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29)

麦收过后,李二爬子人等又开始外出捶活了。留下看家的或三人或五人不等。李二爬子频频得手。成口袋的小麦堆满了屋。院子里还摞了十几口袋。

那天吃过晚饭,李二爬子又带人出去了。可这次撞了钉子,没能得手,死了一个,伤了七个。这次他们袭击的是个大户,院墙高筑,护院的枪支七八条,且早有防备。他们的人刚爬上院墙就挨了枪。后来,他们就用木棒把大门撞开了,但人家用火力又封锁了院门,仍不能入内。李二爬子就命令还击,可人家在暗处很难打着。而他们的人在明处却很易打着,不一会就受伤了三四个。攻了多半夜没能攻下。眼看着就要天明了,李二爬子只好带人撤了回来。

一个多月后,等所有的伤员都养好了伤,在一个傍晚,李二爬子除留一名年龄较大的匪羽守家外,其余的都跟他出发了。

这些年来,李二爬子每次出手几乎是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哪受过这等窝囊气。不削平那家大户,岂能罢休!

李二爬子在出发前组成了一个敢死队。他把一些银圆分多少不等,码在了桌子上,让弟兄们自己拿,拿多的进攻在前,拿少的在后,名曰“贴钱”。并许诺打开围子后,大闺女小媳妇任意挑选。其结果,就有些要钱要女人不要命的自告奋勇拿了大头钱,李二爬子自然是心中窃喜。

李二爬子人等走后,小芳几乎是欢喜若狂。

逃跑的机会终于来了。

小芳知道留下来的是位酒鬼,就做了两盘菜,又提壶酒送去了。

“大叔,就你一人呆在这屋里怪没意思的,你喝两盅吧。”

那酒鬼见酒眼睛就发绿了,连连叫好。

过一会,小芳又送去了一壶酒,“大叔,我敬您一杯,祝您老人家财运发达。”

那酒鬼就喝了。

小芳又倒了一杯,“大叔,我再敬您一杯……”

第二杯酒没喝完,那酒鬼就醉倒了。

现在她可以放心大胆地走了。可她却觉得两腿发软,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想想这辈子爹娘给了她一个身子,但又把这身子卖给了王善人。王善人是她第一个男人,管她吃管她喝,可又从没把她当人,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她呢,也从未得到做人特别是做一个女人的感觉。就是郑守义,也没像李二爬子这样对她知疼知热。只差没把她当娘娘、菩萨供奉起来。这段时间相处,她越发感觉到,李二爬子是个真情真义的血性男儿,她甚至想留下来陪他一二年,想想他也是个苦人。也许只有那样,她小芳以后才过得心安。

这时,芦苇荡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子哗啦啦的声音,小芳抱起石头就跑走了。

道很窄,高低不平,且弯弯曲曲的。两边是一人多高的芦苇荡,被风吹得飘来荡去,哗哗作响,迷宫一般,很瘮人。小芳虽头皮发麻发炸,但已顾不得这些了,没命朝着西去的方向奔去。

岔道很多,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

沟沟坎坎,磕磕绊绊。

涉水过河,逢凶化吉,直到夜半才回到家中。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浑身尽湿,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好大一会儿才把始末根由说了出来,小芳的娘就骂小芳的爹把闺女害苦了。小芳的爹哀声叹气,一边抹泪。

小芳恨不能马上见到郑守义。

瞧!这就是你的儿子,长得多么英俊啊!郑守义就会把他的宝贝疙瘩抱过去,连亲几口,小芳想着这个场面就心醉了。

小芳问起了郑守义的情况,小芳的爹就把郑守义和玉芝的事叙说了一遍。小芳听后,犹如万箭穿心,眼泪就簌簌地流了下来。少许,便放声大哭了起来。死去活来。

爹哭娘也哭。石头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受了传染也哭了起来。

哭声一片。

过了好大一会子,小芳抹着泪道:“爹、娘,我不能呆在这,得躲躲,那土匪头子是不会放过我的。”

小芳就在她爹的护送下,连夜去了白庙她姐大妮家。

小芳也有过要返回徐家堌墩的念头,但只是一闪。

真的就把那家大户攻破了。杀了人,收拾了东西,放了火,回来的路上,李二爬子心情格外舒展。

在大柜子里的小箱子里的绸缎里,李二爬子寻到了一对镂花的金耳环和一对沉甸甸的金手镯。他想,小芳带上一定会更漂亮也一定会很高兴,恨不能三步两步就能回到徐家堌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