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82章 黄石惨案

“大哥,难道真的要去杀那江莲的家人么?”老三黄国虎问黄成虎道。

“怕什么,又不是没杀过人。这次不过是那小蹄子有点武功而已。”老五黄剑虎叫嚣道。

“我倒不是怕什么公安局,那边有豹哥罩着我想即使我们杀了人也不会有事的。但今天我们的摸底相信大家都清楚了,这江莲的武功可不是家传的,而是5年前一个外地来的年轻人教的。怕就怕我们杀了江莲的家人,虏了江莲,那人要找上门来就麻烦了。这种江湖高手我们绝对不是对手。”黄成虎忧心忡忡地说道。

“大哥担心得有理,听说这江莲认了那人做哥哥,谁晓得他会不会回来报仇。但我们欠豹哥的人情却不得不还,我看不如按豹哥的意思做了这一票后让豹哥给我们些钱,我们出去闯荡得了。像市里的吴氏兄弟在外面闯荡了几年,听说出过海,回来就是市里面的首富了。市长都巴望着他俩在长沙建点工厂企业什么的好捞点政绩呢。凭我们的头脑,我不相信会比不过他们,一定不会比他们差就是了!”老二黄锐虎分析道。

“各位兄弟,我看你们太乐观了吧?就在这儿考虑后果如何,没听说那江莲是个高手吗?豹哥手下那4个可是经常打架的人,也没禁得起她几下折腾。我们5个还不一定是人家对手呢!”老四黄支虎说道。

一句话把其他四位兄弟说得面面相觑,好象这时才意识到他们打主意的对象不是一般的小老百姓,而是个有武功的辣妹子。

“大哥,听说有迷药这种东西,我们去搞点来就行了吧?”老二问到。

“有个屁,你丫的看《小说月刊》连载的小说看多了,就是有你以为以我们的地位能搞得到么?老子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这附近有谁用过迷药呢。大概皇宫里就有,你去搞点来。”黄成虎翻了翻白眼说道。

“嘿嘿。”老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哎呀,我说,大哥,二哥,不商量了,用以前的老办法,穿上夜行服,蒙上面,冲进去一阵乱砍,砍了后抓住江莲交给豹哥就跑路,商量个屁啊!”急噪的老五又不满地说道。

“这江莲功夫到底有多高,我们可没有试过,赤手空拳的话,极有可能打不过她,但如果我们拿上刀,就不会怕她了吧?”老三说道。

“刀?到哪儿去找刀?都叫官府收了,不过豹哥应该有办法,我们找豹哥想办法。”老四回答道。

“恩,就这样定了,我想她一个小妮子看见刀可能就吓倒了,说不定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就可以直接绑了她也说不定。呆会我去找豹哥要刀,晚上行动。”老大吩咐道。

到了晚上,黄氏五虎一人提着一把半米长的砍刀出了安城,一路躲躲藏藏的在11点过的时候到了黄石村。

黄石村位于安城县城南3里左右,没有通电,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村里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借着月光才能看到一点东西。

“大哥,真的要杀人啊?我们好几年没干过这种事了。”老三有点怕怕地说道。

“嘿嘿,老三别怕,二哥我也怕,好几年没杀人,我也不习惯了。这几年虽然在豹哥的照顾下衣食无忧,可在大公子的眼底下我们也不好意思给他添乱。有点生疏了。所以嘛,哥我在豹哥那求了一瓶洛阳天仙酿,他娘的喝了再干事。”老二黄锐虎轻声说道。

“天仙酿?!”几位兄弟发出一声惊呼。

“他娘的值了,终于得尝一尝这闻名已久的天仙酿了。听说这酒珍贵得很,从没下过省一级政府,我估计豹哥也是他姐夫送他的,否则他哪有机会喝到这种东西。”老四说道。

黄锐虎一把扯下腰带,把绑在腰间的天仙酿拿了出来,几兄弟借着月光看着这晶莹的酒瓶和瓶里清澈的天仙酿,发出一阵感叹。

“妈的,就这酒瓶怕我们都买不起,太好看了,这东西好象叫玻璃吧!我在豹哥家见过一次玻璃的酒杯,只有一个,老爷子专用的,羡慕死老子了。没想到豹哥竟给我们这个东西,给他办事,值!”老大感叹道。

老二小心翼翼地拧开瓶盖,一股猛烈的醇香飘了出来,把几个兄弟一下子熏得晕呼呼的,老二差点没拿稳酒瓶。

“太香了,他娘的,怪不得那些高官巨富抢着喝这东西,下面的人连看都看不到。我看喝了这一回,以后怕是喝不下黄酒了。”老五闭着眼睛享受似的说道,其他几人点头表示同意。

“大哥,你先来。”老二把瓶子递给老大。

黄成虎也不客气,接过瓶子,先在瓶口闻了闻,享受了一下天仙酿的香气,然后一仰头猛喝了一口,结果被呛得差点没换过气来,酒也从嘴里溢出了一些,边擦嘴边说道:“他妈的太来劲了,好辣!”

