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一统全球

第85章 部落联盟

当欧洲的罗马和帕提亚两个超级帝国以倾国之兵在黑海、地中海沿岸展开生死决战的时候,东方的中华帝国却到处是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短短的两三年时间,橡胶、青霉素、火炮、透视射线(X射线)、化学元素周期表等一大批重大发明发现相继出世,大大加强了帝国的科技军事力量。

帝元3年7月到8月,中华帝国教育部下属体育局组织了第一届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参加的球队几乎包括了国内所有的大学。洛阳大学、洛阳师范大学、洛阳军校、奉天大学、奉天军校、汉中大学、寿春大学、长安大学、信都大学、范阳大学、荆州大学、武威大学、太原大学、徐州大学、青州大学、颖川大学、成都大学、扬州大学等32支大学足球队参加了这第一届大学生足球联赛。由于参加的球队还不是很多,因此决定不进行初赛,直接进入决赛。

帝元3年7月12日,第一届大学生足球联赛第一场比赛由扬州大学对阵寿春纺织学院,比赛在河内钢铁学院的体育场进行。比赛当天有中央的一部分高层官员到场观看,毕竟是第一次大规模的体育比赛,大家都比较关心,我也化了装混在平民中观看了这场比赛。令我没想到的是,因为这时候功夫还没有失传,有一部分学生会武功,结果比赛就比前世的足球比赛精彩得多了,特别是那些会轻功的家伙飞身而起顶头球时,吓了我一大跳。扬州大学的那个前锋竟然平地跳了两米高,如果参加前世的跳高比赛的话我估计他要跳过3米,想来一定是一个武术世家的子弟吧!

第一场比赛因为在之前做了大量的宣传,到场观看的人还是比较多的,特别是各支球队的队员,在自己体育老师的带领下亲临现场观摩。而其他的平民百姓大概到场了5000多人,他们根本没料到会看到用功夫来踢足球,平时他们看都很难看到会功夫的人,毕竟这些武林人物只是一小部分人,这大大刺激了他们的神经,回去后大吹特吹,导致最后的决赛开始收门票还是不能满足一些神经兴奋的洛阳市民。

第一轮比赛是分组进行的小组赛,和前世一样,在我的建议下分成了8组进行小组赛,每组前两名入围16强,然后按第一组第一名对阵第二组第二名、第一组第二名对阵第二组第一名的方式进行1/8淘汰赛。第一轮比赛于7月23日结束,进入16强的球队基本上都是一个省的主要大学,因为那些会武功的学生大都在这种学校就读。

从7月25日到8月6日,入围16强的16支球队在洛阳市内各学校球场进行了淘汰赛,最后进入8强的球队在8月8日到8月15日间进行了1/4决赛,进入4强的学校分别是洛阳大学、奉天大学、洛阳军校、徐州大学。

这4支球队之间的半决赛得以在洛阳的国家体育场举行,经过两天的角逐,洛阳大学、奉天大学最后进入决赛。8月24日进行了三、四名的争夺,洛阳军校、徐州大学分获三、四名。8月26日,第一届大学生足球联赛的决赛在国家体育场举行,容纳2万多人的帝国第一大体育场座无虚席,而且还是收了门票的。

上午10点钟,洛阳大学与奉天大学之间的决赛正式开始,在洛阳市民的呐喊声中,奉天大学的两名前锋开了中圈球,开始了对冠军的争夺。主席台上那个纯金打造的冠军奖杯在初阳的照耀下异常耀眼,看着这个奖杯,场中的双方队员展开了生死争夺,对这个皇上亲自题词“中华帝国第一届大学生足球联赛冠军”的奖杯是势在必得。

我也到现场观看了比赛,因为担心兴奋的市民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欧阳倩没同意我混到平民中去观看比赛,只让我在主席台边上作为一名贵宾观看比赛。在我的眼中,这两支球队最少有一半的人会武功,一开场两边就进行了激烈的对抗。由于有点武功底子,大家都采用的激烈的铲球推人等在我的记忆中严重犯规的动作,但因为大家都能及时躲避没有发生什么受伤事件,所以裁判也只好继续比赛,不好判犯规。

上半场第23分钟,奉天大学的两名前锋做了一个精彩的二过一后直塞给前插的一名队友,那个学生一脚大力抽射,尽管守门员有轻功做后盾,但这个距离不到10米的死角入球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虽扑对了方向,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球门内的皮球。边上的人告诉我这个守门员从第一场比赛到现在只丢过一个球,现在丢了球怪不得他有点发呆。

