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38章 解决袁氏

“安平改制”犹如一声惊雷在世人头上炸响,引起了全国范围的反响,洛阳的豪门大族首先站出来反对了。

其实历史上的改革也不是没有,主要是没有像我这么大胆,居然一下子把全国的豪门基本上都得罪了个干净。

于是,在洛阳太学府读书(其实是混)以望将来做官的各豪门子弟联名上书,要求皇帝废除新制,并惩治罪魁祸首贾诩、郭嘉、沮授、戏志才等人。他们认为年轻的皇帝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花样,因此他们把矛头对准了贾诩等人。

他们在皇城外静坐示威,并且堵截下朝的官员,威胁这些官员支持他们。

开始我仅仅认为这些学生是因为我大量的使用了平头百姓出身的各级官员,产生了不平衡心理,于是我又下圣旨说明如果他们将来到我开的各个大学学院读书的话,毕业后我一样会重用的。

但意外的是竟没有一个学生回去,而且聚集的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我派人一查,才知道里面还有很多洛阳大族的家丁和师爷在里面混水摸鱼、兴风作浪。

我马上派出汪风率领原禁军第三部把这些人都抓了起来进行审问,最后得知竟是四世三公的袁氏家主——原太尉袁隗牵头,由洛阳在改制中丢了大量官位的世家大族支持反对新制的示威。袁隗原想是借这些学生之口来表达一些豪族世家的反对。

但他们显然不知道我对改革是势在必行的,如果不改革,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统一全球。

我派出军队把那些学生都抓了起来,因为里面大多数人也是豪门子弟,肯定也是知道这次示威的目的,但他们却一样的支持并身体力行。因此他们中的很多人被送到了边关去守边去了,带头闹得最凶的几个则砍了头。

同时开始抓捕那些被我罢免后不甘心而参与策划的豪门家主,结果很多人以为我要把他们灭九族(因为历史上有很多人反对皇帝是被灭族了的),就组织家丁奴仆拒捕。我一气之下就把那些人都给杀了,当然,我没有对妇孺儿童下手,他们也是被我送到边关进行军垦去了。

不过最该死的主使者袁隗却逃脱了。他们袁家的门人太多了,肯定得到了风声,先跑了。

而我则趁机把军队清理了一遍,以剔除里面的不稳定因素。免得将来麻烦。

由于我有信鸽,所以袁隗在距洛阳不到500里的弘农南边的庐县就被当地的情报人员组织人手截杀了。只有几个武功高强的漏网之鱼逃脱,但这些人不是袁氏族人,只是袁隗请来看门的武师,我也就没管了。

同时我的信鸽也到达了袁术所在的南阳和袁绍所在的渤海。袁绍由于距离过远,还没得到袁隗在策划示威事件前写的家信,所以毫无准备的袁绍被特工顺利暗杀,手下之人被接任冀州州长的太史慈强行收服。而袁术却在我的特工人员手中逃得一命,并迅速扣押了荆州州长刘表,以“除奸佞、清君侧”为口号拥兵自重。并马上汇集了京城被杀的各豪门世家在外的亲属家兵,虽无明显的反叛表现,却也可看出他们确实有心要打击一下我的。

袁术原有两万人的郡兵,加上自己的家丁和各家族支持的人手及控制住刘表驻扎在南阳的一部分兵马,达到了5万人的军队规模。

得知袁术叛乱,我马上宣布袁氏一族为叛党,灭九族。同时飞鸽传书于南阳周围隐藏在山中的黄巾旧部,出山包围南阳,等待朝廷大军来歼灭袁术。

轩辕山、鲁山、浙水附近三支正规黄巾军共3万3千人于10月26日包围了南阳。由于袁术及他的手下都去关心朝廷军队了,大意之下被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黄巾军包了个正着。

袁术其实还是很怕的,毕竟与皇帝作对他来说真的是提着全家人的性命来赌博。如果赢了,他或者会君临天下,或者会被封一方诸侯;但如果输了,那是绝对的死无葬身之地。但他也知道他叔父袁隗在京城做的事是绝对得罪皇帝的死罪,所以他在接到袁隗的报警信后就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即使是这样,都还差一点被暗杀了,所以他对这次与朝廷的对阵是完全没有信心的。

一个没有信心的人做出的判断就会失误。

袁术首先认为城外的军队只是附近各郡的郡兵,战力并不强;其次他也看到他的军队在人数上要站上风,而且多了将近两万人。袁术决定冲出包围圈,躲到南方的深山老林中去做个安乐翁。但他有没有足够的信心,结果他只派了3万多人去冲击这些“朝廷军队”的防线。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军队纯粹是一支乌合之众,而黄巾军则是经过了正规军事训练的铁军。虽然他们也好几年没打仗了,但对付袁术的队伍还是不在话下的。而且他们的任务只是包围,不是攻城,所以可以筑壕沟阻挡袁军。结果袁术冲击了三次,损失了将近一万人,才不得不停下来。而三支黄巾军损失的人加起来也不到两千人。

看到城外的士兵在两军对阵时的英勇加机智表现,在城头观战的诸多豪强都认识到袁术失败的命运了。有的人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后路了。

经过20天的行军,5万御林军在黄忠的带领下抵达南阳,南阳城中发生大骚乱。主要是城中的士兵知道和朝廷作对是必死的下场,就纠集在一起在城中烧杀抢掠,搞的乌烟瘴气,袁术和他的手下们都在担心自己的命运,根本就顾不上士兵与城民之间发生的骚乱。

黄忠看到了一个不战而胜的机会。让随军的特种兵小队趁夜入城,通知城里还没有暴露的情报人员煽动百姓攻击袁术,口号是“迎皇军,除叛党”。

后来我知道了黄忠拟定的口号后找了个平时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把他大骂了一通。 “皇军”这口号岂是乱叫得的,老子又不是小日本鬼子。

先是小规模的百姓反抗袁术的士兵,然后袁术的士兵又赶来支持,最后百姓们在情报人员的诱导下与士兵们冲突了起来。

最先失控的是城南的马市。附近有好几个小商贩手中还有几匹马,袁术的这些士兵想抢来到时候逃跑用。这些商贩当然不干,结果士兵把商贩打了,然后商贩的邻居帮忙,最后各处的士兵也来帮自己人的忙……

骚乱在袁术还没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开始死人了,然后在一些“有心人”的引导下,愤怒的百姓拿起手中的镰刀、锄头、菜刀、锤子等工具,冲进了太守府,打死了袁术的所有卫兵和手下,袁术则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押到了黄忠面前。

12月1日,经大汉最高法院大法官国渊审判,皇帝签署执行令,袁术及其家人和同党500多人以叛国罪判处死刑,斩立决。

全国范围内,袁术叛乱只是比较大的一股而已,其他州市还有很多不满我废除豪门子弟优先做官的旧制的豪门大族明里暗里的搞叛乱和破坏。

到次年五月基本上稳定政局的时候,朝廷和地方共出动军队1000次以上,虽然军队规模都只有300到3000人之间,但也足可见我这次的改制对那些豪门子弟的生存的影响。好的是因为刚经历了黄巾之乱,农民对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太珍惜了,没有多少农民跟着起哄,所以很快就把这些叛党平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