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

第364章 路在何方

张璟瑜无奈的低下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面条。思文和亚男两个嫂子则小声的劝慰张崔氏不要过于生气着急。

虽然当兵这事一时没了下文,可张璟瑜去意已决,决定不顾母亲反对离家出走。父亲张瑞鹤看出来了,在没人的时候悄悄给了张璟瑜一些钱资助他。

过完了一九三九年春节,张璟瑜一直没再提当兵的事情,母亲张崔氏渐渐以为儿子已经没了那个想法,于是一家人继续平静的生活着。

可是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张璟瑜却一直在筹划怎样可以离开武汉前往内地。

张璟瑜最早想去衡阳,打问彭重远所在的国军情况,可是却看到报纸上说,日本在缅甸与杜垏明的机械化第五军在缅甸作战。

彭重远在坦克部队,因此很可能也会在缅甸,身处日本占领区的张璟瑜没法得到更多详细的消息,只得是作罢。

然后他又想了两套方案,一个方案是往南走,到了岳阳然后想办法进山,一直往南去长沙那边,因为长沙还在国军的控制之中。

第二个方案是直接从武汉往西北走,想办法进大别山,然后再往西,出了大别山之后就可以到襄阳,那边也是国军的控制区域。

两个方案比较下来,去长沙离着武汉近一些,路也比较好走一些,所以张璟瑜决定先试试第一个方案。

几个月之后的一个早晨,当张家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张璟瑜悄悄离开了家。

但是张璟瑜去了岳阳才发现第一个计划行不通,因为日本人自从占领武汉后也一直在计划继续攻占长沙。因此从一九三九年的四月开始,日本人就在岳阳这边屯兵,并且打算在夏天发起对长沙的进攻。

张璟瑜离开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九三九年的五月,他到了岳阳是六月初,刚好赶上日军筹备战争的准备阶段。结果发现自己越是往南走看到的日本军队越多,进山更是想都别想,连当地的老百姓都很难进山。

无奈之下张璟瑜只好返回武汉,准备按照自己的第二套方案去襄阳。

回到武汉之后,张璟瑜没好意思回家去,而是找了一家旅馆住下,准备先买去孝感的车票,然后在再想办法往西,看看能不能去襄阳。

汽车站买票的人还真是不少,张璟瑜排队的时候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的抱怨长途汽车车票不好买,心里不免有些担心。继而自我解嘲的想到自己一心报国,眼下却连去报国的路都找不到。

整个汽车站只有一个日本兵哨位,有三个日本兵站岗,剩下别的岗位都是伪警察和伪军士兵。由于伪军并不怎么管事,因此车站环境很乱,票贩子在其中四处穿梭。

排队等着买票的张璟瑜眼看距离售票窗口还剩下二十几个人的时候,却见一个穿着制服的售票员把一块写了字的木板放在窗口,于是前面排队的人立刻发出一阵抱怨声。

张璟瑜挤过去一看木板上写的字,原来是当日票已售馨的告示。

“排了两天队还是买不到,肯定是票贩子把票屯起来了。”

“唉唉,也不一定,票贩子也不会拿走所有的票吧,我估计还是没车,听说有些车被用来运输日本人的物资去了。”

张璟瑜买不到票只好往车站外面走,打算先回旅馆住下,等明天再来碰碰运气。自己跟家里不辞而别,家人也都知道自己要去当兵。眼下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就算为了面子考虑也不可能再回家去。

“票子要吗,要不要票子。”一个票贩子的询问声,吸引了张璟瑜的注意。

张璟瑜问道:“去哪里的票子。”

“你要去哪里啊?”

“孝感,有票吗?”

“有啊,几个人?”

“一个人,多少钱。”

“十五块。”

“啥,这么贵,我从广州坐火车过来也才几十块钱。”

“那你就去坐火车啊。”

“不买了,不买了。”

张璟瑜心里说老子要去投军抗日,你这个票贩子还要宰一刀。

“怎么回事?怎么了。”

一个中年男人来到票贩子和张璟瑜的身边。

“呀,孙先生,这个人要买去孝感的车票,又嫌贵,不要理他。”

“呵呵,朋友,你要去孝感?”

那个被票贩子称为孙先生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问张璟瑜。

“是啊,可你们那个票太贵了,我接下来还要往北去,第一站就要十五块钱。”

“哦,还要往北,去哪里?随州?”那个孙先生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

张璟瑜突然发现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二十多米外那个日本兵岗哨的方向转身就要走。

“唉唉,朋友,别急,我也要去北面,正好想有人结伴同行。”孙先生追着说。

“那你找别人去吧。”

张璟瑜心里有些紧张,一边敷衍着孙先生,一边也加快了脚步想尽快离开,谁知道那个孙先生反而还追了上来。

“兄弟,别急,你听我说,我可以办到去随州的票,更远的荆门也可以去。”

张璟瑜猛地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孙先生,脱口而出说道:“荆门,那里,不是还没有被日本人占领吗?你也能去?”

孙先生笑了笑,信誓旦旦的说道:“可以去,实不相瞒,别说荆门了,就是襄阳那边也可以去。这位朋友,你去吗?”

“那去襄阳要多少钱?”

“朋友,襄阳是国军重要防区,一路上日本人查的很严,你可以跟我走,咱们先到洋山县,然后我带你过封锁线,接着咱们在荆门上车,经过宜昌之后还可以直接进入四川。”

张璟瑜有些迟疑没有答话,看他这样孙先生低声说道:“你应该是想去四川吧,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价格不便宜。”

张璟瑜警惕的问道:“要多少钱?”

“一口价,一百元整。”

张璟瑜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从广州坐火车来武汉,也没有一百元的车票。”

“这不一样,我干的事情有风险,路上还要打点军队,一百元不算贵了。”

“你不会只是带我一个人过去吧。”

“呵呵,当然不是,你不用多问,要是同意,跟着我走就行,肯定送你进四川。”

张璟瑜看孙先生说的这么自信,而且还一脸轻松的样子,又歪头看看远处站岗的日本兵,心中一时不好决定。

孙先生看到张璟瑜还是不放心,笑了笑说道:“别担心,中国的事情,有门路就没有办不成的,日本人来了也一样。”

“这,呵呵,那,好吧,请问兄长怎么称呼。”

“我姓孙,叫我孙先生就行了,明天这个时间咱们在这里见面,我带你去坐车。”

“那成,明天此时此地,咱们见面。”

“先付五十块订金。”

“这……五十块?明天付钱不行吗?”

“要是实在信不过,那就算了。”

张璟瑜被孙先生淡定稳重的态度所折服,只好拿了五十块钱交出去。

接过张璟瑜的钱,孙先生麻利的揣进口袋,说道:“记着,明天中午,在这里见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