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67章 奇正之争

正在汉军与鲜卑交战的时候,我却在芙蓉宫赵雨的卧室外焦急的等待着,直到里面传来“哇哇”的哭声,女医官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走了出来,口中还高兴的说道:“恭喜皇上,皇后娘娘为皇上生了一个龙子。”而我却来不及细看,马上冲进了赵雨的闺房,跑到她的床边,一下子把看见我跑近来就想挣扎着坐起来的赵雨抱在了怀里,口中激动地说道:“雨儿,谢谢你,辛苦了!”

眼中酝酿的泪水再也包不住,如下雨般“哗哗”地流了下来,赵雨边哭边道:“皇上,雨儿好高兴,雨儿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说着还把脸贴在我胸膛上磨蹭不已。

这时太后抱着刚出生的儿子走了近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皇儿,雨儿,别哭了,看看你们的孩子吧!”

从激动中清醒过来的我转过身把儿子抱了过来给赵雨看,只见他头顶几根毛发,肌如白雪,脸蛋圆胖,直到此时,我才觉得我深深地融入了这个古代社会。之前也只有赵雨这种有着前世都市女孩般调皮个性的女孩才能让我感到一丝的温暖,也正因为如此,她生了孩子后我才如此紧张。

赵雨从我手中抱过皇儿,亲了几口,幸福的对我说道:“皇上,给孩子起个名吧!”

我也亲了儿子一口,说道:“希望这小子以后能聪明点,我还有很多东西要教他呢!就叫刘聪吧!”

刘聪的到来让皇宫出现了生机,不再像以前那样,如果我有事出去了,这些女人就会死气沉沉的。所有的人都把刘聪当宝贝了,抱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真正的集千万宠爱于一身。

11月25日,整个河西战争的战报传到了我的手上,大汉出动两个师20余万的兵力,歼灭鲜卑军队20多万,俘虏敌军10多万,占领了河西鲜卑相当于豫州大小的草原,缴获的牛马羊等牲畜及战略物资折合银元150多万,除去己方军费50万,直接获利100万,战果还是很丰富的。

但另我感到不满的是汉军的伤亡人数达到了4万多人,与鲜卑士兵的阵亡率达到了1:5,看似占了便宜,但对比两军的军费消耗,大汉养一个士兵的费用是鲜卑士兵的20倍以上。军饷、装备、安家费等加起来大汉每年的军费高达1亿5000万,是财政部最大的财政支出,每次拨款的时候都让辛评肉痛不已。

12月3日,拓拔鲜卑谴使求和,外交部奉行“把时间拖入明年春天”的即定方针,与鲜卑使者周旋,不接受也不拒绝,让那鲜卑使者进退不得。

12月18日,我召开了年前最大的一次军事会议,参加的人包括了师级以上的所有干部100多人,讨论以后的战争方式是延续之前的正面决战还是采用不择手段的以奇制胜。

首先发言的是皇参处的戏志才,他先作了这次河西战争的战况报告,最后总结道:“作为目前已知的欧亚大陆上东方最强大的国家,我个人认为我们在河西战争中执行的正面决战方式是正确的。虽然它使我们增加了更多的士兵伤亡,但却打出了大汉军队应有的气势。比如这次兰湖天战斗,我们以2万多人的代价击杀了对方10多万人,相信任何国家部落听到这个消息都会重新衡量我国军队的战斗力,绝不敢轻启战端,这就使我们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何时开战、何地决战都由我们说了算,显然更有利于皇上开疆扩土的愿望。”

戏志才刚说完,庞统就站了起来。

庞统,179年生于荆州襄阳城,从师于水镜先生司马徽,学习兵法韬略与行兵布阵之术。由于国家大改革的施行,年轻的庞统有了一展抱负的想法,于193年独自北上,游历了一年后于194年6月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参加高考,考入洛阳军官学校参谋系。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适应后,开始展露他那惊人的天才智慧,在大学三年时间一直以年级第一的身份高居成绩榜首位,与之前已经毕业的周瑜被喻为“军校双星”,毕业后经皇甫嵩再三推荐,一步登天地被分配到中央皇参处担任了参谋的职务。

庞统爱好于以奇谋制胜,对老前辈们的“正大光明”不屑一顾,尤其在军校的演习中,他的奇谋鬼略常常令对手眼花缭乱,败得莫名其妙。因此他反对戏志才的观点道:“本来以我的资历是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发言的,但我有很多心里话不吐不快,请皇上和各位同僚见谅。我认为打仗应该遵循‘兵者,诡道也’的古训,不拘一格,以最终的胜利为导向,不择手段在减少己方损失的前提下取得战争的胜利。以这次河西战争为例,如果我们以特种作战的方式战斗,那么风原攻城战就不会有那么大的伤亡了。而在兰湖天的战斗中,以步枪先击杀拓拔庆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大的伤亡。所以我认为,战争应该是一种不择手段取得胜利的生死游戏,不该说什么光明正大。”

庞统说完,贾诩就站起来道:“我同意庞统的意见。如果不是黄部长和戏处长坚持正面对战的战斗方式,我有无数的方法在战争正式开始前击杀对方的主将,造成敌方军心不稳,为我军取得战争胜利提供保障,并最大限度的减少己方损失。”

黄忠看贾诩提到他,也站起来反驳道:“不是我不同意其奇谋制胜的观点,而是目前我们不能这么做。虽然经过八年的发展,我相信我们的武器系统和战略战术思想已经遥遥领先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但在单兵素质上,说实话,除了武艺可能要高些外,其他的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尤其是皇上最为看重的心理素质这一项,并不是我们不想提高,而是实在没这方面的经验,又不可能随便就拉出去开战以提高他们的心理素质。拿这次兰湖天战斗为例,由于士兵之前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决战,不能适应那种战场独有的肃杀气氛,导致许多士兵反应迟钝,动作僵硬。本来之前的弩箭攻击已经快要击跨鲜卑士兵的士气了,但由于我方士兵心理素质的问题,导致在战争接触的那一段时间双方伤亡均衡,使鲜卑士兵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造成了许多无谓的伤亡。因此我认为,以后的战争中还要多加强这种正面战斗的锻炼,以免将来对上匈奴、罗马这等国家的军队时发生怯场反应,就得不偿失了。”

这时第四军总参谋长陈宫站起来说道:“我认为黄部长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同时,我觉得完全抛弃我们的优势不用也是不对的。我认为,在战争中,我们应该给士兵制造正面战斗的机会,同时,也应该使用我们的先进武器击杀敌方将领,保证我们胜利。这样即保证了我们的士兵的心理素质锻炼,同时也达到了减少士兵伤亡的目的。”

我听到陈宫的话,马上鼓起了掌。这正是我想要他们讨论出来的结果,其他人见我鼓起了掌,也跟着鼓起了掌,因为陈宫说的话也确实与道理。

…………

这次军事会议进行了三天,除了关于今后的战略战术的讨论,还有收服北方各部落的战略安排,最后对关于战术上是以奇为主还是以正为主的讨论由我做出了总结性发言,我认为我们在今后的战斗中当以奇谋为主,正面对战为辅。因为我们毕竟是只有5000多万人的总人口,要以此来对抗全世界好几亿的人口,就必须珍惜每一个士兵的生命。并且以我们的武器发展的速度,相信以后即使在正面战场上,我们也不会吃多大的亏。就没有必要以增加士兵伤亡的方法来锻炼他们的战场心理素质了。平时训练的时候尽量增加些逼真的战斗演习就行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