座山头,从上往小鬼子的隘口丢手雷,你们趁这个机会攻进山谷。”

廖伟东说:“让我去吧,不能老是你打头阵。”

二赖子用手比划着笑道:“从那个山头将手榴弹扔到那个隘口,你有把握吗?”

廖伟东看了看,这距离至少在一百二十米以上,便摇摇头,说:“没把握。”

二赖子说:“但我有把握。”

要是在平地扔这么远,二赖子虽然天生神力,也没多大把握,但从高处往下扔,就省力得多,所以二赖子才说有把握。

二赖子又对张灵甫说:“只要我们的队员一进隘口,请你带队伍赶紧跟进,务必活捉松浦淳六郎。”

张灵甫说:“好。”

二赖子刚一起身,姚梦琪也要跟去,二赖子笑道:“小妹,哥这次可半点危险也没有,你不必跟去,照顾好莫姐姐和龙姐姐就是。”

姚梦琪这是习惯行为,每每二赖子单独行动,她就要跟去,所以她根本不想危险不危险。

姚梦琪一听,是这么回事,也就不再坚持要去。

莫若雨说:“赖子哥,你放心去吧,不要老想着关照我,我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龙雅静也说:“是呀,你放心吧。”

二赖子说:“嗯,我知道。大家也都准备好,隘口一响起爆炸声就往上冲。”

吕弘阳说:“你放心吧。”

二赖子捆绑了五个集束手榴弹带在身上,就钻进旁边的树林里。

他的行动很快,没多久就迂回着爬上了那个山头。

只是当他站在那个山头将集束手榴弹准备扔下去的时候又收回了手,他目测了一下距离,又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手榴弹爆炸的时间,就觉得还得接近一点隘口,这样,才不至于因为距离远费时间手榴弹还没投到目标就爆炸了。

他隐蔽着身子往下爬,以他的身手,小鬼子是发现不了他的。

下到他心目中的理想位置,也不过离小鬼子只有五十来米,二赖子毫不犹豫就将集束手榴弹接二连三地投了出去。

一连几声巨大的爆炸声,腾起的烟雾就将那个隘口笼罩住了,而早就准备好了的羊角卫国队和503团也一鼓作气冲进了隘口。

二赖子在手榴弹爆炸的当口就从山上朝着隘口方向奔去,“上山容易下山难”,可二赖子下山也快如风。

等二赖子跑下山头,再钻进隘口时,羊角卫国队和503团的人正与小鬼子激战在一起。

张灵甫口中有点邪门的那股小鬼子果然是阵风挺进队。阵风挺进队在与羊角卫国队对峙的时候,不但没有等来他们的救援部队,却因为新四军的救援,只得放弃了消灭羊角卫国队和抓捕飞行员的企图而逃命。

他们一逃出去便遇到了小鬼子的106师团,冈部太郎当即向松浦请求围捕羊角卫国队和新*军,但松浦没有同意,他不可能放弃他的战略目的而去干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

反倒是阵风挺进队还被他留下了,因为在这一带,也只有106师团这股小鬼子,阵风挺进队一时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只好暂时在这里安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