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

民国十八年。

郑守义惶惶地回大刘庄不久,王善人就派人用牛车把粮食给送来了,大口袋小口袋满满一车,让郑守义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守义感到带小芳私奔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岂不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了!如果把王善人杀掉,小芳岂不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自己的女人?而且,王善人的家产岂不也有了他郑守义的份儿?可谓一举两得啊!但又立马感到自己太恶毒了,毕竟王善人对自己不错,这也与自己做人要仁义的信条大相径庭,禁不住浑身燥热了起来。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郑守义还是决定要把王善人杀掉。男子汉大丈夫,一不做,二不休!谁挡道就消灭谁,没什么好犹豫的!

那天晚上,郑守义在自己家里,守着山岸一样的一堆粮食,破例喝了几两烧酒,一夜睡得特香。醒来,天已大亮,外面正有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王善人家中的不幸,如何如何,郑守义腾地一声跳下床,穿上鞋,打开门,撒腿就朝邻村王堂跑去。

王善人家昨夜遭湖匪打劫了。十八间房屋全烧得坍了架,明火是扑灭了,但依然冒着烟。整个王家大院一片狼籍,弥漫着血腥味的烟雾。王善人的夫人王赵氏加帮活的六口全被杀死,现在七具死尸躺在一排,惨不忍睹,围了不少人,个个泪水涟涟。

郑守义未见到小芳的尸体,心里便有阵窃喜,可小芳死不见尸活不见人,就又生出许多焦躁和辛酸,更为没有听小芳的话,两人早早地私奔了而后悔难当。

小芳的父母也来了,黯然销魂,向隅而泣。

郑守义在劝说小芳父母的同时,自己的眼睛也红了。

王善人幸免于难,坐在那黑着脸,隐隐有泪光闪现。

郑守义战战兢兢地来到王善人跟前道:“王善人,狗日的土匪太可恶了……你要想开点啊!”

王善人两只大廓落落的眼睛里掠过一种奸诈的阴影,暗自咬了咬牙没吭声,像是被悲痛、愤懑拿捏地张不开口一般。

郑守义站在那就有点不知所措,困窘地擓了擓头。

不一会,来王家帮活的六具死尸被其家人抬走了。

王善人当天让人买口上好的棺材,次日成奠,第三天就让王赵氏入土为安了。而真正把王善人打倒的是连一个给王赵氏摔丧架灵的儿子也没有。

王善人暗杀郑守义的事自然就放在了一边。

微山湖,东南到韩庄,西北到济宁,南北长约三百里,最宽处约四十里,湖中有京杭大运河,南达杭州,北至北京。又是两省七县的交界处。

大刘庄位于微山湖西的湖西大堤下,西北六里是胡寨,二十八里是沛县城,几乎是三点一线。翻过湖西大堤是几十米宽的京杭大运河,河道边湾着渔帮;河对岸是狭长的柳林地带,疏疏的林子淡淡的风,两檐到地的窝棚散布其间;往东是一望无际绿波滚滚的芦苇荡;再往东便是云烟浩淼的湖面,鸭栖岸渚,水鸟飞天;而东南那隐隐绰绰的就是饮誉八方的微山岛了。

微山湖盛产莲藕,一年三季扒藕,春看粗壮的叶牙,夏认红边红筋的叶子,秋找跑莛的青梗。藕塘连着藕塘,微山湖里到底有多少藕,就没有用藕别子挑完的时候。而微山湖的任何一处,有水就有鱼,四孔鲤鱼、草鱼、马龙棍子、乌鱼、鳝鱼、鲇鱼、咯鱼、橛嘴鲢子、蓟花鱼……不胜枚举,一到农闲时,人们三五成群,挎着篮子,背着干粮,饱山饿湖,杀进微山湖,太阳东南,篮子就满了。鲜鱼吃不完,或腌咸鱼或晒干,或在火堆里烧烤或在鏊子上煎炕。到了秋季,或采菱角或采莲蓬或采鸡头米,去皮晒干,吃到来年这时候;到了冬季,或割湖草或割芦苇,割了湖草或喂牲口或烧锅,割了芦苇或打席或编篓子或掐折子或织箔盖屋或夹篱笆院或卖给远路的,采来芦苇花子打毛窝,暖和无比。到了大旱之年,水位下跌,人们就到湖滩开垦湖田。土地肥沃,抓一把流油,那种湖麦盛况有民谣为证: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