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33)

梅花刚进屋时小芳还疑为是老鸨派来的说客,连理都不想理,听完梅花的一番话,才感到自己误解了梅花的一片好意,可一想到今后要被许许多多的嫖客玩弄、蹂躏,不禁栗栗危惧,哪还吃得下东西,又哭得个泪痕狼藉。

次日,老鸨带着小柱子又来到了小芳的屋里,见小芳仍不从又要动手。梅花见状连忙进来了,道:“鸨娘,你们先回去吧,我来劝劝她。”

老鸨恶狠狠地道:“不怕你不从,小心我剥了你的皮。”说完悻悻而去。

梅花道:“妹子,你不知道这窑子里规矩,他们可是心毒手狠,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啊!与他们相抗,最终都没有好结果,直到把你折磨从了才罢休。妹子,我看你也是个明白人,还是及早地从了吧,免得枉吃许多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小芳泪盈于睫,泣不成声道:“梅花姐,你说我们都是什么命呢?”

梅花的眼睛也红了,“我们虽沦为妓女,可没谁是心甘情愿的,这也怨不得我们,不知是我们的哪一辈子人造了孽,要我们替代受罪。妹子,看到你的现在,就想起了我的过去,咱姊妹俩心性差不多。我看你的事先这样试试办吧,由我替你向老鸨提出要求:一是卖笑不卖身;你长得花儿似的,说不定哪天被人赎了去也未可知。二是得休息七天,等身体恢复后方可接客。你看行不行?”

小芳觉得再无别的路可走,就噙着泪勉强地点了头,“梅花姐,我新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还得你多指点。”

梅花的眼泪就啪哧啪哧地落下来,“都是一个藤上的苦瓜,还有什么说的。只要姐能帮上的,还能袖手旁观?”

梅花向老鸨说出了小芳的要求,并说:“她心性硬,再打也不是个办法,万一她有个好呆,鸨娘你不就亏了,先让她打打茶围,今后有的是时间,她长得这么惹人,还能少了你的钱赚?”

老鸨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先依了她,我就不信胳膊能拧过大腿?”

七天的时间眨眼过去了,老鸨给小芳起了个艺名叫“莲花”。梅花刚为她梳妆打扮好,忽听见一声吆喝:“莲花见客!”莲花一下子感到了恐惧,高挺的**在不安的喘息中剧烈起伏,可怜兮兮道:“梅花姐,我怕死了,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都是这样过来的,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不怕了。”

莲花低头垂泪,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莲花在梅花等同堂姐妹的簇拥下走出船舱,看到眼前这么多男人,有胖的、瘦的、年轻的、年长的、丑的、俊的……一个个蠢蠢欲动,眼里都迸发出贪婪的目光,有的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淫笑声,不禁头皮发炸,眼冒金花,要不是有人扶持着,几乎昏倒。

这一天,莲花见了二十多个形形色色的人物,富家子弟、阔商、官吏、流氓……不是趁机摸她一把,就是硬抱住她亲一口,有的掏出大把票子硬往船舱里拽她……一天下来已是精疲力竭。

“梅花姐,今天我见了这么多人,个个都是色鬼,哪有要赎我从良的好人?”

梅花笑道:“我都等了三四年了还没碰上呢,你才一天就急了?这得看机缘。人世沧桑,知己难遇,心急可喝不了热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