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51章 棉纺织革命

时间进入191年,从这一年开始,补充了大量新鲜血液的大汉科学院开始了科技大爆发,各种发明创造层出不穷。受中央的影响,民间的科研力量也走上正轨,发明了大量的生产生活用品。

首先是1月份的时候科学院化学研究所被我从首阳山请来当所长的炼丹师欧阳民发明了肥皂。这可是一大民生发明,人们洗手洗衣的时候可比以前用的碱块效果好多了。当下命令财政部迅速拨款成立洛阳肥皂厂,开始生产肥皂。

2月初,从徐州传来消息,徐州纺织厂职工杨福和孙泽两人经过近半年的研究实验,终于发明了能同时带动20个纱锭工作的手摇纺车,比以前手工穿梭纺纱法的效率提高了整整20倍。他们发明的纺车被称为“福泽机”,堪比前世英国的“珍妮机”。

这个重要发明因为正处于国家逐渐由以前的重农抑商转变为士农工商齐头并进的重要时期,明显具有典型的宣传意义。于是,《大汉日报》、《科技月刊》、《社会见闻》这三个中央扶植起来的媒体巨头相继以头版头条大篇幅的报道了福泽机的发明,从两人当初为何进入徐州纺织厂开始,到两人发明福泽机的原因以及发明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失败,还有周围亲朋好友对他们的评价不一而足,充分发挥了媒体应有的效果。一个月内,杨福和孙泽的大名就传遍了大江南北,福泽机也迅速打出了名气。后来的福泽机售卖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我想除了这东西确实迅速提高了纺织厂的生产效率外,还有媒体宣传广告的效果在里面。如果不是三大国家新闻机构出面,这东西绝不会取得那么广泛的认同,即使认同,也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的。

福泽机的发明首先在徐州纺织厂得到实际应用,第一批投入使用的福泽机只有三台,每个负责机器操作的工人在月底统计的时候其产量还是比其他工人高出了15倍之多。虽然没达到二十倍的理论效果,但加上工人的疲劳因素也就理所当然了。而且这么高的产量也算是非常可观了,尤其是对于现在国家正处于新技术层出不穷与技术工人供不应求的时候一种新的机器发明所带来的影响是相当巨大的。因此,工商部国家科技总局授予杨福、孙泽两人发明家头衔(国家规定XX家XX家的头衔必须得到国家的认可或社会公认,否则视为欺瞒社会判处2年以上有期徒刑),并给予每人1万银元的现金奖励。这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诱惑。为什么?不问为什么,就这1万银元足够一个10个人的大家庭美满的生活5年之久。算下来,不是相当于前世的10多万?是不是算多的了?

有感于现在的科技管理上的不完善,在我的指示下,科技管理总局颁布《大汉科技管理条理》、《大汉科学技术发明专利法》等法律法规,保护科技发明者的利益,支持他们发明创造。

由于现在的情况跟前世大不相同。前世要求民主、人权,当然,人民的民主意识也是政府妥协的一个原因。不过现在情况可不同,在我有生之年要统一全球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可要好好利用皇帝的特权,否则岂不是对不起上天对自己的眷顾。于是,在我的暗示下,《大汉科技管理条理》中就这样规定了:国家尊重大汉人民的一切发明创造,但鉴于国家发展大于个人发展的重要性,任何发明创造都必须首先交由国家审核,看是否需要由国家控制生产。如果国家不需要,才允许个人进行专利买卖。当然了,能够得到国家看中的发明都会得到一大笔发明奖金。一般来说不会低于1000元的奖励,相当于买断这项发明的专利拥有权了。而一切没有经过专利申请的发明则不受国家的专利保护,任何人都可进行生产销售,包括国家,不像专利发明一样,只有买了专利的人或企业才能生产销售。

虽然这样的做法在前世看来确实有些不人道,简直是属于巧取豪夺的性质。人家一个跨时代的福泽机发明居然给人家1万块钱就完事了,这不是欺诈又是什么?

不过大家不要忘了,在这个时代,这些措施已经是大大对得起那些致力于发明创造的先行者们。为何?就为我能拍板买下他的专利。你以为如果没我的存在,他们有这么大的收获么?就拿福泽机来说,如果没有国家的宣传,他们的发明可能会被东家占有;或者自己有点资金开厂,但要说能赚到1万,那还是不容易的,而最坏的结果是他们没钱开厂,又没人赏识他们的发明,结果就像划过天空的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在历史的洪流中只留一点涟漪。

福泽机的发明大大改善了纺纱的生产效率,江南织造厂、寿春纺织厂等国有大型企业都订购使用这种大大提高生产效率机器。随着福泽机的应用,全国纺织业的产量急剧上升。八月份统计的数据显示,现在一个月布匹的产量要比以前高出足足三倍。除了大大降低布匹衣服的价格,国家外贸的布匹也大大增加,大汉的丝绸那是声名远播的。

福泽机的发明让人们看到了现在时代的不同,很多人开始加入发明创造的行业。不久,就有位于新建的洛阳纺织厂的一名技术工人发现,福泽机虽然效率高,但其纺出了纱线细而易断,不能做经线,而且需要人工操作,很费力气。于是,他在厂里的支持下对福泽机进行了改造,发明了第一部水力纺纱机。

不过,他并没有认识到他已经取得了一项发明,他还认为他是改造的福泽机,所以没有专利申请权,结果没有进行专利申请,虽然也得到了厂里的奖励,但明显与国家的奖金差一大截。对于这些规则,只有我才清楚,虽然知道有人改造了福泽机,但他不申请,我当然不会客气。马上派人到纺织厂把他找来,在洛阳东南面的洛水上建立了第一座用水力做动力的纺织厂,开始了以自然力代替人力进行工业生产的改变。

不过,随着福泽机和它的改进版相继面世,纺纱的效率大大提高了,但织布却还是原地踏步,毫无进展。于是纺纱与织布之间出现了严重的比例失调,织布技术的革新又成了当务之急。

织布机的发明也没耽搁多少时间。第二年的夏天,奉天家具厂的一名木工就发明了第一架自动织布机,提高效率40余倍,鉴于他及时的发明,国家给了他2万元的奖励。192年年底,第一家集福泽机与自动织布机于一体的新型纺织厂在洛阳新城成立了。据《社会见闻》的报道,在这家工厂里,一个工人看管的一台织布机一天的织布量相当于老方法一个月的产量——实在惊人,没得说的。

纺纱机与织布机的发明,引起了一系列有关纺织业的技术革命。清洗棉花中杂物的净棉机,自动梳齐棉絮的梳棉机,还有自动卷纱机。随着化学研究所纯硫提炼法的发明,漂白、整染等行业也相继实现机械化。毛、麻、丝纺织业也逐渐采用机器生产,尽管时间比棉纺织业晚些。

棉纺织业的技术革命带着我有点诧异的惊奇继续向前走,持续了十年之久才逐渐稳定下来。而其他行业在棉纺织业的带动下也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技术革命,而我还闷在鼓里,并不知道这次棉纺织革命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是什么。直到五年后,当其他行业的技术革命进行得轰轰烈烈,新的发明创造层出不穷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不就是英国历史上工业革命的前兆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