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铁血部落——土尔扈特保家卫国故事传奇

第一章 神秘访客

1867年2月5日(清朝同治六年大年初一)。

**中部天山脚下的巴音郭楞地区大雪已连续下了两天,临近午夜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地上的积雪已经一尺多深,远近都是白茫茫一片。

巴音郭楞地区地处整个**的腹心地带,这里是南疆的最北缘,与北疆的乌鲁木齐和伊犁都是隔着一条天山雪峰线紧紧相连。

朝廷设置在巴音郭楞地区的军府衙门(喀喇沙尔办事大臣衙门)就坐落在焉耆城这个千年古镇的**。焉耆城西南面四十公里处是拱卫这个地区统治中心最重要的军事重镇——库尔勒城;焉耆城西北面四十公里天山脚下的哈尔莫敦(今**和静县哈尔莫敦镇)是土尔扈特蒙古部落南路盟的部落大本营。焉耆城、库尔勒城、哈尔莫敦的土尔扈特大本营之间形成了一个互为屏障的“品”字型防卫“铁三角”,是巴音郭楞地区最重要的心脏地带。

焉耆军府距东面的哈密军府、西面的阿克苏军府、北面的乌鲁木齐军府和西北面的伊犁军府之间的直通距离,都在500-600公里之间。沿途都设有多个军台驿站,文报迭送、军情传递颇为通畅。

巴音郭楞地区也是土尔扈特南路盟的朝廷封地。十八世纪七十年代,土尔扈特人在渥巴锡汗的统领下历经艰险东归祖国后,部落的核心部分(土尔扈特南路盟)全部安置在了巴音郭楞地区,在这里驻牧已有百年。

从博斯腾湖(古称:西海)湖畔到与伊犁相邻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巩乃斯草原两地,这东西400公里长、南北200公里宽的广阔地界上,遍布山前草地、山川沟壑、高山草原。土尔扈特南路盟的4个旗、54个苏木就散布在这里……

将近午夜,大雪仍在继续。

在焉耆城东北方向的山边道路上,一队狰狞凶恶的白衣蒙面夜行人,正沿着山边向正北方向催马前行。

这些人对这里的地形道路好像都十分熟悉,选择的行进路线都是精心安排过的;既避开了多个有军士把守的关卡,也没有进入人口聚集的村落,还顺利地渡过了已经封冻的开都河。显然是他们其中有人此前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经过了仔细的查探,了熟于心。

焉耆城正北方向一百多公里外,就是中天山最高峰——天格尔峰。天格尔峰由西往东绵延的山脊线,就是巴音郭楞地区和乌鲁木齐地区的分界岭。北侧是乌鲁木齐南山;南侧是中天山巴音郭楞境内最神秘的峡谷——天狼谷。

天狼谷是巴音郭楞地区的最北缘,也是土尔扈特部落54个苏木当中最北边的一个村落——夏尔尕苏木的驻牧地。整个天狼谷成东西走向,两个谷口相距二十多公里,一条小河从谷内穿过,山谷最宽处有两公里多。最宽阔的这块地方就是处在中心位置偏近东谷口的牧民聚集区——青松寨,夏尔尕苏木的办事公堂就设在此处。

这千年古寨,也许是因为村落四周遮天蔽日的雪松森林而得名。古往今来,有无数传说中的豪杰侠士在天狼谷的深山古洞中修炼真功后行走天下;也曾有不少反抗朝廷的绿林好汉,因被朝廷通缉而蛰伏谷内,待机而动。因此,天狼谷远近闻名、神秘莫测。

大雪覆盖的天狼谷东谷口外,一块斜躺的巨石上刻着斑驳不堪的三个篆体大字“天狼谷”。巨石的身后,两侧像刀劈一样的百米悬崖夹持着一条三米多宽的山道,这是从东谷口进到天狼谷谷内的唯一通道。夏尔尕苏木在山道前安置了五米多高、十米多宽的巨大圆木栅栏;栅栏上方的洞穴里有几名守卫,洞穴附近还设有隐伏的暗哨。这道山门既防山贼、又防悍匪,守护着天狼谷的夏尔尕苏木百年有余……

午夜时分,青松寨的木制大帐内,夏尔尕苏木佐领桑格吉,还在和上、下两个十户长谈论着当前**的局势。虽说今天是大年初一,可大家都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直是空唠唠的。

“据说喀什、和田和阿克苏都被浩罕人占了,库车也丢了。到现在也没听说有朝廷大军前来的消息。今后战火有没有可能烧到咱们这里啊?”上十户长忧心忡忡地问桑格吉说。

桑格吉也是一脸惆怅,叹了口气说道:

“以我们**现有驻守兵力,根本对付不了好几万的浩罕阿古柏军队和英国雇佣军。可现在的朝廷内忧外患,眼前也不可能腾出手来对付这些侵略军。今后的状况,真不好说……”

下十户长对浩罕军队的暴行有所耳闻,有些惊恐地说道:

“浩罕人都是丧心病狂的家伙,杀人不眨眼!听说他们攻占的每座城镇都杀了好几万人,光和田城一个地方就有五六万人被杀,想想真是可怕!”

