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66章 兰湖天之战

汉末的鲜卑族分为北鲜卑和南鲜卑两部,与此前的北匈奴和南匈奴一样,以大漠(大概是今天的外蒙古一带)为界,基本上互不往来。北鲜卑是一个统一的部落,南鲜卑则分为河西鲜卑、拓拔鲜卑和东部鲜卑。拓拔鲜卑的当代首领是拓拔天,武艺颇高。东部鲜卑又称乌丸,首领叫丘力居。三个部落以拓拔鲜卑最为强大,拥有前世内蒙古高原上的大片草原,人口达到了100多万,兵力40万,全为骑兵,不过装备不太好。

作为同种同族的兄弟部落,听到大汉竟因为一个商人被马贼洗劫而发兵入侵河西,拓拔天当然义不容辞地派出了20万人的援军支援,另20万部队则在大汉与鲜卑的边境上与大汉驻扎在朔方、云中一线的112师对峙。

此次发兵河西,我早料到拓拔鲜卑不会坐视不理,所以才出动了两个师20多万人的部队,否则收服河西哪要得了这么多人。

11月15日,在风原逗留了两天等待国务院派出的官员接收了风原后留下一个团的兵力防守风原,两个师的部队就拔营出发,前往兰湖天。

兰湖天是河西鲜卑东北部的一个大湖泊,位于一个名叫天平峡的大峡谷中,说是大峡谷,并不是这个峡谷有多深有多险,而是因为谷底非常广阔,最宽处的宽度达到了3000多米,兰湖天就位于中部那最宽的地方,狭长的湖泊宽近1000米,长4000多米。这里是河西鲜卑通往拓拔鲜卑的必经之路,在兰湖天边上的湖滩地可以驻扎几十万的部队而不显得拥挤。按各自的行军速度计算,113师和133师与拓拔鲜卑的援军将会在那里相遇,展开一场40万人的大战。

在风原城的攻城战中,大汉的军队损失的人数达到了8000多人,让我肉痛不已,不仅是因为这些新军的训练相当不容易,还因为抚恤金的发放让财政部大出血了一番,能不心痛吗?因此,得到风原战报后我立刻指示马腾和乐进采用一切能在减少己方损失的前提下取胜的方法,不论该方法是不是正大光明。因此马腾、乐进、钟繇、董昭商量的结果就是大规模使用弩箭,反正只要打了胜仗还可以把箭矢捡回来回收利用,不用白不用。

11月17日,双方在风原东北部100多里外的天平大峡谷内相遇,拓拔鲜卑这支援军的统领拓拔庆骑着马走出军阵质问汉军为何要入侵河西。

马腾和乐进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以他们的职位还不知道具体的内幕,但谁都能猜得到是皇上找借口要占领人家的土地了,因此不好回答。而作为参谋的董朝则没有这么多顾虑,玩谋略的人大都是舌辩之士,一顿理直气壮的声讨,把拓拔庆说得都想跪下来为他们的先辈对大汉的劫掠屠戮赎罪了,幸好拔原一看不妙马上把拓拔庆叫醒了。恼羞成怒的拓拔庆驱马出阵要求与大汉的将领进行阵前斗将。

113师2旅的徐晃在取得乐进的同意后提着有把长1米2的重剑冲了出去。

拓拔庆是拓拔天的堂弟,今年35岁,完全是凭实力一步步升到今天的拓拔鲜卑第二统领的位置上,此次身负击败大汉军队的重任,绝不是一般的人物。徐晃今年也有29岁了,在前世历史上也是个能与关羽大战八十回合的猛将。

一个汉军的大将对上鲜卑的首领人物,战得昏天暗地、风云变色。场中那“乒乒乓乓”的兵器碰撞声和不时冒出的火花使双方的士兵激动不已,还有什么能比看见一对武艺高强的大将对战更能令人兴奋呢。虽然徐晃武艺很高,但拓拔庆能在几十万军队中脱颖而出,成为拓拔鲜卑的第二号人物,绝对是实力强劲的对手。

