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22)

“也是。我还没去过微山湖呢。”

“我去叫阶民,得把粮食放在他家去。”

不一会,郑守义和刘阶民来了。

刘阶民比郑守义小一岁,也略微矮点,但眼睛大而明亮,尤其遇到棘手的事时,就咕噜噜地转个不停了。读过几年私塾,有些计谋,人称小诸葛。也因平日里少言寡语,常低头走路,就让人感到有些阴险。

刘阶民看了看玉芝,笑道:“守义哥,你真有艳福,嫂子跟仙女样。”

玉芝只是抿嘴浅笑了笑。

郑守义和刘阶民来回几趟把粮食扛到刘阶民家后,郑守义把从刘阶民家拿来的一把香插在粮食碗里,放在桌子上,燃着,让玉芝和自己一同跪下,就道:“阶民,你就给我们俩做证婚人吧。”

刘阶民整整衣襟,用低沉的声音道:“一拜天地。”

郑守义和玉芝就磕了一个头。

“二拜高堂。”

郑守义和玉芝又磕了一个头。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郑守义和玉芝相对再磕了一个头。

之后,郑守义搬了一个凳子放在门口,让玉芝坐定,道:“玉芝,人家结婚,又是花轿又是鞭炮又是亲朋好友又是酒席,好不热闹,我们俩结婚却是这等寒酸,我愧对你了……”说到这郑守义有点哽咽,稍一停接道:“就让我和阶民表演一下对花枪给你看吧!”

刘阶民就到屋里把枪和刀拿过来了。郑守义持枪,刘阶民持刀,两人并排站在玉芝面前,拱了拱手,到了院子的中央,便是一阵打斗。只见两人英姿飒爽,你退我进,你攻我守,刀光闪亮,长枪翻飞,呼呼有声……

耍毕,郑守义和刘阶民又回到玉芝面前,拱了拱手。

玉芝站起来噙着泪道:“守义哥,还有谁跟我们俩的婚礼浪漫?玉芝我知足了。”

之后,三人就去微山湖了。

到了渡口,河边湾着一只渡船,三人过了河,就顺着河道往北去了。大约走了半里路,就进了柳树林。刘阶民拿着镰去割芦苇,郑守义用铁锨堆了一片土。刘阶民割来了几捆芦苇,郑守义和刘阶民把芦苇对着攒起来,里面放了一些柴草,又用铁锨围着四周陪了一圈土,两檐到地的窝棚就搭建好了。

郑守义笑了笑道:“玉芝,这就是我们的新房,够新了吧!”

玉芝笑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说完就往“新房”里收拾东西。

刘阶民道:“嫂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走了,明天一早我就会把吃的用的给你们送来。”

玉芝从窝棚里钻出来道:“明天别忘带笔砚和纸张来,我得给我爹娘写封信,来的急,忘写了,要不还不得把他们急死。”

刘阶民应了声走之后,郑守义就把玉芝抱进了窝棚。

窝棚里便有了芦苇叶子哗哗的响声……

第三天,吴迅祥领二三十人,或枪或片刀,杀进了大刘庄。郑守义的两间屋里已空空如也。当刘阶民带人赶到时,气急败坏的吴迅祥一把火已把郑守义的两间小屋点着了,顿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刘阶民自知理亏,又见他们手中有真家伙,就没和吴迅祥人等计较。娘的!不就两间破草房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反正我守义哥把便宜拣大发了!

吴迅祥带人从大刘庄回城后,又要带人去陈记饭庄去闹,被吴老爷子叫到了书房,

“玉芝跟别人私奔,都是你胡作非为所至,你还好意思到陈记饭庄去闹?我已跟别人作了玉芝是被土匪抢走的解释,你一去闹,我这老脸可就更没处搁了。再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多得是。哪天我再给你订门好亲就是了。”

吴迅祥哪还敢去闹,且呆在家里三五天都没出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