上十户长对浩罕军队长距离跨国界作战的势头有些不解,疑惑地说道:

“浩罕军队的前锋已经远离浩罕国两千多里,战线拉的那么长,军需补给肯定不容易。这弹丸小国它哪来的胆子还敢朝前走?真不怕有来无回吗?”

桑格吉年岁较长、见识也广,梳理分析道:

“有英国人给他们撑腰壮胆,这些贼人就敢冒险前进。不过,最关键的,是他们瞅准了现在朝廷无力西顾的这个时机,所以才敢放手一搏……现在浩罕人的最终目标还不清楚。如果他们止步南疆,我们暂时保住北疆;可能还有**的机会,今后凭借**现有兵力,可以拼死一战。但是,浩罕军队兵锋正盛,英国人提供的枪炮也特别厉害,估计他们不会就此罢手,乘势东进的可能性很大。”

下十户长说道:“如果浩罕人来攻咱们天狼谷,凭借两个谷口的天险和咱们青松寨的藏兵洞,完全可以和他们周旋一阵子,坚持几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桑格吉喝了口茶,思索片刻,摇摇手说道:

“咱们这里应该不会是他们的主要进攻方向,大队人马在这里也根本施展不开。我认为,托克逊和达坂城这两个南北疆隘口,才是他们要重点夺取的的进兵通道……”

说话间,东谷口的哨兵来报,说自称是达坂城守备兵营的把总沙大人前来巡视。桑格吉三人都吃了一惊!

上十户长十分疑惑地说道:“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官兵来咱们这里?”

下十户长更是纳闷,说道:“从来没听说达坂城兵营有姓沙的把总?”

桑格吉问哨兵说:“他们来了多少人?”

哨兵回答道:“有二十几个人。”

桑格吉思索了一下说道:“先请他们进来吧。”

哨兵得令转身出门,一开门就愣住了……只见六七个身着白色夜行衣的人已经持枪围住了大帐,并且有两人齐声喊道:

“达坂城守备把总沙曼大人到!”

桑格吉见状急忙带着两个十户长出帐迎接。

不远处,一队人马缓缓走来。这群人正是夜行晓宿的那一队神秘队伍。

领头的那个军官模样的人来到大帐跟前下马。

桑格吉忙迎上前去拱手行礼,高声说道:

“不知沙大人到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沙大人请!”

沙曼点了点头,毫不客气地进到了大帐,坐到了正座上。两个十户长赶忙上茶。

沙曼一副盛气凌人的派头,手握马鞭说道:“本大人前来巡查各地的防务,希望各位首领多多配合才是。”

桑格吉赶紧回应道:“一定,一定!”

沙曼问道:“你们对当前的局势了解吗?”

桑格吉小心作答,说道:“略知一些,听说浩罕军队已经占领了大半个南疆,还有可能继续推进……”

沙曼好像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你们是不是有所准备呀?”

桑格吉急忙介绍青松寨的防备状况,说道:“此前,我们部落的汗王已经命令我们加强防备。我们苏木已经加派了东西两个谷口的守卫,可疑之人绝不放入谷内。本苏木的六十名青壮年乡勇也全部备齐了弓箭刀枪,随时准备与来犯之敌进行交战。”

沙曼继续再问:“凭你们苏木的这点力量能守住天狼谷吗?”

桑格吉赶忙答道“我们部落能上战场的兵勇虽然不多,但依靠两个谷口的天险,只要防卫安排得当,他们想攻进来也不容易。”

沙曼一脸不屑,继续问道:“浩罕军队有的是洋枪大炮,谷口的天险不足为虑,根本挡不住他们。如果他们拿下谷口,攻到你们的青松寨怎么办?”

下十户长急忙抢着回答说:“我们的青松寨到处都有机关,尤其是大小藏兵洞各个相连,洞口随时可以攻击来敌,他们即使进到天狼谷内,我们也一定能把它赶出去。”

沙曼眼睛一亮:“哦?”

桑格吉心中一惊!这青松寨的藏兵洞一直是本部落最重要的秘密,是用来保命的,决不能轻易示人!现在下十户长说漏了嘴,被别人盯上可就麻烦了。

桑格吉急忙岔开话题说道:“青松寨四周山高林密,如果有人攻进来,我们可以撤到山上利用有利地形与他们周旋,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家,一草一木都了熟于心……”

沙曼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说道:“跟我说说你们‘藏兵洞’的事吧,我看这才是最有效的防御手段。”

桑格吉看了下十户长一眼。下十户长也意识到了自己向这些素不相识的人泄露部落的最大秘密确实是十分鲁莽的举动,内心非常自责,但悔之已晚。

“现在说的‘藏兵洞’是村寨附近的山上有几个天然形成的岩洞。传说中,在很多年前有些内地来的侠客在这里修炼武功,就住在洞里。我们把这些岩洞作为躲避天灾的藏身之处,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桑格吉小心解释了一下,希望能淡化这位沙大人对“藏兵洞”的注意力。

“洞里能藏下多少人?”

