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9)

“你师傅的确厉害!”玉芝听入了迷。

“可惜我师傅已病死了。”

玉芝略一沉吟道:“你哪样兵器最拿手啊?”

“花枪。”

“我最爱看人家耍花枪了。枪扎一条线,横扫一大片,把一杆枪使出了花,耍得像一股旋风,如龙飞舞,枪缨转动似烈火一团……你什么时候能耍给我看看啊?”

郑守义笑道:“会有机会的。”

下次来送藕时,郑守义就捎来了十余朵莲蓬送到了玉芝的房里。玉芝喜上眉梢,吃了几粒,道:“要是用这样鲜的莲子烧莲子汤,那味道就更可口了。麻烦你了守义。”

“不费什么事。别客气,陈小姐。”

房子里摆着穿衣镜、梳妆台、大立柜、顶子床,一切都布置的井井有条。郑守义首次进入这样如此体面人家的闺房,心里七上八下的。而且有一种说不清的很诱人的香味,令他鼻孔痒痒的。

玉芝道:“我刚才做了些藕段,你尝尝咋样?”

那藕段是藕里灌上调好佐料的精肉末和泡软了的绿豆文火蒸制而成的。

郑守义就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吃了一段,说真好吃。

“这还是用你扒的藕做的呢。”

郑守义听后非常受用,倍受鼓舞,“哪天我给你带点菱角来。”

玉芝眼里一亮,柔声道:“那敢情好。”

再次来,郑守义果真就带来了菱角,有四、五斤重,玉芝喜笑颜开,道:“又麻烦你了守义哥,真不好意思。”

郑守义笑了笑道:“不费什么事。只要你高兴,我乐意。”

“我知道你今天要来,就烧了碗莲子汤让你尝尝。”说完,玉芝脸上就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郑守义喝了两口,啧了啧嘴说:“真好喝。”

“这还是用你拿来的莲蓬做的呢。”

那声音真甜呀,郑守义有心把那声音一口吞进去,“哪天我给你带点鸡头米来。”

“下次来,我给你用菱角米煮粥喝。”

“我喝!”郑守义爽口道。

“我还会煮甜藕粥、荷叶粥呢。”

“我喝。”郑守义又道。

“守义哥,你看你这身衣服穿成什么样子了,也真该有个女人为你缝缝补补洗洗浆浆的了。”

“是的!该了。”

“哪天得空我给你做一身。”

“哪敢劳驾你陈小姐,我心领了。”郑守义心里却说,那就给我做一身吧。

“你这不是还没有屋里的人嘛。”

“要是让别人知道,会对你落下不是的。”

“你在这就该忙里忙外的吗?人的心都是肉长的啊……”玉芝脸色绯红,自我解嘲道。片刻,又道:“不过,还是……”

“我懂。”

郑守义这么一说,玉芝就更吃不消了,脸上的红潮漫延到了娇美的脖颈上,

“你懂了什么?”

“我该搬酒去了。”说完,郑守义咧嘴笑着跑开了。

又来送藕时,郑守义果真就带来了鸡头米。鸡头米硕大,令玉芝欢天喜地。

玉芝果真就煮好了菱角粥。

郑守义喝了一碗,说真好喝,又盛了一碗。

玉芝心花怒放。

等郑守义喝完粥,玉芝就把一身新衣服拿到了郑守义的面前,“刚学活,做不好,你试试合身不?”

“做这么快,你一定熬夜了吧?”

玉芝嫣然笑道:“你要是有衣服穿,我能熬夜嘛。”

郑守义心里热乎乎的,“你这让我说什么好呢?”

“谁让你说什么来?”

郑守义把新衣服穿上,弯弯腰,踢踢腿,美滋滋地道:“挺合身的。”

此刻,玉芝心里蜜甜,神色飞扬,“你穿上这身衣服就更英俊了,不知是哪个有福分的女人嫁给你。”

郑守义的激情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眼睛放着幽光道:“玉芝,你真好看,真的!”

郑守义的话像是一把能打开心灵的钥匙,让玉芝脸颊滚烫,肉体也要跟着燃烧起来,娇嗔道:“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能!比你那藕段还好吃,比你那莲子汤还好喝呢……听说你已有人家了……”

立马,玉芝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