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7)

这是,吴迅祥鬼鬼祟祟地来到了这家妓院的门口。那两个妓女立马过去,一人抓住吴迅祥的一只手。一个妓女道:

“吴公子,这几天咋没过来,让我们都想死了。”

“我也想你们呢……”

吴迅祥被两个妓女嘻嘻哈哈地拥着进了妓院。

这一切被陈郝氏和玉芝看在了眼里。

陈郝氏顿着小脚道:“狗羔子,何时学坏的,我去把他拽出来,见他爹去。”

玉芝拉住陈郝氏,含泪道:“娘,他又不是一回了,随他去吧。”

“还是有学问的人呢,我去见他爹!”

“娘,他已经那样了,见不见还不是一样。”

回到家里,玉芝就不愿出门了,哭哭停停,停停哭哭,老抱怨自己命苦,把给吴迅祥即将绣好的鸳鸯鞋垫儿剪成了碎片。

在王善人家被打劫的第二年夏天,郑守义一根藕别子逞英豪,这使他在陈记饭庄或小半个沛城名声大振。为此,陈老板煮酒论英雄地还特意请了郑守义一场。

郑守义挑着一担藕刚拔出二里多的沼泽地不久,突然从一片芦苇荡里蹿出了八个人来,个个身强力壮精打扮,手中都握着家伙,挡住了郑守义的去路。郑守义面不改色心不跳,慢慢放了藕挑子,抽出藕别子握在手中,冷冷地扫了扫眼前的几个土匪,厉声喝斥道:“想干什么?”其中的络腮胡子扬了扬手中的片刀,凶神恶煞的:“干什么,想要命留下藕挑子,否则,这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另外几个便跟着舞枪弄棒,气焰好不嚣张。当时,郑守义诙谐地笑了笑道:“我不能为了这担藕不要命,但,”顿了顿手中的藕别子,“可我这手中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然后退了两步,握紧手中的藕别子,雄性沛然地道:“想要命的趁早滚开,想要这挑藕的快快过来送死。”

几个土匪把郑守义围住了。当时,残阳如血,染红了整个微山湖。

郑守义闪展腾挪,步行如踏云,藕别子在手中,刚柔相济,阴阳结合,应用裕如,随式打式,前迎后挡,左右开弓,横抡竖劈,呼呼有声。藕别子一抡就是一个大弧,一杀就是一个扇面。大约经过一顿饭功夫,郑守义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把几个土匪打跑的打跑,打倒的打倒。络腮胡子跪在郑守义面前鸡叨米般地连连叩头。郑守义伸出蒲扇般刚劲有力的大手,顺势一把把络腮胡子提起,络腮胡子不知郑守义要干什么,吓得面如土色,好爷爷大爷爷的叫个不停,郑守义抖抖手中的藕别子,“这藕挑子帮俺担一程如何?”络腮胡子哪敢怠慢,担起挑子就走。

郑守义跟在后面,倒背着手,哼着曲儿,好不洒脱。

郑守义在陈记饭庄也就半年的光景,后来发生了一件震撼全沛城的事件,就再没去过陈记饭庄卖藕。

事情发生在郑守义和玉芝身上。

玉芝做饭有些手段。所煮的甜藕粥、荷叶粥美味可口,所烧的莲子汤别俱风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