“也就五六十人吧。”

“主洞口在哪里?”

“就在后山。”

沙曼一脸严肃地问道:“根据朝廷的旨意,尚未陷落的南北疆各处要塞关卡、城镇村落的首领和兵勇都要验证和甄别对国家的忠诚,表明不资敌、不降敌、抵抗到底的决心。你们能照做吗?”

桑格吉一听此话,顿时胆气提升,铿锵有力地答道:

“浩罕人占我国土,屠杀我几十万同胞,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有一天这些贼寇胆敢来犯天狼谷,我们整个夏尔尕苏木必定以死相拼,报效国家,绝不含糊!”

沙曼点了点头说道:“嗯……说得好!不过,如果浩罕人来攻的话,重点应该是达坂城和托克逊城两处要塞。如果到那时关塞军情告急,你们能协助守军一起抗敌吗?”

桑格吉继续答道:“协助守军抵抗来犯之敌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义务。我们苏木平时训练的这六十多号青壮年乡勇,不光是守护自己的村寨,需要时就是要上战场杀敌立功的!请大人放心,只要大人召唤,我会亲自带领他们到军前效力。”

沙曼又点点头说道:“嗯!……很好!桑格吉头领深明大义,朝廷会很欣慰的。那咱们现在就去查看一下你们的藏兵洞如何?”

桑格吉见“藏兵洞”的秘密已被盯上,再也不好隐瞒了,心中有些无奈,但只能照办。他伸开手臂说道:

“沙大人请……”

大家出了大帐,沿后山小路来到了半山腰的藏兵洞的主洞口。

青松寨后山的这些“藏兵洞”其实是几万年前由于地质运动自然形成的石灰岩溶洞,幽深的主洞与十几个支洞直接相连成辐射状,且每个支洞都有洞口,的确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天然堡垒。

下十户长点燃了主洞口石璧上的火把。

沙曼查看了一下洞口,问道:“这洞里能容下六十多人?”

桑格吉轻声回答:“是……”

沙曼的副官凑上去在沙曼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沙曼煞有介事地对桑格吉说道:“桑格吉头领,你们部落的抗敌防御体系确实准备得不错……为了完成我们这次巡检的差事,请你安排号手现在就吹响紧急操演的集合号;马上进行紧急操练。操演完成,我们也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桑格吉心中又是一惊!有些犹豫,急忙问道:“您是说现在?”

沙曼点点头,阴沉着脸说道:“是的,现在!”

桑格吉三人不解地对望了一下。两个十户长也非常疑惑,但三人都知道这是军令,不能违抗!

桑格吉无奈之下,向两个十户长下令:“通知号手,吹紧急集合号!”

静谧的天狼谷,百年来头一次在深夜响起了不祥的牛角号声。睡梦中的人们怎么也想象不到,灭顶之灾已经悄然降临……

也就一袋烟的功夫,数十名带着弓箭刀枪的青壮年牧民匆匆来到了藏兵洞洞口。

大家都不知道深夜召集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疑惑地望着桑格吉和这一群从未谋面的神秘人。

桑格吉见人员已基本到齐,准备发话。上十户长上前悄悄提醒说:“阿山昆都还没到。”

桑格吉此时内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现在见他的副手——苏木的骁骑校阿山昆都还未到来,反到有了一丝欣慰……当下的情况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桑格吉高声向大家介绍说:“各位乡亲!这位是达坂城守备兵营的沙大人。深夜到咱们青松寨,是奉命前来巡查咱们青松寨的抗敌防备情况的。这也是朝廷的旨意!……沙大人公务繁忙,特地请大家深夜前来进行一次防备预演,然后沙大人还要赶往其他部落进行巡查。请大家理解、配合……现在听从沙大人的号令进行操演!”

沙曼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各位乡亲!想必大家都清楚咱们**当前的形势。浩罕人已经占据了几乎整个南疆。他们所到之处生灵涂炭、鸡犬不留,已经屠杀我几十万同胞!是罪大恶极、不共戴天的敌人!今后,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进攻各处关隘和咱们的家园。朝廷有令!各地兵勇乡民都要做好抗敌准备以防不测……现在计划进行预防性操演,你们愿意配合吗?”

大家听说是进行防备浩罕军队进攻的操演,齐声回答:“愿意!……”

沙曼见状,脸上再次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顺势下令:“好!当前假设敌军大队人马已经从东谷口攻进来,我们为保存实力撤进‘藏兵洞’,然后转移到各个支洞口与强敌进行周旋……现在全体人员进入主洞口,迅速转移到各个分支洞口待命。全体行动!”

大家没有多想,鱼贯而入进到洞内……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