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8)

一日,一省要员来沛,由县知事陪着到陈记饭店就餐。用过酒,临要吃饭时,陈老板见玉芝在家烧的莲子汤多,就叫跑堂的端了一汤盆派上了用场。汤中的莲子不浮不沉,甜不过头,绵软适中,汤中虽加适量大油,但不见油花,只觉香而不腻。那省要员喝了几口,赞不绝口,非要把烧汤的大厨师带到南京去不可。听说是陈老板的小姐烧的,非要见玉芝一面不可。见玉芝长得那么俊秀,就对陈老板说,他有一子,二十四岁,官至团长,尚未婚配,愿与陈老板结为亲家。听说玉芝已有人家了,十分沮丧。

郑守义在陈记饭庄的日子里,何时和玉芝姑娘认识的谁也没在意。在陈老板宴请郑守义不久的一天,郑守义又给陈记饭庄送了两捆藕,清了款,陈老板见手下人一时忙不过来,就叫郑守义去库房搬坛子酒,路过玉芝房门口时,玉芝正倚门站着。

玉芝道:“干什么去?”

郑守义道:“陈老板让我去库房搬坛子酒。”

“噢!守义,现在湖里的莲蓬长成个了么?”

郑守义停在了玉芝面前,“长成个了。”

“能帮我摘几朵尝尝鲜么?”

“庄稼人不识串字,中中。”

那陈玉芝长得确实漂亮,黑亮的头发漾着柔美的波纹。玉盘的脸蛋儿泛着天然的轻微的红晕,一对乌亮的大眼睛,晶莹透澈得宛若两潭秋水,那生动的眉线不时随着眼睑启合微微地眨动,给人一种脉脉含情的娇美。鼻子和嘴都是端正而又小巧的,身量是颀长苗条的,前胸是微微挺起的。能和这样的女人打几回交道也是福分,郑守义满口答应了。

“那先谢了。你真了不起,能打过那么多土匪。”

“不蒸馒头也要蒸口气啊!”

“就是!”

“其实,我这算什么了不起!俺大刘庄曾被湖匪打劫过多次,村民苦不堪言。那年,村里嫁过来大凤婶子,会些拳脚,一个大男人不趁她三拳两拳打的,原来她的娘家爹孙其月会大洪拳,武艺精深。村里郝大昆和几个有头脸的一商量,就把大凤婶子的娘家爹请来了,管吃管住管工钱,让他传授武艺。一时间,全村青壮男丁都学武术,那年我才十多岁,也跟着学了。武场里摆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习武的人整日在刀光剑影里闪转腾挪,出门都是小衣襟武把子打扮。大刘庄习武的传统一直到今,凡是男人几乎人人尚侠崇武。我师傅确实厉害,那年,郝大昆家有几十亩湖田,坐落在正南五里的姜堤口河南岸,这年麦收,临村高门楼的豪绅高大胖子,想把郝大昆的湖田据为己有,送请贴请郝大昆赴宴,准备酒席之间劫持郝大昆,以要挟他让出湖田。郝大昆明知宴无好宴,可如果不去,又怕落人话柄失脸面,就把我师傅请来商量。我师傅说,我跟你去,保准万无一失,你尽管放心便是。到了高门楼,高大胖子出村迎接,身后跟着邹二怪。邹二怪身体魁梧,练就黑虎拳,外号“神刀铁拳”,称霸一方,逞强好胜。宾主相见,相互握手,我师傅伸出蒲扇似的巴掌紧紧握住了邹二怪的手,握得邹二怪切牙,满头大汗。邹二怪挣脱后,突然振臂挥拳向我师傅腹部打来,我师傅并不躲闪,却暗用气功以腹相顶迎,邹二怪感到如击铁石,向后退了三步,只觉右臂酸痛难忍,便知对方身手不凡。席间,邹二怪喝了些酒,仍不服气,突然伸右臂以穿喉势请教破法,欲乘我师傅不备,置我师傅败北。我师傅立即以一手拨邹二怪右臂外侧,另以一膝猛顶邹二怪大腿,邹二怪仰面而倒。我师傅急忙将邹二怪拉起,笑道:就是这个破法。邹二怪哪里再敢作怪!吃过酒席,高大胖子和邹二怪把郝大昆和我师傅送到村外,并备了礼物。从此,郝大昆家耕种湖田,平安无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