两人战了半个多小时,徐晃左胳膊上挂了彩,拓拔庆右手上也挨了一剑,刀都要握不稳了。两人的坐骑也呼呼呼地喘着大气,显然有点承受不了两个大将的大力劈砍。

就在两人对峙着想找出对手的缺点以求一击而中的时候,汉军中响起了收兵的鼓声,徐晃知道两军大战的时刻到来了,也不拖延,掉转马头向自家军阵跑去。拓拔庆自然不肯放过,一边追击一边大喊道:“哪里逃,留下命来!”

后面的鲜卑士兵一见首领得胜,顿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显得极为兴奋,副统领呼延山一见事有可为,马上拔出大刀大喊一声:“兄弟们冲啊,为河西的兄弟姐妹报仇啊!”顿时,拓拔鲜卑20万人在兰湖天边上2000多米的战线上奔腾起来,气势恢弘,马蹄声传出了好几里。

且说徐晃边跑边想那拓拔庆看我回阵定会追击,悄悄把马袋里的手弩拿出来,装上弩箭,一侧身向后望去,果然看见二十多米外的拓拔庆紧追不舍,于是左手拿缰绳,右手拿弩弓,瞄准拓拔庆一扣扳机,30厘米长的弩箭在钢弦的带动下“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射向拓拔庆的前胸。

拓拔庆一看徐晃侧身向后望来,就知道不好,虽然没有见他拿箭,但大汉这些年各种发明层出不穷,难保没有什么新式武器。本能的向下一低头,虽然没看见徐晃射来的弩箭,但还是感觉到一支箭擦着头皮飞过去,拓拔庆吓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追,停了下来,看着徐晃远去的身影咒骂不已。

几个眨眼的工夫,后面的骑兵大队已经冲了过来,身在大军之中,拓拔庆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又拍了有下马背,随着大军向汉军军阵冲去。

20万的骑兵是什么概念,大家可能没什么印象,但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足球比赛,容纳几万人体育馆里球迷沸腾起来的那声势真的很吓人的,何况这些骑兵人数达到了20万,而且还都举着弯刀,杀气逼人。

这样的气势让在之前河西的战斗中没有上场的士兵有点胆战心惊,幸好大汉的军法极严,对于乱阵士卒任何军衔比他高的人都可以先斩后奏。因此他们虽然害怕,但也丝毫不敢有所动作,免得引起身边同僚的误会。

按事先的部署,前面的两个步兵旅摆弄好弩车,三人一组,发射的是射程达500多米的超级强弩。

分布在弩车阵中的是小型弩箭,钢丝缠绞而成的弓弦要两个人合作才能装得起弩箭,发射的是射程200米的普通弩箭。

最后的是骑在马上的骑兵,他们手中拿的是质量上乘的弓箭,发射的是射程150米的箭矢。

鲜卑骑兵冲到距离500米的时候,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几万支强弩从弩车上飞了出去,闪电般射向狂奔而来的鲜卑骑兵。

大汉军中的强弩是被证明在500米的位置上能穿透1厘米厚钢板的杀人利器。虽然这一波弩箭数量只有2万多支,但鲜卑士兵根本阻挡不了飞向自己的强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钢锥弩箭从自己的身体传过,继续向后面飞去。

2万多支强弩一下子杀了近万人的鲜卑士兵(肯定有很多弩箭被躲过去嘛),基本上两支弩箭就能杀死一人,有的余势未尽穿过第二个人还能把第三个士兵也射死了。处于亲兵护卫队保护之中的呼延山被一支从狭缝里飞进来的强弩穿透挡在他身前的护卫直接钻进了他的左胸,当场栽下马去一命呜呼,被后面来不及躲避的骑兵踩得粉碎。