进球的球员兴奋地飞奔到场边对着观众大吼几声,这时的观众还没什么主客场的意识,反正觉得他进了球,看着刺激,全场观众都给以他热烈的掌声,让奉天大学的队员大为兴奋。

洛阳大学的场上队长走到球门里拿回球,经过守门员时安慰了他一会,然后在中圈发球。让人大吃一惊的是洛阳大学的两名前锋之前居然隐藏实力,他们的速度比他们之前表现出来的还快,在奉天大学的球员还在兴奋中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对方的两名前锋连续多个二过一直达禁区,晃过门将后轻易将球送进了对方球门,让正在兴奋之中的奉天大学球员犹如当头一棒冷静了下来。

接下来的比赛双方都打得极为小心谨慎,没再犯过什么过错,上半场就在双方沉闷的防守反击中落下帷幕,休息10分钟后进入下半场。

下半场一开始,奉天大学卷土重来,一脚抽射打在门柱上,吓了洛阳大学的球员一跳,打起精神开始对攻。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决赛。

第68分钟,洛阳大学的中场球员一个大脚,把球踢到了对方禁区里面,守门员对这个不远不近的空球犹豫不绝,最后还是决定出击,结果手还没碰到球,就被洛阳大学那名高达1米85的前锋把球顶飞了。这还没结束,球飞到了禁区外,因为那名前锋是看到后面有自己的一名队员的,那名队员一个凌空抽射,正好被从后面赶来的奉天大学球员堵了抢眼,球飞到了中场,被奉天大学的球员得到。刚过中场,他就看到洛阳大学的门将由于刚才在这边的激烈争抢不知不觉地到了禁区外面,想也不想就是一个大脚射门。球在门将追到球门前落入了洛阳大学的球门里,他们再次落后。全场观众给予守门员一阵嘘声,指责他没有把守好自己的球门,这个球不应该这么容易进的。

洛阳大学的球员奋发图强,于最后一分钟在奉天大学的禁区里由于对方犯规获得了一个点球,前锋一蹴而就,皮球应声入网,双方打了个平手。这样的结果让全场观众大为兴奋,大喊加时赛让两支球队继续打。

加时中两边都打得极为小心,都没有进球,决赛进入了从没遇到过的点球决战。比赛到了这个程度,绝对是炽热化了,对双方球员的心理素质考验不是一般的强。最后奉天大学的一名球员由于紧张把球踢到了门柱上,比分定格在5:4上,洛阳大学获胜。

令所有人都吃惊的是,因为此前的小组赛和半决赛都没有收门票,洛阳各个学校的学生和市民观看了比赛后欲罢不能,由于没有电视转播,只能到现场观看,导致8月26日的决赛人满为患。尽管在皇帝的建议下用买门票的方法来限制进场的人数,但10元一张的普通票和20元一张的前台票一样供不应求,早早就销售一空。两万多个座位收入十多万元,仍然不能满足热情高涨的洛阳市民,最后加了5000多张站票,才勉强安排了下来。但仍有人以50元甚至100元的高价从先买到票的人手中买票。虽然这时还没有黄牛党,但我想这种赛事再来几回的话,那肯定也是会出现的,毕竟这里隐藏的商机还是很高的。

河内市兴华集团总裁刘富贵是第一批执行国家新工商制度的商人,他是农业部刘晔的族弟,虽然没有靠刘晔来发财,但顶着这个名号做生意却要顺利得多,最少没有谁敢跟他搞小动作。短短八年的时间从一家小纺织作坊做到今天资产上100万的大企业,在司隶省也是数得着的大企业了。

他有个儿子叫刘军,正好在洛阳大学读书,特喜欢足球,是校足球队的主力前锋,大学生联赛的决赛在儿子的强烈要求下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到现场观看,对整个体育场火暴的场面大吃一惊,感叹现在的老百姓也有钱来观看这种活动了。再有幸听到教育部部长司马徽关于“大力发展体育事业,加强全民身体素质”的讲话,刘富贵就开始琢磨能不能自己修个体育场收门票赚钱。

没两天就得到刘晔的小道消息,说皇上要支持民间成立什么足球俱乐部,发展职业足球联赛。刘富贵马上意识到这里面的商机,虽然还不知道搞职业足球能不能赚钱,但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跟着皇上走是一定赚钱的,所以他立马筹集了50万元成立了一个足球俱乐部。因为有皇上发话了,他以极低的价格拿到了河内市里的一块大面积的平地,用来修足球场,然后招募了一个大学毕业后对足球兴趣极大而不想参加工作的毕业生当教练,又找了几十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组成了中国第一支职业足球队。

随后的时间里,兴华俱乐部主要是和各大学校打比赛,有时候因为要在大型体育场比赛,就能收到一定的门票钱了,并于第三年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支球迷队伍。国家体育总局向全国颁布支持民间足球俱乐部的通告后相继有10多支职业足球队在两年的时间内成立,虽然全部集中在中原地区,但也聊胜于无了。

