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4)

小芳点了点头。

“你吃菜。”

小芳就用筷子夹了口菜。

“其实,我就是不杀王善人,你说你跟他个老家伙又有什么意思,他能给你什么?若你爱钱财的话,”拍了拍柜子,“我这里面多着呢。”

“王善人逼我爹娘,我爹娘就逼我,我也是没法子的事啊,就像你现在把我关在这屋里一样,谁想?”

李二爬子喝了杯酒道:“这样说来那王善人是杀对了?”

小芳不语。

“来,咱们再喝杯酒。你喝干。”

小芳就依了,干了杯。

“既然如此,何不做我的压寨夫人呢?你不信咱们站在一块让别人瞧一瞧,没准会有人说我们是一个葫芦锯的两把瓢,正好一对儿呢。”

“你说过不逼我。”

“哪个逼你了?你是不是嫌我是个强盗?”

小芳心想,就算你不是强盗,就算在别人眼里我和你还真像是天生的一对,我也不会和你拜堂成亲,我心里早有了男人,而且……小芳泪光莹然。

李二爬子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片刻,“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其实,又有谁愿意做这千人骂万人恨的强盗呢。”

小芳略带酒意道:“甭假惺惺的了,难道还会有人逼你不成?”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来,咱们再干一杯。”

小芳又依了,道:“你说。”

“也许你已听出来了,我不是本地口音,我家原在山东枣庄附近,那年我在本村的大地主薛大胡子家当长工。那薛大胡子好热长毛,家里养了三房姨太太。有一天,他让我去枣庄为他办点事,我就去了。我走后,我媳妇被那薛大胡子睡了。等我两天后回到家里,我媳妇已上吊死了,那时我儿子才一岁多一点,还不会跑。当时我娘抓住我的手就放声大哭了起来。我儿子见我娘哭也跟着哭了起来。一家四口人,死了一口人,剩下的都哭……”

小芳狠劲顿了一下酒杯道:“你要是个有种的男人,就该把那狗日的薛大胡子杀了。”

“埋了我媳妇后,我把我娘和儿子送到了几十里外的一个亲戚家就又回来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带着一把子小弟兄,手握片刀,越墙进了薛大胡子家,就把那狗日的薛大胡子给杀了,还杀了他们全家。小时候我就喜欢玩火,记得八岁那年冬天,我在柳条子棵里玩火,不知咋弄得把两裤腿角子都烧着了,等我被烧疼后才发现。日怪!都已烧了巴掌这么大块,我赶紧解开裤腰带脱了棉裤,扔到了旁边的小河里。那是个中午,冰已化开了,否则,我的棉裤就被烧光了。见棉裤被淹灭,我光着屁股,拽着棉裤就往家跑。回到家里小鸡鸡都冻没影了。那回差点没把我娘吓死,说我不是多个心眼子怕是被烧死了……”

“你还是说你杀了薛大胡子一家以后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