“真的吗?”黄成锐不信,接过酒瓶,但为了不浪费,还是小心翼翼的试着喝了一小口,也被辣了一下,但比老大还是要好一些。

一圈喝下来也才喝去了一小半,五兄弟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东西这么来劲,要是黄酒的话早就完了。

“好酒,这酒来劲,用来壮胆最好不过。来搞完它,好去干事。”老大从老五手中接过酒瓶,仰头喝了一口,因为有了准备,这一次没被呛着,又喝了3圈,终于见了瓶底,几兄弟第一次喝这么大劲的酒,脑袋已经有些昏沉沉的了。但胆量还是很快长了起来,老大站起来,拍了拍老二的肩膀,说道:“走,干活了,杀她娘的。”

几兄弟在酒精的刺激下,勇往直前地摸进了村里,到了江莲家院门口,老五一脚踹去,木制的门就轰的一声打开了。

江莲被黄剑虎踹门的响声惊醒过来,但还是处于懵懵懂懂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这几年天下太平了,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盗贼进屋抢劫了,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而黄氏五虎则没有那么多想法,不顾院内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冲了进去,在酒精的刺激下,他们已经忘了要保密身份的事。老大、老二、老三嚎叫着冲入左边的厢房,他们已经探清楚哪儿是江莲的闺房了。江莲听到院里传来几声男人的嚎叫,顿时清醒过来,翻身跃起落在地上,伸手向枕头下私藏的匕首摸去。

这时又是“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黄成虎三兄弟冲了进来,江莲被吓了一跳,连忙抽出匕首迎向黄成虎砍来的一刀。

要说在武艺上,江莲是要胜黄成虎很多的,但力气上嘛,就差不多了。黄成虎又是全力一击,江莲慌忙之中打了一个踉跄,摔在床上。黑暗中,黄锐虎、黄国虎从两边杀到,口中还在叫嚣道:“杀你个小蹄子,敢跟我们豹哥作对,找死!”

要是几人没喝酒的话,断不会轻易说出卢豹的底细,此时却一句话就揭了底。江莲惊骇地骂了一句:“什么东西,有机会我一定杀死这死流氓。”说完慌不择路地凭感觉挡住了右边黄锐虎的一刀,但黄国虎的那一刀无论如何都挡不住了,一刀砍在江莲的左手上,一阵巨痛,让江莲认识到这些人不是一般的盗贼,而是要她命来了。

闷声中,黄国虎被江莲一脚踢了出去,把黄成虎一起撞倒在地上,此时隔壁传来江莲娘的一声惨叫,江莲惊骇欲绝,不顾左手的疼痛,一手撑在床上,借势飞了起来,躲过黄锐虎砍过来的第二刀,手一挥,匕首划过黄锐虎的脖子,黄锐虎僵了一下,轰然倒地。

江莲在黄锐虎倒地之前就一把夺过他的砍刀,手一挥,正好迎上黄成虎嚎叫着直劈过来的一刀。

这时隔壁再次传过来江莲父亲的惨叫,江莲的心一阵抽搐,顾不得再与黄成虎两人纠缠,拼命冲出了厢房,后背被黄国虎砍了一刀,这就是黑夜中人多的优势了。

此时黄支虎、黄剑虎正在右厢房里大杀特杀,睡在外间的江莲父母首遭毒手,在江莲拼命冲出厢房的时候,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弟弟被砍成两截,在酒精和血的刺激下,老四和老五一脚蹬开内间的房门,江莲的爷爷奶奶正对外面的喊杀声迷糊不已,就被黄支虎两人杀死了。

两兄弟大感畅快,好几年没这么爽快地杀过人了,提着把刀出了内间,正想再找找有没有江莲的其他亲人,江莲已经悲嚎着冲了进来,闻到屋中的血腥味,再加上几声惨叫,再笨江莲也知道自己最亲的几个亲人已遭了毒手。悲从心来,提刀向从内间出来的两人砍去。

黄支虎走在前面,正想回头跟黄剑虎表达一下心中的畅快,一下子就被江莲在背上砍了一刀,痛得他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黄剑虎一看,有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小心”俩字还没说出口,四哥就遭了暗算,一刀递了出去,正切在江莲没收回来的右手上,江莲手腕一阵巨痛,再也握不住刀,“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这时院里传来黄国虎一声怒吼:“他妈的臭娘们杀了我二哥,还我二哥命来!”就见黄国虎一头撞了进来。

江莲一听黄国虎的声音就知道不好,这里黑暗中人家两人都拿着刀,如不小心只怕是要丢命,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一瞬间就决定好了后,江莲向下一蹲,正好躲过黄剑虎斜着砍过来的一刀,就着身后的脚步伸出了脚,黄国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江莲连忙冲出了厢房,月光中正看见院子里的另一个人影向自己冲来,江莲知道这是刚刚在自己厢房里行凶的另一个人,忍着双手的巨痛勉强躲了过去,黄成虎因用力过大劈过了头,等转过身来江莲已经冲到了门口。

“还我二弟命来!”黄成虎边怒吼着边挥刀和从房中冲出来的黄剑虎向江莲追去,黄国虎和受伤的黄支虎则冲进厢房抬着黄锐虎的尸体出了江家。因为此时左临右舍已经被江莲家的砍杀声惊醒,议论着点上油灯,拿着扁担锄头出来了,再不走的话就走不脱了。

江莲出了院门,就顺着大路向北边跑,她心中填满了仇恨,发誓要为亲人报仇,但她知道此时她受伤的双手是绝对没有报仇的能力的,如果不跑快点的话可能自己也没命了。

黄成虎和黄剑虎两兄弟愤怒地追着江莲狂奔,但江莲始终技高一筹,有点轻功底子。追了不到3里路,就完全失去了江莲的影子,让黄成虎抓狂不已。

“他妈的,下次看到你一定要为二弟报仇。老子把你先奸后杀,奸死你个骚娘们。”黄成虎对着江莲消失的方向狂吼不已。

“大哥,快回去,四哥也受了伤,不知他们出了村没有。”黄剑虎比较清醒,拉着老大就向回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