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38)

那只酱黑色的渡船正剪着碧绿的河道从对岸慢慢地、咿咿呀呀地驶过来,船上有捉鱼的、扒藕的、打猎的……黧黑的船夫一篙一篙,篙起有水顺篙流下,哗哗啦啦的。

吴迅祥和莲花并坐在小溜子里,一人操着一只拨子,在悠悠的浆声和欢快的嘻笑中,小溜子顶着微山湖的凌凌碧波,向北驶去。划不多远就进了一个河汊,小河两边长满了蒲姜、芦苇。苇架子在芦苇上啁啾婉转,羽毛翯翯。放眼望去,远处有粉红色、白色的荷花,还有点点星星的菱角花、鸡头花,在绿丛中开放。红鹳子在水中“咕咕咕”的鸣叫,水鸳鸯在水草中追逐……

凉风沿着河道从水面上飘了过来。

吴迅祥心里惬意无比。

划不多远,小溜子就进了荷塘。

绿水之上,满眼的荷叶随风舞动,响声一拨一拨地飘向远处。荷花竞相开放,香气袭人,泌人心脾。

莲花坐在船舱里,头顶着荷叶,怀里拥抱着一束荷花,别有一番风味。吴迅祥把一只胳臂搭在莲花的肩背上,不无深情地道:“莲花你真美!”

莲花笑道:“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黄昏蹒跚,夜幕四合,微山湖上静悄悄。

良久,吴迅祥道:“那日我说要你做我的老婆,你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

莲花唉长声叹长气道:“其实我何尝不想跟你走,可我命不好,怕是没那造化。”

“我既然说要你做我的老婆了,就一定能办到。烟花女子怎么了?也是人!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才懒得搭理呢!”

“我知道你对我好……”

吴迅祥把莲花搂抱得更紧了,“你又不是憨子。”

“你有那么多给我赎身的钱吗?”

“赎你的钱我总算弄到手了。并且,我已经在城南一个偏僻的小巷里租赁了一个小院。”

莲花就扑进吴迅祥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片刻,就又嚎啕大哭了起来。那哭声悲愤、戚切,惊天动地。

继而,那哭声断断续续,像是一种甜蜜的诉说,缠绵悱恻。

吴迅祥俯下头去,吮吸着莲花的泪水。

莲花抽噎着道:“让你犯了不少难为吧?”

“别提了。”

“说来听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