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42章 地圆猜想

正在我准备进行经济大改革的时候,外出考察归来的张鲁给我送来了他的一份天文学术报告,我看到上面的标题就惊喜得跳了起来。

只见报告的第一页上边用他特有的草书写着几个大大的汉字——关于我们生活的大地是园球的猜想。

大家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吧?由中国人来发现地圆说,究竟有多大的历史意义这不用我多讲了吧!

我仔细的看完了这份划时代天文著作,虽然张鲁在文中也提出了他也不理解的一个问题——地球下边有没有人?有人的话,他们为什么不会掉下去?

当时没有谁进行过环球航行,所以张鲁不知道地球另一面也有人是可以理解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伟大的猜想毕竟使中国人在物理学上向前跨出了一大步。相信在若干年后,我手中的这份报告原稿大概要价值连城吧。

张鲁在文中提出了他猜想的根据:他在青州蓬莱观海的时候发现,出海的渔船在向远方航行一段距离后,不是慢慢的变小了,而是被远方海天相接的那一条线(即海平线)一点一点的遮挡住了,因此可以证明海水平面并不是真正平的,而是有一定弧度的。

后来张鲁又陆续去了许多地方的海岸进行观察,都得出了同样的观察结论,因此他就猜想我们生活的大地是不是弧形的,如果这个弧形面无限延伸,会不会在我们的另一边又同我们的大地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球体?

张鲁被自己的猜想给吓住了。他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有“大地是圆的”这种想法,与人们自古认识的“天圆地方”大相径庭。但他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想虽然不一定是正确的,但如果是正确的话,那他不就成为一代天文大师了么?于是他就把他所观察大海的猜想写成论文交由我判断,在他心中,皇帝简直是无所不能的。确实,相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我确实有点无所不能的味道。

看完他的论文,我马上决定乘机办一张学术报纸来专门报道这件事情。想到这儿,我才想起一直以来,我居然都没有想过办报纸这件事情,真是一大失误。

于是,在不经过张鲁同意的情况下,我让各地出版社出版了一份教育部主管,华夏书店发行的《科技月刊》,用了10多页来报道了张鲁的这一猜想和他的论文原文。其他的篇目就是关于造纸、火药、印刷术的简介,还有一些小科技知识。

同时还发行了A3纸大小的《大汉日报》,每天都报道国内改革的进展和其他的新闻事件,对于古代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大大方便了他们对国家的了解,相对于旁听来的一些小道消息,《大汉日报》上刊登的消息要准确快速得多。

而第一期《科技月刊》上刊登的张鲁的《地圆猜想》(我给取的名)和我撰文的《人类自古以来对大自然的探索》两篇文章一经发表就引起来轩然**。所有识字不识字的人都在兴高采烈地讨论我们生活的地球(皇帝命名)是不是圆的,一些对自然科学有一定研究的人更是写下了他们的意见看法送到各地出版社要求刊登在报纸上。

为了引发一次科学发现的潮流,我又下令让各地出版社出版了一份《社会见闻》,主要刊登一些文人发表的文章和价值不是很高的科学猜想文章。

大多数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文人对张鲁的观点是激烈反对的,我想如果张鲁在他们面前的话,肯定会被他们的口水淹死。

还有一些学问比较驳杂的文人,他们这些年看着大汉的新事物越来越多,已经对新生事物抱有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了。加上我在文章中对张鲁的支持,而他们也因为我这几年取得的成绩比较相信我,所以他们大都持保留意见或是略微支持张鲁的。

还有就是少部分已经开始进行职业科学研究的人员,主要是大汉科学院的研究员和各地致力于自然科学研究的科学人员对张鲁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声援支持。

张鲁的地圆说的焦点问题在于不知道怎么才能证明地球是圆的,所以才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也无可奈何的。

为了证明地圆说,也为了培养一批有探索精神的探险家(我不能直接告诉人们地圆说是对的,因为天下人都知道,我一直在洛阳,是没有出过司隶一州的),大汉中央于191年2月8日下达《关于在全国范围内招募进行环球航行以证明地圆学说的水手组队出海的通知》,开始进行环球航行的准备工作。

2月15日,大汉科学院临时住处传来喜讯,经过几个月的全力攻关,郑浑马钧等人终于把最后一件四大发明——指南针发明出来了。

现在发明的指南针是郑浑马钧等人花费了大量时间刻磨出来的,特别是指针的磨制和支持磁针转动的顶针花费了他们近一半的时间。就是这样,他们的指南针仍然不是非常精确,主要是指针还是太重了。于是趁船队还没有组好的这段时间,他们全都在努力磨制更细更轻的磁针。

2月8日开始到3月9日,陆续有500多名希望完成这一项旷古航行壮举的勇士和水手报名应征,其中就有前世三国中曾出使夷州的东吴大将卫温。通过了一些身体检查和航海训练,我还亲自给他们讲了一些海上会遇到的困难和解决的办法,才让他们到洛阳造船厂等待海船的打造完成并维持水上训练。

所有的人都处于受到皇帝接见的兴奋中,没有人去想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并知道解决办法的,只有身边的小林子在心中嘀咕道:“皇上真神了,好像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5月4日,为航海专门赶制的100多艘海船被打造出来,中央也完成了为他们出海而进行的各类食品医药和生活用品的准备工作,当下装船,载有2000多人(后来有陆续有很多人应征,还被裁减了一些,都还剩1000多人,随船有1000人的海军部队进行保护)的大型航海队于5月6日在为他们壮行的朝廷官员和洛阳百姓的注目中从洛阳出发了。

船队沿黄河出海,向东而去,虽然我知道地球一定是圆的,但我却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归来,也只有在心中祈祷老子(即道教太上老君,此时道教为中原第一大教,因为这时佛教还没在大汉传开)保佑他们了。

航海的人们出发了,我们的改革工作也不能停下,改革中必不可少的经济改革也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