拓拔庆被一支从他身旁划过的强弩吓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四周,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除了少数机灵的外,冲在前面的士兵都被射穿身体,倒在了马下,还有尸体被两两串在一根箭杆上的。

一万多死去的士兵和无主的马匹给后来的部队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很多人因为坐骑立足不稳而被摔下马去,死于非命。

拓拔庆看大汉的第一波攻击就造成了己方这么多的兵员损失,知道大汉的武器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有心组织部队前进,但此时2000多米的战线根本不给他传命令的机会,而且奔跑起来的部队根本停不下来,何况还有后面不知情的士兵还在一个劲的向前冲,迫使前面的部队继续冲击,想停也停不下来,拓拔庆欲哭无泪。

一眨眼的工夫,鲜卑骑兵就冲到了距离汉军军阵3000多米的位置上,大汉的小型机弩手一人抗弩机,一人瞄准,然后扣扳机,又是3万多支弩箭飞了出去。

这次又造成了鲜卑一万多人的死亡,拓拔庆简直有杀了呼延山的冲动,要不是他擅自下令进攻怎么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搞得现在是欲退无路,他还不知道呼延山在乱军中已经死无全尸了。

停不下来的鲜卑骑兵带着惯性冲到了150米的位置上,从弩车中间穿出来的骑兵先放了6万多支弓箭,然后再装箭瞄准,又射出去,共放了四波20多万支箭,因为力道比不上弩箭所以只给鲜卑士兵造成了不到一万人的伤亡。

鲜卑的弓箭质量没大汉的好,射程在100米以内,因此他们只有机会射了三波,总量达到了30多万支,但由于大汉的骑兵都有简单的铠甲护住要害,后面的步兵也准备充分,所以只造成了大汉军队1000多人的伤亡。

终于冲到大汉军队跟前的鲜卑骑兵并没有因为不再面对大汉的弩箭而占到便宜,因为汉军士兵手中还有2米多长的长矛,强大的对冲之力使鲜卑士兵又伤亡了1万多人,然后就是真刀真枪的肉搏拼刺了。

尽管拓拔鲜卑的士兵比河西鲜卑战斗力要高些,但因为此前冲刺中就伤我超过3万人而士气大跌,气势上输了一大截。并且他们在武艺上本就不敌久经训练的大汉骑兵,还有武器的差别。

汉军此时拥有4个骑兵旅十多万人参战,人数上已经并不落后多少。久经训练的战场杀阵一经使用,各自为战的鲜卑士兵纷纷落马,几十个鲜卑士兵也抵不过一小队的汉军骑兵战士。

更致命的是,此时冲入战场的还有马超、徐晃、张飞、李严、王朗等一大批三国名将,连马腾和乐进两个师长都加入了这个最后的混战,一人挑翻一群的恐怖实力给鲜卑士兵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尽管拓拔庆在护卫队的层层保护之中,但还是被马腾马超父子突破保护层,拓拔庆在两人的夹击下狼狈不堪,最后被侧面杀来的张飞一矛刺下了马,惹得马超直瞪眼,责怪他抢自己的功劳,实在为老不尊(因为张飞年龄比马超大得多)。

拓跋庆一死,抗旗的士兵自然扔掉帅旗逃命去了。拓拔庆的帅旗倒了下去,本就战斗艰难的鲜卑士兵顿时崩溃,许多士兵就地投降,不想投降的则纷纷掉转马头发力向北逃跑。汉军士兵自是不会放过,驱马追出了50余里,直把所有成编制的部队都击散了才回营。

兰湖天大战汉朝113师、133师毙敌8万余人,俘虏9万余,逃跑了2万多人,汉军自身伤亡也达到了1万3000多人,主要是在军阵撞击和鲜卑的近距离弓箭射击中伤亡的。兰湖天一战歼灭了拓拔鲜卑近20万的主力部队,使拓拔鲜卑一下陷入了兵力吃紧的状况之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