帝元5年1月,在中央的牵线下,各支俱乐部足球队派代表成立了中国足球协会,于帝元6年开始进行第一届职业足球联赛,中国的这一运动迅速发展为全民第一运动。

天鹰、山石、红鱼、血蛟四族统称为西海族,这四个小部落分布在西海(今青海湖)四个方向,天鹰在西海西南方向,以放牧为生,在中华帝国的影响下刚刚由石器社会步入铁器时代,据说一件中华帝国的铁刀在天鹰居然可以换到一只黄羊。要不是他们那实在是太偏僻了,我想定有许多商人蜂拥而去。山石住在西海西北方向,同样以放牧为生,也是放牧黄羊。红鱼与血蛟两部则在西海东南方与黄河之间的地带上,主要以捕鱼为生。这两个部落相隔极近,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是西海四部中关系最近的两部。

在中华帝国冒险者的带动下,西海四族之间的联系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知道在他们外围还有中华帝国这个庞然大物时,各部落首领均感到一阵恐惧,寻思着是不是自己也要像鲜卑一样被中华帝国吞并。

随着与中华帝国的接触越来越多,到血蛟的第一个族人在中华帝国打工致富带回了大量的稀世珍宝(其实就是些火柴、瓷碗之类的生活用品,并且他也就是在码头做了两年苦力而已,但生活却比在族里好得太多了),越来越多的族人开始向外跑,希望到中国去发财致富。各部首领感到对族人的约束越来越吃力,觉得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们自己都可能变成一个光杆司令。于是各自成立了一支护卫队昼夜巡逻,严禁族人外出到中华帝国打工。即使到了外面,回来的人就一律处死,由于不了解中华帝国,族人对首领的高压政策还是有些害怕的。再说了,只要是人就有恋乡情绪,如果出去就不能回来(回来就会被处死)的话谁也不愿背井离乡的轻易去以身试法。这样倒是渐渐稳定了民心,但这却不能阻止外面的行脚商人进来做生意。

帝元元年,血蛟部落首领巨青山发现从第一个族人外出不归开始,竟然有超过100个人出去后就没有回来,而这两年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概因到这做生意的汉族小贩把外面形容得天花乱坠,使一些不愿再过这种整天打鱼晒网的生活的族人冒险到外面闯荡。巨青山感到再这样下去非常危险,恐怕要不了几年自己的族人就要跑完了。于是联合其他三个部落成立了西海部落联盟,组织了一支超过5000人的常规军部队常驻在西海北方封锁了从中华帝国凉州省到西海的大路。开始的时候是路过的小贩都要缴纳大量的“过路费”,到最后干脆不准中原商人进入西海。即使有些人用贿赂驻军的方法进去了但也没出来过。 

不过商人逐利,谁也阻止不了,西海的黄羊是少有的美味食品原料,在中原销路极好,一次带十来只回去就有上千的利润,赚头极大。帝元3年8月初,在中原举行足球联赛的时候,陇西小贩焦平不顾西海四族抢劫中原商人的传言,在凉州买了一担生活用品挑着向西海出发,准备去换几只黄羊回来卖。

在西海北面60多里处缴纳了一笔“过路费”后进入西海地界,第三天到了红鱼族的一个小聚居地,在那里歇了一晚。晚上起来撒尿的时候无意间听见店老板在和几个小二商量杀人越货的事情,对象竟然就是焦平他自己。幸好焦平还懂得西海的方言,听得一清二楚,吓了一大跳,赶忙回屋拿了火柴和一把匕首后就翻出后窗逃跑了。

路上又想起那店老板的话似乎他们的行动是部落联盟长老下的命令,这一下不敢原路返回了,先向东翻山越岭走了十多天,然后才向东北而去,其间吃了无数苦头。一个多月才出了山林,到了武威陇右县,被边境巡逻的士兵抓住,一问情况,竟然有商人在外族被劫杀了,马上报告上级。

各级军官均觉得这是一个占领西海的好借口,于是一级一级的上报,最后到了中央军委,军委各委员也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这两年国内也发展得差不多了,该找点仗打了,不过对西海这样的小部落舞刀弄枪有点小题大做了,而且现在已经入冬了,不适合在西海周围作战。于是拟定了一个占领羌唐高原(既青藏高原,因为此时的青藏高原上就是发羌和唐族最为强大,西海因为太靠近了凉州,因此国内的出版社在出地图的时候把西海单独立了出来。)的计划,这样就涉及了大范围的调兵和后勤供应,于是决定待第二年春天再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