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3)

二爷依旧是个谜。

这时候,她的房屋门被打开了,那个罗大棒子又来了,且端了个木盘,木盘里放着六碟小菜和一大壶酒。放在柜子上后,说:“二爷马上过来陪你喝酒。”说完点着蓖麻油灯,在她腮帮上拧了一把,就笑着走了。他每次送饭来总要在她的腮帮上拧一把,不管她吃还是不吃。

小芳立马感到灾祸就要来临,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浑身也颤栗了起来。虽然她不指望这会郑守义会来救她,可她仍在心里轻叫了一声:“守义,快来救我……”

她很想把柜子上的六碟小菜豁到地上,可她没动。她清楚这样做与事无补,这六碟小菜与她将要遭受的痛苦没有多大干系。充其量是说书人的开场白抑或是演戏人的道具。

她很想把那一大壶酒扯过来仰脸咕嘟咕嘟地喝个净光,醉得什么也不知,剩下的事她就没责任了,过些时候她和郑守义相见了,也好有个交待。其实,有无交待还不是一样。她依旧没动。

这时候,李二爬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她立刻感到自己作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但她仍站了起来,一声叠一声地道:“你走,你走。”

李二爬子坐到柜子旁的椅子上笑道:“你要把我撵到哪里去?这可是我的窝啊。”

小芳欲哭无泪,“你让我走。”

李二爬子笑道:“还没刚来两天就要走,是不是我照顾得不够周到不够经心不够热情?过两天,我让人给你做的几件衣服就要送来了。”

“我什么也不要,你让我走。”

李二爬子仍笑道:“我不说你也清楚我没杀你把你带到这来是为什么,你想想,目的没达到我能放你走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能说动我的心的话,也许我会放你走的。那就看你的本事能耐了。”

你们都是些杀不眨眼的恶魔,心硬得像石头,哪个能说得动?小芳心里依旧没指望,辛酸的泪水就又流了下来。

“你甭哭,哭也没用,二爷我从不在乎眼泪。其实我也清楚你是很难说动我的心的,不过,虽然二爷是做强盗的,但对你就另当别论了。如果你愿意咱们两好搁一好,做对夫妻也是桩喜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也绝不会逼你,二爷说话绝对算数。我这样给你说开了,你就没必要再担惊受怕了。你且坐下,就是不愿陪我上床,陪我喝几盅酒总得可以吧。”

小芳心里这才有些空,就坐下了。

李二爬子倒了两杯酒,递给了小芳一杯后,“来,咱们干一杯,也算给你压压惊。”

“我不会喝酒。”

“喝酒就像喝水一样,有什么会喝不会喝的,这酒可是十几年的老窖,香着呢。”

小芳心想,只要你不动手逼我上床,哪个狗日的才会主动和你上床呢,喝两杯小酒我就能跟你上床了吗?休想!你说喝我就喝,又不是没喝过。刚到王善人家时,她可没少陪王善人喝酒。于是,她就端起了酒杯呷了一口。

李二爬子见有了面子,道:“好!这就对了。你吃菜。其实,如若我想睡你的话,易如反掌,即便你作任何反抗也是无济于事的。你说是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