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36)

莲花把吴迅祥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床前的小桌子上放着盛胭脂粉子的瓶瓶罐罐,还有一尊香炉,莲花供奉着妓行的祖师爷管仲。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向神佛祈福求财。

楼高栖凤影,帘底留春风。

吴迅祥早就耐不住内心的骚动了,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莲花,猛地扑过去,就把莲花抱在了怀里。

莲花蛾眉一扬,笑着嗔他一眼道:“公子哥,你太心急了,今儿莲花我头次接哥哥,本应好好地梳梳头,化化妆,拉会呱儿,逗逗趣,等情入**炉火儿蓝时,再度那巫山云雨,岂不更有味儿!像哥哥这样急急慌慌地就要上床,失去了浓情蜜趣,又花了这么多钱,不太亏了吗?”

吴迅祥见莲花说得有些道理,嘴角谈出一丝不经意察觉的微笑就把莲花放开了。

莲花坐在小桌子前,对着一面镜子,又是涂粉又是点胭脂。

“公子贵姓?”

“吴。”

“家在什么地方住?”

“沛城。”

“听说城里有个吴公馆,可是你家?”

“嗯!”

“我说吴公子咋就和别的公子哥不一般呢,原来是吴公馆的公子,今日相见,真是莲花我的造化,那我更得用心打扮打扮了,好美美地陪吴公子。”

吴迅祥漫不经心地和莲花搭讪着,正细心地盯着船壁上的一幅画。画上画着一个赤裸裸的女子侧躺在一张床上,**硕大蜂腰肥臀,伸直的左腿轻轻地压在半蜷的右腿上,右手托着一个面带笑容的一团小蘑菇似的粉脸,芙蓉出水艳还羞。左手轻扬着像是一种招示,丰腴的胴体流淌着一种诱人的光晕……

吴迅祥欲火难熬,哪还耐得住莲花拖延着时间,没完没了地瞎折腾,猛地就把正梳着头的莲花抱上了床……

终于潮平息了,两个人像在惊涛骇浪中鏖战回来,只余下了游丝般的鼻息。

吴迅祥搂抱着莲花,静静地躺在铺着木樨花床单的床上,惬意无比。

许久,吴迅祥轻叫声:“莲花!”

“嗯!”

“哪天我要把你带走。”

“带哪里去?”

“带到城里去。”

“干什么?”

“做我的女人啊!”吴迅祥想把莲花包养起来。

莲花抬起长长的睫毛,大眼斜了他一下,笑道:“躺在这好好的,你发什么癔症?”

吴迅祥轻抚着莲花润滑如同凝脂的躯体道:“真的!”

“这样的话我听多了,反正哄死人不兴抵命的。”

“我若是要你做老婆,你岂不是更不相信了?”

莲花的神思似乎漂浮进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里:“咱们还是说点其它什么的吧。”

吴迅祥愠道:“我可是真心的,不愿意拉倒!”

莲花沉吟片刻:“即使你是真心的,可你们家门槛那么高,会容纳我这烟花女子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