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5)

“我不是说我喜欢玩火吗,就几把火把薛家大院里的房屋全点着了,不一会儿,那薛家大院里便是大火熊熊,火光冲天,火星像薛大胡子家过年放的烟火一般,整个村子都被照亮了,辉煌一片,煞是好看……”

“所以你把王家大院也烧了。”

“是的,放火是我的癖好,每次捶完活,都是毫不例外地要放把火,放火比杀人刺激。”

“烧了薛家大院之后呢?”

“我就远远地逃到了沛县。坐吃山空,钱花光后,就偷。先偷小户人家,见小户人家里没有多少好东西,就开始偷大户人家了。有一次,我被人逮住,打得皮开肉绽,差点打死。”

“大户人家的心都黑。”

“一点不假。他们的心要不黑不狠不坏不毒咋就能成大户呢。过去我们偷小户也好,后来偷大户也罢,都是为了混顿饭吃,混顿好饭吃。从那以后,我又伙了一些人,专给大户作对。我要他们的东西,还要他们的人命。有一次,我的一个小弟兄被一个大户人家的枪打伤了小腿,鲜血直流。后来我们就专给有枪的大户过不去。于是就有了枪。一杆、两杆……七杆、八杆的。拳头大了是哥,枪多了是爹。再后来我们抢来的东西越聚越多,我就想,我们该有个窝了。为了逃避官府的捉拿,我们就在微山湖里的一个大堌墩上搭了两个芦苇庵子。微山湖大着呢,满眼都是芦苇荡,遮天蔽日,俯俯仰仰的,进来不弄错方向不摸迷路,就是万幸了,他们捉拿哪个大爷去。不久,我们的人发现了徐家堌墩,都说住土墙屋比住芦苇庵子好,我们就把徐家堌墩的人全杀了,搬了进来。这会子光顾说话忘了喝酒了。来,咱们干一杯。”

小芳又喝了一口酒,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你们这些做强盗的真够凶残的。”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你看这微山湖里的水是多么的平静,可里面依然有凶杀,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蚂虾,蚂虾只能吃汁泥,都是弱肉强食。”

小芳已有了醉意,周身轻飘飘的,摇摇欲坠,就道:“我的头有些晕了,我想歇息,你走吧。”

李二爬子笑道:“你说这话就好像这在你家里似的。” 继儿,“我不忍心杀你是因为你相貌出众,我把你弄这来还是因为你相貌出众,这也是你的造化,你要知道,二爷捶活是从不留活口的。你说现在,现在我咋你了?没逼你成奸吧。好菜好酒待候你,哪孬?”

小芳泪眼望着酒杯里的灯影,一句话也不想再说了。

良久,李二爬子自个喝了一杯酒后,道:“可你想过没有,你不做我的压寨夫人,你能离开这间小屋吗?不过你放心,我还会一如既往地让人给送吃的喝的,你缺什么,只要言语一声,要星星要月亮,我照办。至于你在这有没有蹲监坐牢的感觉,可就是你的事了。”

虽然小芳只在这呆了三天三夜,可在她眼里就像过了八百年一样的漫长,她真想喊一声我受不了了,可她终没出声,她似乎已感觉到了二爷的用意。

李二爬子又道:“我想让你做我的压寨夫人,过几天你若再不答应的话,没准我会忍疼割爱,众家兄弟可也都是血肉之躯,也都同样需要女人的啊。我想他们不会像我这样好性子。”

小芳立即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你……”

李二爬子笑道:“我什么?我又没食言,我只保证我不会逼你,可没向你保证我的兄弟们也不会逼你的啊。”

这时候,小芳的一滴眼泪落到了她面前的酒杯里,溅出了不少微小的酒滴。

“其实二爷我也有些犯贱,世上漂亮的黄花闺女多着呢,何必跟你没完没了的絮叨,磨破了嘴皮子呢。好!你坐下吧,我走。”说完就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此刻,小芳的心碎了。她几乎是脱口而出,“你回来。”喊过之后,见二爷笑眯眯地又折回来了,就又后悔难当了。

这时,李二爬子已坐在了她的旁边,伸出胳臂就把她揽在了怀里。

小芳浑身颤抖了起来,但没作任何挣扎。

灯被李二爬子“噗哧”一口吹灭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