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35)

一日,吴迅祥和几个朋友在饭馆里吃饭,有人讲微山湖西岸的冯家渡口里,泊了一艘号曰“水上漂”的红客船,“水上漂”里有几个烟花女子,个个红颜如玉。其中一个艺名叫莲花的姑娘,长得更是如何如何的好,小曲唱得如何如何的妙。吴迅祥听后,禁不住地又心猿意马了。

第二天下午,吴迅祥给家里人撒了个谎,就急急忙忙地去冯家渡口了。

小路两边,麦茬地里,拃把高的大豆苗葱绿,蓬蓬勃勃,喁喁模样。

吴迅祥算是个倒霉蛋。

玉芝跟郑守义私奔的第二年,吴老爷子又给吴迅祥说了一门亲事,秦氏过门的次年就病了。原是丰腴的身子,三五年下来瘦成了皮包骨,年前,一口气没上来,小命就没了。

秦氏死后,他去过不少妓女院,几乎没碰到几个顺眼点的,可他也做,只是那妓女要遭殃了,不把那妓女折腾个半死不活的别想让他罢休。也就有些妓女背后骂他变态狂,也有当面如此骂他的,可他丝毫不当回事。

夕阳将尽,烟雾氤氲。冯家渡口果然泊着一艘红客船。水面平缓,一漾一漾的微波拍打着红客船,像是轻轻地摇晃。微风吹过,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胭脂和官粉的香味儿。

这时,从红客船里飘出了一首歌谣:

“馋嘴的哥你听仔细,

好一朵荷花漂水里,

岸上结了一穗苞米,

哥吃花芯妹吃苞米。”

吴迅祥三步并两步就上了红客船。

老鸨正坐在船头的椅子上呼呼噜噜地抽水烟袋,见来了客人,忙叫大茶壶招唤姑娘们。

不一会,便有三五个女子从船舱里虾着腰走了出来,花枝乱颤。还没等她们站好队,报出各自的花名,吴迅祥就死死地盯住了一个。只见那女子脸像盛开的粉红色的荷花一般漂亮,婷婷玉立,一身粉红的绸质衣裙,就像天边的一抹彩霞。吴迅祥脱口而出:

“这是不是莲花姑娘?”

老鸨咂了咂嘴笑道:“小兄弟,看不出你的眼锥子似的,咋就一眼认出了我莲花闺女的?”见吴迅祥冷若冰霜没吱声,就直接问道:“拉铺,还是住局?”

“住局。”

莲花见吴迅祥像个有钱的公子哥,且长得一表人才,酒窝里就漾出了笑容,用白皙的胳臂揽着吴迅祥的腰,就下了船舱。

船舱很大,过道两边有七八间小舱,散发着浓浓的男女**和胭脂、官粉混杂的特有气息。对于这种气息,吴迅祥既熟稔又敏感又贪婪,只需片刻就能进入交战状态,且能历久弥坚。吴迅祥也曾和一个小寡妇交往过,但睡了一次就不再去了。因为那小寡妇躺下后,腿一叉开就不会动了,让吴迅祥没找到一点如鸭得水、蝶恋花的风情感觉,可谓枯燥乏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